《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Google可能要退出中國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熱門討論精華版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Molis99



註冊時間: 2008-10-23
文章: 12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一月 20, 2010 4:2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插播一下】

谷歌風波終於平息下來。 美國的IT(信息高科技)專家們卻忙起來了。
忙什麽?忙着對付Aurora,也就是谷歌事件中來自中國的那個惡意
代碼,其標準序列號爲CVE-2009-4324 和CVE-2010-0249。
美國政府已經就谷歌事件照會中國政府。 但那並非談關谷歌撤出
中國的問題,而談是有關谷歌等32個美國公司被來自中國的黑客
攻擊一事。

  誰都知道,高科技公司被黑客攻擊早已不是什麽大驚小怪了。
谷歌本身每一天遭到的網絡攻擊恐怕至少也有幾千次。那谷歌
爲什麽非要拿這一次黑客攻擊說事,甚至要動用美國政府出面呢?
九年前中美兩國南海撞機後,中國的黑客向美國政府和民間的
各大網站發動過公開挑釁和超大規模攻擊,目標甚至包括白宮網站。
美國政府根本就沒有吱聲。那爲何美國政府這一次大動干戈?

  這裏的秘密就在於,和以往不一樣,網絡安全專家普遍同意,
這一次黑客攻擊是中國政府幹的。 這個,包括很多親中國政府
的網民都不否認。問題就在這裏。

  世界上黑客成千上萬,多數是民間的,少數是官方的。
兩者區別在以下三個方面:(1)民間的黑客基本上是小打小鬧,
“各自爲戰”,缺乏相互協調和支持,打不贏就走,打贏了趕快去
黑客社區報功,風光無限。政府豢養的黑客則有高度的組織性
和多方面協調性,工具共享,責任分工明確,不達目的決不罷休,
事成之後保持沈默,無名英雄。 (2)民間黑客多爲錢財所驅 –
偷信用卡,盜竊銀行賬戶,騙財爲普遍行爲。 官方黑客則
不爲錢財所動, 政治動機突出,專攻企業或政府機密。
(3)民間黑客多爲業餘愛好者,技藝良莠不齊,且頻頻出錯,
常露出馬腳。 官方黑客是專業的,技藝精良,整體水平高超,
且招法特殊,來無影去無蹤,極難捕捉。

  你家裏門被撬開,你太太的珍貴首飾和你的幾百萬現款
不翼而飛,那應該是小偷幹的。假如你家周圍有一夥人
發生激烈槍戰,那是有組織犯罪團夥幹的。假如一顆人肉炸彈
在鬧市區爆炸,那是恐怖主義者所爲。但如果你居住的村莊
被飛機投射的精確製導炸彈夷平,那就是政府幹的了。
只有政府才有那種能力。民間和政府的區別就是這麽大。



中國的網軍(Cyber Warrior)已經遠超前於美國了?

  前幾天百度遭到“伊朗網軍”的攻擊,那一看便知道不過
是業餘級的下三濫在賣噱頭。這次攻擊谷歌的黑客卻是專業級,
具有官方黑客的所有特征,穩準狠,所以才引起谷歌乃至於
美國政府的憤怒。除了政治考量外,這種憤怒的背後暴露出
一個驚人的信息:中國的網軍(Cyber Warrior)
已經遠超前於美國。

  十幾年前中國軍方就發展出“非對稱”戰爭理論,網絡戰
是其中一個重要領域。“網軍”一詞最早出現在1999年《解放軍報》
的一篇報導中,該報當時呼籲,應該在陸、海、空軍之外,
另新增一軍種,來負責網路防衛,及攻擊任務。中國網軍最早
隸屬於“國家信息安全工作領導小組”,有嚴密指揮係統,
組織相當龐大。今天中國網軍歸屬哪個部門無人知曉,
但其殺傷力之大,從這一次谷歌事件就可以看出來。

  作爲世界一流的網絡服務公司,谷歌人才濟濟,高手如雲,
一般的網絡攻擊(Cyber Attack),他們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誰都可以攻擊谷歌。 比如說,您在谷歌網頁上多次試圖用他人
的賬戶進入,您就在攻擊谷歌了。 這種事情谷歌是日誌紀錄下來的,
不過不會去找你麻煩。您大概要在某個專業訓練班裏苦學若
干年您才有可能做出一點讓谷歌吃驚的事情。那樣的話您就是高手了。
這一次谷歌被打得找不着北,自己都已經搞不定了,要到外面尋求
高手諮詢,又要政府出面幫忙,可見他們的對手絕對不是江湖藝人
之流,完全是那一支訓練有素、紀律嚴明、“武藝”高強的網絡大軍。

  這一次攻擊谷歌事件,是中國的強大網軍在亮劍。這一劍是亮
給誰看的,爲什麽偏偏要選這個時候亮劍,也許很多年後才有精確
的答案。但這一劍確實刺醒了美國。今天(1月19日)
早上進入securityfocus.com,裏面全都在說中國網軍的那個惡意代碼。
微軟件的補丁要在2月9日後才可以發出。 McAfee(美國著名
防病毒軟件)說他們的防毒軟件已經可以去除Aurora了,
但問題在於,不是所有電腦都裝了McAfee。 今後20天內還會
有一些好戲看。今天看到了一則國內消息,中國的一些地方政府
的網站這幾天也遭遇了強大的攻擊。 是不是Aurora幹的還不清楚。
假如是,那可是大水衝了龍王廟,自家人毀了自家人。


中國的強大網軍在亮劍,但這一劍確實刺醒了美國

  中國最近在頻頻亮劍,先是反導係統,後是北鬥,最新的一劍
是中國網軍。 前兩劍倒是恰到好處,但中國網軍這一“劍”
未必亮的是時候。 或者,這一“劍”根本就不該亮。

  幾年前曾有預言,中美之間必有一場網絡大戰。 但那場大戰
的日期應該是2014年後的某一天,而不是2010年的某一天。
最重要的是,網戰最好不要打,打起來中國一定是處於不利的地位。
因爲假如中美兩國在網上開戰的話,中國的網軍只有第一次
打擊的能力。美國反擊過來,中國絕對沒有還手之力。 別看中國
有3億多網民,但中國網絡的“七寸”卻捏在美國的手裏。

  不信的話,你可以做一個小小的試驗: 用你的電腦trace route
中國國內的任何網站,例如百度。 你如果使用的是XP,
在你的command line 打以下指令:tracert www.baidu.com

  然後你的電腦會顯示出一連串IP。到arin.net 那裏查一下
每一個IP的所在國家。你會發現,不管你在海外哪個國家,
你到達中國前的最後一個IP (HOP) 十之八九是美國某個公司的。
這說明了什麽呢?說明中國通往外國的網絡線路基本上被美國公司
給包下來了。兩國一旦發生網戰,美國政府只需通知那幾個公司
切斷通往中國的數據線,中國就只有Intranet而沒有Internet了。

  即便不用截斷中國的國際線路,美國也可以關閉中國的網絡。
前幾天百度被黑客攻擊,實際上黑客是攻擊美國的一個域名注冊網站。
爲什麽中國的網站卻黑掉呢?因爲.com的域名注冊是美國管的。
沒有辦法,中國的百度還得受製於美國人,中國的所有.com 名下的
網站也是一個命運。 甚至中國的.cn 域名也掌握在美國政府的手中。
因爲全世界那13臺頂級域名服務器都由美國商業部下屬的
一個組織管理。只要把.cn從頂級域名服務器中刪去,
幾天之後中國多數網站就基本上玩完了。加上國際線路的中斷,
那中國可就不是“信息孤島”了,而是信息地獄。

  所以,中國的網軍對美國作戰只有第一次打擊的能力。
美國反擊的辦法很簡單,既可中斷國際線路又可剔除域名,
那就足夠了。 這樣看來,中國的網軍不到民族危急的萬不得已的
時刻絕對不能使用。這一次爲了攻破幾個民運人士的谷歌賬戶就
動用這個利器,暴露了自己卻又收獲寥寥,得不償失啊。
這不等於在提醒人家早早防備自己嗎?中國的中宣部和國安部糊塗啊。

  何況,這一“劍”既可以用來刺人,反過來也可以刺到自己身上。
今天(1月19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回答有關中國是否向印度
的網站發動攻擊的問題時說,中國是網絡攻擊的最大受害者。
此話語重心長啊。Aurora又不長眼睛,既可以拿來打美國的網絡,
反過來也可以打中國的網絡。 損人未必利己的事情還是少做爲好。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Apin



註冊時間: 2007-03-24
文章: 2917
來自: TWN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一月 20, 2010 8:5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哈...看起來..過去隸屬於“國家信息安全工作領導小組”的中國網軍部隊(Cyber Warrior) ..此次內部的確須要好好改組囉!...


如果現在是所謂開戰前的溝通時間...

怎樣喬..

台階又怎麼給...

如果「網絡大戰」現在開打...而中國肯定壞處居得多..

那麼..哪一方須給對方台階下不就很明顯...就看對方買不買帳..接不接受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Molis99



註冊時間: 2008-10-23
文章: 12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一月 21, 2010 4:24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Google's China Problem (and China's Google Problem)

自我審查有獎 (4)

10月份的一個晚上,當我去到一家網吧的時候,那裏120多個機位已經被年輕人們占滿了。(因爲電腦和家庭網絡還是很昂貴,所以很多年輕人都是去網吧上網,享受低廉的價格和高速的帶寬—還有冷飲)每個人看起來都準備好好地享受一整個晚上:年輕的女孩穿這粉紅色和黃色的hello kitty的運動衫,在幾個聊天窗口之間切換。樓上一幫穿着橄榄色軍裝的年輕中國士兵,歡笑着徜徉在中世紀幻想的魔獸世界裏。在一堵牆邊,挨着一副褪色的功夫電影海報,貼着一行字:請勿浏覽色情及違法網頁。這個告示幾乎沒有任何作用;這裏的每個人看起來根本不會去浏覽關於天X門事件的網站。我詢問了網吧的老板,他的顧客會不會經常浏覽非法的內容。不經常,他笑着回答,就算有,也是黃色網站。他覺得封鎖非法信息應該是政府的事。“政府不準看,那就是不該看 "

對於中國,西方人經常會犯的一個錯誤就是假設,政府進行審查是偷偷摸摸的。恰恰相反,黨對於這個問題非常的誠實---甚至是驕傲。一個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美國商人告訴了我一件事,關於他參加一個中國網絡公司協會的頒獎禮,其中出席的包括主要的網絡服務提供商。“我當時坐在聽衆席,然後他們就說,現在宣布年度自律獎!然後宣布了10個公司,給他們發了獎牌,然後握手。一位部長也在那裏,還和每個人都拍了照。這基本上就像是自我審查優秀獎—然後每個觀衆都在鼓掌。”這位商人解釋說,中國的網絡審查,是警察的一項額外任務。一月份,深圳公共安全部門推出了兩個可愛的卡通形象“網絡警察”,被命名爲JINGJING和CHACHA,每個網絡警察都有博客和聊天窗口,市民可以和他們聊天。北京青年報引用深圳官員的話“這兩個形象的主要作用是震懾。”文章接着解釋說這兩個形象主要是公開提醒所有網民,注意安全和健康地使用網絡,自我規範網上行爲,創造和諧網絡環境。

震懾和“自我規範”,事實上在黨使用審查製度控製私營網絡公司方面很關鍵。要獲準經營網絡業務,私人公司必須簽訂一份協議,不允許包含某些特定話題的內容出現,包括“擾亂公共秩序或破壞穩定團結”,“損害國家榮譽和利益”,或者“違反國內風俗和習慣”。有一項禁令特別針對邪教或者其他迷信,這是很清晰地指向法XX的。但是整個協議的表述,有意地搞得很含糊。隨便哪一級哪個部的官員都可以要求把他認爲過分的內容清除掉。

國家信息産業部的官員每周都會召集各大網絡服務公司的管理者開例會---特別是擁有新聞,博客和論壇的那些---討論那些新的話題可能在本周出現,而且最好被清理掉。“私底下我們都叫他吹風會。--換句話說,就是會吹哪個方向的風。”那個美國商人說到。政府官員會在幾天前就發出警告。

美國的網絡公司在剛來中國的時候,都希望政府能夠提供一份官方的黑名單,以及需要審查的敏感詞。他們很快發現這樣的清單根本不存在。取而代之,政府只是要求公司模糊地去進行自我規範。所以公司必須要參透中國的政治,從而自己了解什麽東西政府會不喜歡。去年網上曾經流傳着一個清單,據傳是政府給博客公司的黑名單。事實上,這份黑名單是中國一家博客公司的一位年輕總裁自己整理的。每一次政府要求清理一個帖子,他就留意哪些內容是政府針對的。過了一段時間,他就開發出了自己的黑名單,讓自己的公司以後免遭斥責。

不服從自我審查規範的後果很嚴重。一位美國的公共關係顧問最近在幫一家中國門戶網站工作時見到,一天下午,警察衝進公司辦公室,把CEO拖進了會議室然後嚴厲斥責他沒能阻止違法內容。“事後他臉都嚇白了。”這名顧問回憶說,“你必須理解,這些人都被嚇壞了,真的嚇壞了。他們很害怕被抓去坐牢。每天坐在辦公室裏,他們都在想着這種事。”

這樣的結果就是,中國的網站總是會審查清除掉甚至比需要的還多的內容。中國這一整套體係是建立在一個經典的心理學事實上的:自我的審查永遠要比官方的審查更全面更徹底。讓每一件網絡公司都各掃門前雪,政府就有效地控製了用其他方法難以監控的數十億電子郵件,新聞,論壇話題。政府採用的方法看起來就像是讓公司去自己揣測,然後時不時,怒氣衝衝地要求網站在24小時內清理某些內容。James,一位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說:“ 他們的執法總是充滿着隨意性,讓人覺得他們就是在監控所有事情

政府的監控雖然很全面,但也有不靈的時候。某一天可能某個被禁的站點又突然看得到了,多數是由於路由器超出負載,或者政府突然決定容忍這個網站。第二天,或許這個網站就又消失了。總的來說,網民的舉動都是很小心的。他們很少觸及政府的戒條。在中國有許多不能夠跨越的界限,大家不用經常談論這個,但每個生活在其中,了解中國文化的人都或多或少的理解這些界限。這也正是美國公司對中國的環境感到困惑的原因。什麽是被允許的?什麽是被禁止的?

對比美國人經曆的彷徨,當我問起中國的商人,政府的審查製度對於公司到底難不難操作。“我告訴你,絕對不會比在美國提交財政報表難。”XINYE,sohu的創始人這樣說。還有一個晚上,我和張朝陽,新浪的總裁在上海一家爵士酒吧喝酒的時候,我問其他,多長時間他需要把新浪論壇上的帖子清理一次。他回答:“不太經常。”我問他,不太經常指的是一星期,一個月還是更久。他提出了反對,我不認爲我應該談論這個。雖然這樣,他卻沒有因爲我問的問題而感到困擾,“我不想把這個叫做審查製度,這就像每個國家都會有一種傾向。在美國也有些宗教禁忌不能談論,大家都知道這個。”

阿里巴巴網站的老板JACK MA說的更直接“我們不想讓政府生氣。”我是在十月份的一天,在北京中國國際賓館的大堂見到他的。MA的公司剛剛被雅虎收購了40%的股權,MA全權負責雅虎在中國的經營。他對於網上言論的看法是:“任何在中國屬於非法的東西,都不會出現在我們的搜索引擎上。我們只是做生意。股東要的是分紅,股東希望我們的顧客能夠高興。同時,我們也沒有義務要在政治方面做這個做那個。忘記這個吧!”


Molis99 在 星期四 一月 21, 2010 4:40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olis99



註冊時間: 2008-10-23
文章: 12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一月 21, 2010 4:2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小小的革命 (5)

去年秋天,在北京星巴克,我遇到了中國最著名的政治博客寫手,ZHAO JING。他是一個31歲,穿着講究而又帥氣的人。當他說起90年代晚期網絡的到來讓中國發生了巨變的時候,言語中透出喜悅。政府之前控製了所有的媒體,但是中國的老百姓可以上論壇或者建立自己的博客了,這就像是解開了一把鎖。就算你再謹慎,不願談論政治。你也可以只是公開的發表你對其他事情的見解---天氣,體育---感覺上真是一場小小的革命。ZHAO(他現在就職於紐約時報北京分社)在言論方面要比大多數人都大膽,越界。大學畢業後,ZHAO在一座小城市的旅館裏做了接待員。他覺得如果自己夠幸運,

有一天也會有自己的事業。1998年他開始上網,開始意識到他真正想做的事情其實是談論政治問題。他開始撰文發帖。在網上寫了一段時間以後,一家報社的編輯就請他去做記者了。

“這就使網絡的作用。”ZHAO說着,並露出一絲微笑,“我只上網了一個星期,就在省內外都出了名。我之前從來沒想過自己能寫東西。但我也意識到問題不在我,而是我居住的這座小城市。”ZHAO在2003年3月丟了工作,由於他所在的報紙發表了關於一位支持政治改革的退休官員的文章,政府報複性地查封了報紙。但是ZHAO仍然渴望寫作,因此就在一個服務器在英國的博客網上安了家。他以安替作爲筆名,寫了很多诙諧的支持言論自由的文章。這些文章很快就吸引了成千上萬的讀者。八月下旬,政府使用防火牆封掉了他的網站,這樣在中國就沒人能看到了。他轉而使用微軟的博客,MSNSPACE。雖然政府還在監控他的文字,但安替卻仍然大膽地在寫。安替告訴我,他知道自己很安全,因爲他知道哪些界限不能碰。

“如果你只是每天上網寫東西,批評政府,他們不會介意,”他說,“因爲這只是言論。但如果你想組織一些人—哪怕只有三四個---那他們就要來收拾你了。因爲這不是言論,而是有組織有預謀。人們說我很勇敢,但其實我不是。”網絡給安替帶來了一定的政治影響力,但他說起自己的博客對政府能産生什麽影響時,卻不怎麽興奮。更讓他興奮一點的,是他對自己的認識不斷發生變化。還有幾個中國的年輕人也是這樣告訴我的。如果網絡能給中國帶來一場革命,那麽革命也肯定是通過每個人的自我實現,通過許許多多微小的,平凡的方式。

一天下午,我去拜訪了一位29歲的中國女士,JIANG JINGYI。她在EBAY開了一個網上服裝店。當她打開自己在上海的繁華地區的公寓大門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突然撞進了一間別致的SOHO流行時裝店。三排衣架挂滿了冬天穿的夾克,起居室的中間堆着運動衫,還有整齊地擺放着的跑鞋和靴子。我們坐在她擺了四臺電腦的臥室裏喝茶,JIANG通過翻譯告訴我,她以前是一個設計師。但她自己很喜歡開店。所以有一天就決定在當地的服裝廠進一些便宜的衣服,然後放在網上賣。衣服賣得很快,她得了3成的利潤。接下來的三個月,她越賣越多。有一天她發現網上拍賣的利潤已經超過了她原來工作的工資。她辭了工,開始專心搞拍賣。現在她每月的銷售額超過100,000元,合12000美元。

“我的父母沒法理解。”她笑着說,一邊用電腦向我展示她最新的拍賣,一件售價300元的夾克(網上她給這件夾克的描述是“非常時髦,穿起來很酷!” )現在JIANG的銷售範圍已經遍布全國各大城市。以前中國落後的銀行係統和信用機製讓網絡交易很複雜。但現在貝寶---EBAY的網絡交易係統—終於把中國和世界市場連了起來。她說自己準備開展小型的國際業務,把打折的衣服直接賣到倫敦或者洛杉矶。


Molis99 在 星期四 一月 21, 2010 4:41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olis99



註冊時間: 2008-10-23
文章: 12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一月 21, 2010 4:32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妥協與放棄 (6)

Google到現在也沒搞清楚,到底是什麽原因讓中國政府在2002年下了查封令。而查封令在兩周之後又神秘地嘎然而止。但是就算解除了查封,Google還是有很多麻煩。中國的防火牆長城拖慢了所有進入這個國家的網絡信號。一百次裏面有十五次,Google會因爲網絡塞車而無法使用。防火牆也開始懲罰那些好奇的人們:如果有人查找一個敏感詞彙,防火牆通常就回複一個虛假的錯誤信息,讓人以爲Google的係統壞掉了。然後接下去的好幾分鍾,用戶就沒法再連接上Google----這種懲罰可以算是數字化的一巴掌吧。對於Google來說,這些延遲和錯誤是個很大的問題,因爲搜索引擎本因在毫秒之間給出結果。百度,Google的主要中文競爭對手,就沒有這樣的問題,因爲他們的服務器就在中國本土,在萬裏長城之內。更糟的是中國的大學網絡不能夠訪問國外網站,意味着Google在其他國家最忠實的粉絲,在中國卻不得不選擇百度。

BRIN和其他Google的總裁們意識到,防火牆留給他們的只有兩個選擇,而且都是他們不情願的。如果Google繼續置之不理,繼續只在國外運行,那麽結果只能是被防火牆拖慢,甚至更不公平的封鎖---最終,市場份額就會被百度和其他中文搜索引擎瓜分。如果他們開辦中國分部,把服務器開在中國,防火牆的問題就不存在了,服務速度立刻就能提升。但是Google就必須屈從於中國的審查製度。

大棒加胡蘿蔔最終把Google引到了中國。百度就是大棒:截至2005年,百度已經徹底地擊敗了競爭對手,幾乎搶占了一半的中國搜索引擎市場,而Google的市場份額縮水到了27%。胡蘿不就是Google公司自己的一個概念,讓一個獨裁的國家的人民擁有更多的信息來源,這就是在做好事。公司的職員指出,他們肯定要比那些屈從於審查製度的中國公司做得好。當然,Google也必須清楚最敏感的政治網站----宗教團體,民主組織,天安門紀念---還有黃色網站。但是相比中國用戶能夠在Google上找到的內容,這些只是九牛一毛。Google還是能讓中國人更多地了解艾滋病,環境問題,禽流感,全球市場。BRIN告訴我,利潤,在綜合考慮的因素中占的比重不大。他認爲Google要想在中國盈利至少需要好幾年。他認爲,事實上進入中國市場的商業考慮並沒有希望中國人能夠好地獲取信息的考慮多。“我們最終決定作出這個妥協。”

他和起來管理層開始討論哪些妥協他們能夠接受。最後決定是,不像雅虎和微軟,他們不提供中文的郵件和博客服務,因爲這樣的服務會被迫使得他們要審查博客或者要把不同政見者的信息提交給秘密警察。他們還決定不會撤銷現有的,沒有審查過的中文版Google。這樣一來,他們實際上就給中國人提供了兩個搜索引擎。中國網民仍然可以進入舊版google.com;這個版本提供沒有審查過的搜索結果,雖然敏感的結果最後仍然會帶來一個錯誤頁面,雖然該版本仍然會很慢而且時不時地被防火牆整個封殺。新版的Google是google.cn,這一版的內容會經過審查---但是會快得多,可靠而且不會防火牆阻撓。

BRIN和他的小組決定如果他們必須要清理例如“天安門事件”的搜索結果,那他們會在搜索結果的頂端放上一個聲明,解釋說根據中國法律,有些結果被隱去。當中國的用戶查找被禁止的條目,BRIN說,“他們至少能注意到有東西沒有了,或者至少注意到國家的控製。”這就使計算機專家經常使用的解決方案:信息缺失其實也是一種信息。(Google的法語和德語版也會顯示類似信息,針對一些支持納粹的網站)

BRIN的小組還要接受另一個挑戰:如何決定哪些網站要屏蔽?中國政府不會給他們一個黑名單。所以Google的技術人員就借助高科技手段。他們在中國境內設置了一臺電腦,然後設置程序讓該機訪問國外站點,一個接一個地試。如果有站點被屏蔽了,就意味着政府把它視爲非法---這個網站就被加進Google的黑名單。

2005年12月,Google的管理層在許可證上簽字,正是進入中國市場。他們從來沒有正式地和政府官員坐下來,接受審查協議。他們決定自己先這麽做---然後等着政府的反應。


Molis99 在 星期四 一月 21, 2010 4:41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olis99



註冊時間: 2008-10-23
文章: 12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一月 21, 2010 4:39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中國風暴 (7)

Google.cn於2006一月27日正式運營,維護人權組織的成員馬上登陸新的引擎,察看它是如何運作的。Google的自我清查非常全面,有關法輪功的第一頁搜索結果,都是反對法XX的網站。Google的圖片搜索,也是很出類似的結果。輸入天安門,你看不到,只能看到夜晚的美景還有幸福的中國夫婦在那裏的合影。

Google的時機實在選得太差了。Google.cn的做法被代入一個政治語境,和其他在華科技公司的做法相提並論。去年九月,無國界記者組織透露,在2004年,雅虎把一封用戶的個人郵件交給中國政府。導致SHI TAO,一名商業記者,在把關於政府規範媒體的文件傳給境外網站的時候被捕。他被判入獄10年。接着在12月,微軟遵從政府的要求,關閉了安替的博客。值得注意的是,微軟的博客服務器甚至沒有在中國;公司有效地遵從了大洋彼岸政府的審查,刪除了位於美國的服務器裏的資料。

對比這些事件,Google的管理層也許表現得更負責更道德。但是中國問題的風暴在二月席卷了矽谷,Google首當其衝。國會召集了三家公司進行聽證---一起的還有csico,中國萬裏長城的硬件提供商---立法會質疑了三家公司的做法,Google更是被特別地教訓了一頓。他們質問,一家以“不要做壞事”爲口號的公司爲何與中國的審查者合作。“這樣你們的公司就成了中國政府的打手,”JIM LEACH,愛荷華州的民主黨人說,“如果國會也想學學怎麽審查,我們就找你們Google。”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olis99



註冊時間: 2008-10-23
文章: 12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一月 22, 2010 1:51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安替給出的排名(8)

2月份,我又一次見到了安替,這時候距離他的博客被關閉已經兩個月了。我們在北京的一間酒吧喝酒。安替還是像之前那樣充滿活力,雖然他有點後悔上次自己所做的樂觀的評價。“我現在有一點憤世嫉俗。”他的博客被封是因爲一篇日誌,談到中國一家報紙的主編被炒。他當時呼籲大家抵制該報。這個舉動顯然是越界了。已經不只是言論那麽簡單,因爲安替號召了大家去行動。政府聯係了微軟,要求關閉安替博客,公司同意了。這個舉動召來了大批擁護言論自由人士的抗議,他們指責微軟甚至在中國政府還沒給出正式的要求之前就屈從了。

微軟似乎對公衆的抗議已經習以爲常。在國會聽證的時候,公司的政府關係總管表達了遺憾。爲了挽回顔面,微軟高層指出他們備份了被刪掉的博客日誌,並把他們寄給了安替。安替告訴我,微軟並沒有提及,他們拒絕把日誌通過電子郵件發給他,他們只是刻了一張碟,然後寄到安替要求的美國境內任何一個地址。微軟看起來太害怕中國政府了,安替苦笑着說,他們甚至不敢通過郵件把被查禁的東西寄到中國。(微軟拒絕對本文發表評論)

我原本以爲安替會很憤怒。但他卻出人意料地很平靜。他把幾家公司進行了道德上的排名,扳着手指一間間的數。他說,Google應該排在最前。它確實真誠地在改善中國人獲取信息的質量,而且在這樣壞的體係裏希望做到最好。微軟其次;安替顯然對他們的做法不太高興,但他說微軟還是提供了一個好用的博客工具,畢竟給中國人提供了一個公開發表意見的空間。雅虎排在最後,安替對他們的態度唯有怨恨。

“Google做出了妥協。”他說到,有時候妥協是必要的。但是雅虎的行爲,卻要被歸到另一類:“雅虎是叛徒,中國人都痛恨雅虎。”安替說,不同點是雅虎把一個不同政見者置於危險當中,而且很明顯沒有考慮到對人權的傷害。(雅虎沒有做出評論)Google卻相反,他們避免了那些有可能導致人們入獄的服務。安替說,他們雖然也在審查信息,但他們犯的錯無非是刪掉一些信息,而不是刪掉自己的人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olis99



註冊時間: 2008-10-23
文章: 12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一月 22, 2010 1:53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失真的世界 (9)

安替的道德觀點很讓人驚訝,不只是因爲對於美國的思維方式來講太過陌生。大多數美國人,特別是多數思考和寫作關於中國問題的美國人,他們的思維中不存在折中的民主,或者折中的言論自由。一個國家要麽就完全擁護這些自由,要麽就是跌進了集權國家的深淵。但是中國的博客寫手和網民們其實之前早已經在谷底待着了。從這個角度來看,被審查過的互聯網,已經對中國社會産生了深遠的影響。對於年輕一代來說,網絡把公共言論變成了一種日常行爲。這個角度也正是Google所接受的。由此引出一個有趣的問題:一個不完美的互聯網能否帶來一個更完美的社會?

有一位我採訪過的總裁把中國的互聯網問題總結爲“失真的世界”的問題。如果那些用Google搜索法輪功的人看到的都是反對的網站,他們的世界觀會是怎樣的? 他們也許會相信Google的權威,假設情況就是這樣。這正是最近國會聽證會上,民主黨代表CRISTOPHER SMITH所擔心的。“關於敏感問題,當Google只是帶給你正面宣傳的信息,那麽Google在其中就起了協從的作用。這樣就影響了整個下一代---他們會認爲,也許我們可以生存在獨裁的環境裏。沒有什麽LECH WALESAS(波蘭革命的領袖人物),民主永遠都不可能實現。”對於SMITH來說,Google的邏輯就是妥協的邏輯。就像很多公司和種族隔離的南非打交道一樣,Google太看重利益,而忽略政治問題。(本月早些時候,Google的CEO在北京見李開複時對記者說,Google去改變中國的審查製度,實在是很“傲慢”)

但是也許失真的世界對中國來說還是小問題,因爲很多中國人告訴我,他們很久以前就學會了跳過黨的那些虛僞的政治宣傳和媒體控製。中國社科院的GUO LIANG教授告訴我一個顯著的例子。“哈佛的一些人做了一個關於中國互聯網的調查,我們他們調查結果是什麽?他們回答,我們認爲中國政府試圖控製互聯網。我就一直笑,我說,我們當然知道這個!”Google的審查過濾對GUO來說並沒有什麽值得討論的,一點也不新鮮。

香港城市大學的教授ANDREW LIH說,大多數中國人抱有一種長遠的眼光看問題。“中國人有五千年的曆史,你現在封一個網站,他們只會想,用不了多少時間,它自己就會回來的。”或者想想中國那些想方設法登陸維基百科全書的人。最近,偉基百科被全面封殺。這些人希望說服維基的管理者能夠建立一個中國政府允許的版本,禁掉那些在中國不合法的條目。他們說,這對於中國來說其實是好事,特別是那些邊遠地區學校。(到目前爲止,維基仍然表示不會創建一個審查過的版本)

電腦程序的代碼是很靈活的,因此有很多辦法對抗虛僞---讓信息審查這個事實或多或少被大家看到。在開發google.cn的過程中,Google曾經考慮禁掉和敏感話題有關的所有內容。也就是說在Google中國去搜索法輪功,結果是一個支持的站點也沒有,一個反對的站點也沒有。那樣能帶來怎樣的影響呢?別忘了,當Google推出審查版的google.cn的時候,仍然保留了舊版的搜索引擎。也就是說任何一個網民,只要輸入一個敏感詞,然後把新舊版本的結果做一個對比,就可以知道黑名單上到底有什麽了。有些批評家甚至建議Google做得更多一點,直接把黑名單在美國公布,讓審查製度變得完全透明。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Apin



註冊時間: 2007-03-24
文章: 2917
來自: TWN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一月 22, 2010 1:3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Google遭駭 希拉蕊促中徹查



Come ON..中國駭客余文..應該可以出現了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Apin



註冊時間: 2007-03-24
文章: 2917
來自: TWN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一月 22, 2010 5:2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Apin 寫到:
Google遭駭 希拉蕊促中徹查



Come ON..中國駭客余文..應該可以出現了吧!?


大陸指責美國扶持「網絡漢奸」滲透互聯網


SEE..看來..中國駭客余文..應該很快就可以出現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Molis99



註冊時間: 2008-10-23
文章: 12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一月 22, 2010 10:2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自從Google發布遭駭客攻擊以來,多家電腦安全公司均表示支持
Google認爲此舉出自中國政府的說法,不過大都無法提出有效證據,
但現在情況已經有改觀;《紐約時報》周三報導,一名美國的電腦
安全研究人員,說他已經發現他相信是強有力的證據,證實被用
在攻擊Google的軟件程序上,有中國程序設計師的數位指紋

  Google上周二表示,該公司遭到一係列該公司認爲出自中國
的網絡攻擊。不過公司高層並沒有詳細說明導致他們作出中國政府
是幕後黑手這項結論的證據,只表示多家中國人權主義者的e-mail
帳戶遭到波及。

  現在透過分析用在突破Google網站的軟件,以及數家其他公司,
總部位在亞特蘭大的Secure Works電腦安全公司的惡意軟件專家
史蒂沃特表示,他已經確定被用在攻擊Google的主要程序,內含
一個從中國技術報告取得,以非尋常算式爲基礎的模組,該報告
被獨家發表在中文網站上。

  史蒂沃特描述自己是一名反向工程師,是規模相對較小的
軟件工程師團體的一員,負責拆解惡意軟件程序,以增加對地下
電腦引進的網絡攻擊的了解。

  攻擊Google所用的惡意軟件,經研究人員描述是旨在爲網絡
電腦開後門的特洛伊木馬程序。被電腦安全研究人員稱作Hydraq,
目的在推翻搭載不同Windows作業係統版本的電腦,這個程序
今年稍早首度被發現。

  史蒂沃特坦承,他無法完全排除他這個發現,是遭另一國
政府故意放在程序中,以陷害中國政府的可能,不過他說這種
可能性不大。

  根據十四世紀的哲學家兼修士“奧坎的威廉(William of Occam)”
提出的“奧坎剃刀原則(Occam's razor)”,最簡單的解釋
可能就是最好的解釋,中國政府或許正是攻擊Google的元凶。


來源: 自由時報


Evidence Found for Chinese Attack on Google
Wednesday, January 20, 2010
By JOHN MARKOFF, The New York Times
SAN FRANCISCO -- An American computer security researcher has found what he says he believes is strong evidence of the digital fingerprints of Chinese authors in the software programs used in attacks against Google.
The search engine giant announced last Tuesday that it had experienced a series of Internet break-ins it believed were of Chinese origin. The company's executives did not, however, detail the evidence leading them to the conclusion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as behind the attacks, beyond stating that e-mail accounts of several 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s had been compromised.
In the week since the announcement, several computer security companies have made claims supporting Google's suspicions, but the evidence has remained circumstantial.
Now, by analyzing the software used in the break-ins against Google and dozens of other companies, Joe Stewart, a malware specialist with SecureWorks, a computer security company based in Atlanta, said he determined the main program used in the attack contained a module based on an unusual algorithm from a Chinese technical paper that has been published exclusively on Chinese-language Web sites.
The malware at the heart of Google attack is described by researchers as a "Trojan horse" that is intended to open a back door to a computer on the Internet. The program, called Hydraq by the computer security research community and intended to subvert computers that run different versions of the Windows operating system, was first noticed earlier this year.
Mr. Stewart describes himself as a "reverse engineer," one of a relatively small group of software engineers who disassemble malware codes in an effort to better understand the nature of the attacks that have been introduced by the computer underground, and now possibly by governments as well.
"If you look at the code in a debugger you see patterns that jump out at you," he said. In this case he discovered software code that represented an unusual algorithm, or formula, intended for error-checking transmitted data.
He acknowledged that he could not completely rule out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 clue had been placed in the program intentionally by programmers from another government intent on framing the Chinese, but he said that was unlikely. "Occam's Razor suggests that the simplest explanation is probably the best one."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olis99



註冊時間: 2008-10-23
文章: 12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一月 23, 2010 9:15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超級女生理論 (10)

當我和李開復在他北京的辦公室談話的時候,有些時候我會感到他的前後矛盾。有一陣他就像一個熱愛自由的Google人,強調說互聯網給了每個網民以權力。但是下一分鍾,他就更像阿裏巴巴的總裁JACK MA---強調中國人對於引發動蕩不感興趣。在和中國的網絡公司總裁聊天的時候,我一次又一次的聽到這樣的圓圈邏輯:我們不覺得清理掉敏感話題有什麽不好,因爲用戶本來就不會去看那些東西。

也許他們是對的,用戶是不會去看。但你也能很輕易地反駁說,他們不感興趣只是因爲他們被嚇到了。誰會公開地在公共網吧查找不合法內容呢?---

甚至是在家裏—政府要求每個上網用戶都要登記姓名和電話號碼以便追蹤。政府對網絡的鎮壓甚至有可能變本加厲,如果中國廣大的窮苦農民也開始上網。政府適度的容忍受過教育的知識分子的網絡言論。但是那些被腐敗的地方官僚欺壓的農民們都是激進分子,他們對北京來說是現實的威脅。

2004年有多達70,000起抗議活動,其中很多都被強硬地鎮壓了。

在批評家眼中,Google是將中國網民的期望置之不顧,爲了保證市場贏利而屈從於中國政府。李開復的話則代表一種完全不同的信念:互聯網由於與生俱來的特性,將會逐漸瓦解政府控製言論的能力,爲一個擁護民主的社會打下基礎。從這個觀點出發,中國的革命將不會存在“偉人”,也不會存在LECH WALESA式的英雄,激勵被壓迫的同胞,爲民主而戰的將是一億毫不關心政治的年輕人,他們在博客上談論他們的約會,他們喜歡的樂隊,電子遊戲---整整一代把公共言論當作日常習慣的年輕人。

在我們談話當中,李開復談起了去年的超級女生,一個模仿“美國偶像”的電視節目。和美國的版本類似,年輕漂亮的女孩在奪目耀人的包裝之下演唱西方流行歌曲。每一回合,觀衆都可以通過短信選出他們最喜歡的參賽者。隨着比賽進入白熱化,開始了類似總統大選的拉票活動,組織起來的粉絲們建立網站,要求大家投自己喜愛的歌手。最後的決賽,有800萬年輕人參與了投票;冠軍是李宇春,21歲,學生打扮的她唱了愛爾蘭樂隊Cranberries的一首zombie。

“我覺得這就是民主的一次實踐。”李開復說,“大家爲超級女生投票。他們喜歡這個比賽---他們上街去拉票。”換句話說,也許這並不是革命。但是這也許是個開始。

The End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olis99



註冊時間: 2008-10-23
文章: 12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一月 23, 2010 9:20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美國國務卿希拉利星期四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發表了題爲
《國際網路自由》的涉及內容廣泛的有關網絡自由及其在美國外交
政策中的地位的演講。她的講話可以被看作美國針對專製國家實施
的網絡審查在全球範圍內發起反擊的檄文。

  希拉利說,“我們正在支持發展新的工具,圍剿基於政治動機的網絡
審查,使公民得以行使言論自由權。”她說,“我們要通過全球合作來
確保那些新的工具掌握在需要它們的人民手中。我們需要將這些工具
放在全世界人民手中,他們將使用這些工具推進民主和人權,與氣候
變化和傳染病作鬥爭,建立對奧巴馬倡導的無核武器世界的全球支持,
鼓勵可持續的經濟發展。”

  希拉利說,“一些國家建立電子屏障以阻止其人民進入全球網絡,
他們對搜索結果中的詞、名字和句子加以過濾,侵犯了那些發表非暴力
政治言論公民的隱私權。”

  希拉利在華盛頓的新聞博物館向新聞界人士發表了這一演講。
希拉利在她的演講中直接點了“中國當局”的名,批評去年在限制信息
自由流通方面當局的打壓,被點名的國家還有突尼西亞、烏兹別克斯坦、
埃及和越南。

  她敦促中國政府徹底調查谷歌遭攻擊事件,她說,“中國當局
必須對這次在中國領土上産生的網絡攻擊做出解釋。”這一攻擊導致
谷歌做出了考慮撤出中國的聲明。她說,“我們等待着中國當局對
這一攻擊行動做出徹底審查。”

  她說,“對自由獲得信息加以限製或違反互聯網用戶基本權利的
那些國家是在冒將他們自己同下一世紀的進步加以隔絕的風險。”她說,
美國和中國“在這個問題上有不同的看法,我們打算坦率不斷地來解決
這些分歧。”美中人權對話將於下月舉行,網絡自由肯定將成爲雙方
爭執的焦點。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道,兩名中國著名博客,安替和毛向輝,與
數名其他互聯網不自由國家的網民,在美國國務院的安排下,在會後
與希拉利會面。希拉裏說,她真的很想幫助他們。

  另外,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部首席政治顧問阿姆品德爾
報道說,根據他的消息來源,美國政府握有確鑿證據,不僅攻擊的
谷歌的黑客在中國,而且是在中國政府的支持下進行的。但阿姆品德爾
表示,美國官員不能確定這一網絡攻擊的命令是出自中國管理網絡的
國務院七個部,還是出自中國高層領導人,抑或是作爲一個更大的
集體計劃的一部分,由情報機構獨立執行。美國官員不清楚的還有
攻擊目標既有一些支持西藏的人權活躍人士的Gmail賬戶,還有美國
國防大承包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olis99



註冊時間: 2008-10-23
文章: 12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一月 23, 2010 9:27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希拉利演講:國際網路自由(全文中譯)

2010年1月21日

  在華盛頓的新聞博物館,美國國務卿希拉裏•克林頓發表的演講。

  謝謝你,Alberto,爲你這樣好的介紹。能夠到新聞展覽廳來我很高興。這個機構是對我們的一些最有價值的自由的一座紀念碑,有這個機會來討論這些自由怎麽來應對21世紀的挑戰,我對此心懷感激。我高興能夠在這裏看到許多朋友和前同事。

  這是關於一項重要的議題的重要的演講。但是在我開始之前,我想要簡短地談一談海地。在過去的9天裏,海地的人民和全世界的人民加入到一起來應對這一令人震驚的悲劇。我們這個半球曾經看到過艱難困苦,但是還少有像現在我們面對太子港這樣的先例。信息網絡在我們的應對中起到了關鍵的作用。在地震過後的幾個小時內,我們和私人領域的夥伴們協同工作,設立了“HAITI”這條短信活動讓全美國的手機用戶可以向赈災活動捐款。這一舉動就是美國人民的慷慨地表現示例,而且它爲赈災籌集了超過$2500萬美元的善款。

  信息係統在地面上也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技術社團設立了交互式的地圖來幫助確認人們的需要和目標資源。在星期一,一位7歲大的女孩和2名婦女從倒塌的超市廢墟中由美國的救援隊救出,之前她們發送了一條呼救的手機短信。這些例子是一個更爲宏大的現象的體現。

  信息網絡的擴散正在我們的星球上形成一套新的神經係統。當海地或湖南有事發生的時候,其他的人可以實時地了解——從真實的人那兒。而我們也可以立刻行動。美國人能夠立刻在災難之後施以援手,被陷在超市裏的女孩能夠以我們在一個時代之前所不能做到的方式與我們取得聯係。同樣的原則適用於整個人類。當我們今天坐在這個時候,你們當中的任何人——或我們的任何一個孩子——都可以拿出我們每天隨身攜帶的工具,把這一討論向全球幾十億人傳播。

  在許多方面,信息從來沒有如此自由。現在,比曆史上的任何時候都有更多的方法將更多的思想傳遞給更多的人。即使是在威權國家中,信息係統也在幫助人們發現新的事實,讓政府變得更有責任。

  在奧巴馬總統十一月份訪問中國的時候,他舉行的一場市政廳會議中,在談及網絡的部分他重點強調了國際網路的重要性。在回答一個通過國際網路提出的問題時,他說信息流動的越自由,社會就會變得越強壯。他談到了信息可以幫助公民們把政府鍛造得更有責任,産生新的思想,和鼓勵創造力。美國對這一真理的信念讓我在今天講這番話。

  但是當聯係變得前所未有的緊密中,我們必須承認這些技術並不是純粹的好事。這些工具也被用來和破壞人類的進步和政治權利。正如鋼鐵可以被用來修建醫院或機關槍,核能力可以爲城市提供能源或摧毀它,現在的信息網絡和由它們支撐的技術也有好有壞。幫助組織爭取自由的運動的網絡也可以讓基地組織噴出仇恨,對平民施暴。有可能讓政府更開放和提升透明度的技術也同樣可能被政府劫持,用來打擊異見者和抵製人權。

  去年,我們看到了威脅信息自由的障礙。中國、突尼斯和烏兹別克斯坦提升了對國際網路的內容審核。在越南,受歡迎的社交網站突然無法連接。上的星期五,在埃及,30名博主和運動家被拘禁。雖然很明顯這些技術的傳播在改變我們的世界,不明朗的是這些改變會如何影響人權和世界上大多數人的福利。

  讓技術與原則同步

  新技術本身不會在自由和進步的過程中選擇方向。但是美國會。我們主張一個所有人都可以平等接觸到知識和思想的單一國際網路。我們認識到這個世界的信息平臺將由我們和他人共同打造。

  這一挑戰可能前所未有,但是我們要幫助能夠自由地交換思想這一責任可以追溯到這個國家的誕生之初。憲法的第一修正案中的話就刻在這一建築的前面一塊重達50噸的田納西大理石碑上。每一代美國人都曾經爲保護這塊石頭上的價值觀而努力。

  富蘭克林・羅斯福在一九四一年他的四次關於自由的演講中塑造了這些觀念。那時,美國正面臨着一係列的災難和信心危機。但是這一信念: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享有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免於欲望和免於恐懼的自由,則超越了他的時代的重重困難。

  多年之後,我的一位英雄,埃莉諾・羅斯福(譯者注:安娜・埃莉諾・羅斯福是總統羅斯福的夫人,一位不同尋常的第一夫人,她不是以傳統的白宮女主人的形象,而是作爲傑出的社會活動家、政治家、外交家和作家載入史冊。)也曾爲了讓世界人權宣言採用這些原則作爲基石而努力。他們爲後來的每一代人指引了方向—引導着我們,激勵着我們,在我們面臨未知的時候讓我們奮勇向前。

  當技術突飛猛進,我們必須重新思考這些傳統。我們需要將技術的進步與我們的原則同步起來。奧巴馬總統在接受諾貝爾獎的時候,他談到了需要建立起一個建立“在每一位個人的與生俱來的權利和自尊之上”的和平世界。我在喬治敦大學關於人權的演講中也看到了我們必須找到方法讓人權落在實處。今天我們認爲要在21世紀的數字化前線保障這些自由是當務之急。

  世界上有許多其他的網絡—有些幫助轉移人員或資源;有些則幫助有共同興趣或協同工作的人們相互溝通。但是互聯網是可以擴大所有其他網絡的能力和潛能的放大鏡。這也是爲什麽它爲其用戶保障了基本的自由。

  言論自由

  基本自由中的首條就是言論自由。這些自由不再僅僅定義爲公民是否可以到城市中心廣場批評政府而不擔心受到報複。博客、電子郵件、社交網絡和短信已經爲交換思想打開了新的論壇—也爲審查製度創造了新的目標。

  就在今天我講話的時候,政府審查者則正在拼命從曆史紀錄中抹去我的話。但是曆史自身已經譴責了這些伎倆。兩個月前我在德國慶祝柏林牆倒塌二十周年。聚集在那個儀式上的領袖們贊揚了曾經在屏障物的遠端,透過傳遞被稱爲地下出版物的小冊子爲反對壓迫做出榜樣的勇敢的男女們。這些小冊子質疑了東區的獨裁者所宣稱的動機,許多人因爲散播它們而付出昂貴的代價。但是這些話穿透了鐵幕的水泥牆和鐵絲網。

  柏林牆代表了一個分裂的世界,而它定義了整個時代。今天,這個牆的殘存部分就保留在這個博物館中——這才是屬於它們的地方。我們時代的新的標誌性基礎設施是互聯網。

  它代表的是連接而不是分裂。但是即使網絡在全球各國迅速擴張,虛擬的圍牆也正在替代過去實體的圍牆而被豎立起來。

  一些國家建立了電子屏障,防止他們的人民接入到世界網絡中。他們將搜索引擎返回的結果的中刪去字句,名字和短語。他們侵犯了公民的隱私權,而這些人不過是發表了一些非暴力的政治性言論。這些行爲和世界人權宣言相違背,這一宣言告訴我們所有人都有權“從任何媒介尋找、接受、傳遞不論國界的信息和思想。”隨着這些限製性行爲的擴張,一張新的信息鐵幕正在把世界分離。越過這些屏障,錄像和博客帖子正在成爲我們這個時代新的地下出版物。

  正如過去的獨裁統治一樣,政府們把目標對準了運用這些工具的獨立思考者。在伊朗總統選舉之後的示威中,小小的手機記錄下來一位年輕女子被血腥謀殺的場面,成爲控訴政府的殘暴的電子起訴書。我們看到報道說,生活在國外的伊朗人在線貼出對他們的國家領導人的批評,他們在伊朗的家人卻被隔離在傳播之外。盡管有來自政府的高度恐嚇,伊朗的勇敢的公民記者們持續地使用新技術向世界和其他公民們展示在他們的國家發生了什麽。通過爲他們自己的人權而疾呼,伊朗人民鼓舞了全世界。

  這種勇氣正在重新定義技術可以怎樣用來傳播真理和暴露不公

  所有的社會都認識到言論自由有其邊界。我們不會容忍那些向他人鼓吹暴力,如基地組織這些人——在此刻——正在用互聯網來屠殺無辜人群。基於種族、性別、或性取向而將目標指向個人的仇恨性言論是應當受到指責的。很遺憾的事實是,這些問題也是這個國際化社區必須一起面對的與日俱增的挑戰。那些用互聯網來招募恐怖分子或散布竊取來的知識産權的行爲離不開網絡的匿名性。但是這些挑戰不應該成爲政府有係統的侵犯以互聯網來實現和平的政治目標的人們的基本權益和隱私權的借口。

  宗教自由

  正如總統在開羅所說,“宗教自由是讓人們可以共同生活的核心。”在我們尋找可以擴大對話的途徑時,國際網路可以提供不可估量的前景。我們已經開始讓美國的學生和穆斯林社區的年輕人在世界範圍內討論全球性挑戰。我們會繼續用這一工具在信仰不同宗教的人群中鼓勵探討。

  但是,有些國家,卻利用國際網路來搜尋和掐掉人們的信仰。去年在沙特阿拉伯,一人因爲在博客上貼出了關於基督教的內容而被投入監獄。在哈佛的一項研究中發現,沙特政府屏蔽了許多關於印度教、猶太教、基督教,甚至伊斯蘭教的網頁。越南和中國等國採用了類似的方法來限製接觸宗教信息。

  正如技術不應該被用於懲罰和平的政治性演講,它們也不應該被用於迫害和壓製宗教少數團體。信者總是可以在更高層面上的網絡中遨遊。但是像國際網路和社交網絡這樣的連接技術可以人們認爲合適的方式來提升崇拜神的能力,讓有相同信仰的人們聚集,從有其他信仰的人那裏了解更多。我們必須努力推進線上宗教自由,就像我們在生活中所做的那樣。

  免於貧困的自由

  當然,還有成千上萬的人們的生活中還沒有這些技術。在我們的世界,才華可以平等的傳播,但是機會卻不能。從過去的經驗,我們知道,當人們不能接觸到知識、市場、資金和機會的時候要提升社會和經濟的發展常常力不從心,有時是徒勞無功。在這一點上,國際網路也可以成爲一個偉大的機會均分器。讓人們能夠接觸到知識和潛在市場,網絡可以創造出從無到有的機會。

  去年,我親眼目睹了一次。在肯尼亞,當農民開始使用移動銀行技術,他們的收入增長了30%之多。在孟加拉,超過300,000的人通過手機注冊學習英語。在非洲的撒哈拉,女性創業者用國際網路獲得小額貸款,與全球市場相連。這些進步的例子都可以被成千上萬處於世界經濟金字塔底部的人民拷貝。在許多情況下,互聯網、手機和其他的互連技術可以做到綠色革命爲農業實現的經濟增長。你現在可以以非常低的投入獲得巨大的産出。一項世界銀行的研究發現,在一個典型的發展中社會,手機增長10%可以創造出人均GDP接近1%的年增長率。爲了更直觀地說明這一點,對印度來說,這一增長率可以被轉換爲每年增加約100億美元。

  連接全球信息係統就象現代化的一個坡道。在這些技術出現的最初的歲月裏,許多人認爲他們將把世界劃分爲有産者和無産者。這沒有發生。今天使用中的手機有40 億臺—許多是小供應商,三輪車夫和其他從傳統眼光來看不能獲得教育和機會的人。信息係統已經成爲了一個偉大的水平儀,我們可以用它來使人們脫貧。

  免於恐懼的自由

  我們有很多理由充滿希望,利用通訊網絡和國際網路技術人們可以獲得怎樣的成就。但是總有人會利用全球信息係統而行不義。暴力的極端分子、犯罪聯盟、性侵犯者和威權政府都想利用全球網絡。正如恐怖分子利用我們社會的開放性執行他們的陰謀,暴力的極端分子利用國際網路來推行激進和恐嚇。當我們努力推進這些自由時,我們必須和那些以通訊網絡爲破壞和恐懼工具的行爲作鬥爭。

  政府和公民必須充滿信心,保障國家安全和經濟繁榮的核心係統是安全的,適應力很強。這些係統比那些攻擊網頁的小黑客們要強大。

  如果我們不能信賴信息係統的安全性,我們在電子商務中採用網上銀行,和守護價值幾百億美金的知識産權的能力就危在旦夕了。

  針對這些係統的幹擾要求政府、私人機構、和國際社會的協同應對。當駭客罪犯和組織一起攻擊係統想獲得盈利時,當兒童色情和的非法販賣女人/女孩的社會頑疾轉移到網上時,我們需要更多的工具來幫助執法部門與司法部門合作。我們對歐盟的《網絡犯罪條約》而鼓掌。這能協助追討這些違法行爲而進行國際合作。

  作爲政府我們已經採取了行動,有專門的部門來加強全球網絡安全所需外交解決方案。超過半打的不同機構已經在這一問題上協同工作,兩年前我們設立了一個辦公室來協調虛擬世界中的外交政策。我們已經向聯合國和多邊論壇提出了這一議題,將網絡安全設進世界的日程中。奧巴馬總統也任命了一位新的全球網絡空間政策協調人,他將幫助我們更緊密的工作確保我們的網絡自由、安全和可靠。

  政權、恐怖分子和那些作爲它們代理的人必須知道,美國會保護我們的網絡。那些想在我們的社會和其他社會中幹擾信息自由流動的人是對我們的經濟、政府和公民社會的威脅。參與了網絡攻擊的國家和個人將承擔後果和國際社會的譴責。在一個相互關聯的實踐中,對一個國家的網絡進行攻擊就是在攻擊所有。爲了強調這一點,我們會在國家中創造行爲規範,鼓勵尊重全球國際網路的共識。

  網路的自由

  我今天想講的最後一個自由是從前面我已經提及的4個中引申而來:互聯的自由—政府不應該阻止人們連接到國際網路、網站或彼此相連。互聯的自由就是網絡空間的集會自由。它讓每個人都可以上線、相會、有希望在進步之中合作。一旦你上了網,你不必成爲一個大亨或搖滾明星就可以對社會産生巨大的影響。

  一位13歲的男孩引爆了針對孟買恐怖襲擊的最大規模的公衆反響。他用社交網絡來組織獻血和捐獻宗教性的慰藉書籍。在柬埔寨,一位失業的工程師將全球190個城市超過1,200萬人聚集在一起抗議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的恐怖運動。這一抗議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反恐怖主義示威。接下來的數個星期中,FARC在其軍事行動的十年裏出現了最多的逃跑和離隊情況。在墨西哥,一位受夠了和販毒關聯的暴力行爲的匿名的公民發出的一封電子郵件滾雪球似地成爲了橫掃這個國家32個州的大型示威。互聯網可以幫助人性對抗暴力和極端主義。

  在伊朗、摩爾多瓦和許多其他國家,在線進行組織都是推進民主,讓公民有能力抗議可疑的選舉結果的重要工具。即使是在美國這樣有着成熟的民主體係的國家,我們也看到了這些工具改變曆史的力量。你們當中應該還有人記得2008年的總統選舉……(笑)

  保障接入這些科技手段的自由能夠改變社會,對每個人來說也至關重要。我最近聽說了一位醫生近乎絕望想要爲他的女兒診斷罕見的疾病的故事。在諮詢了24名專家之後,他還是沒有獲得答案。他最終得到了診斷——和治愈良方——用的是互聯網搜索引擎。這也是爲什麽自由接入搜索引擎的技術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

  將原則應用於政策

  今天我已經提出的這些原則將指導我們應對互聯網自由問題和使用新技術的策略。我還想講一講我們如何把它們應用在實踐中。美國已經承諾提供民主的、經濟的和科技的資源來推動這些自由。我們是一個由來自於世界各個國家和分散在全球利益的移民組成的國家。我們的外交政策要有這樣的理念作爲前提,當人們和國家之間的合作增加時,不會有哪個國家比我們受益更多。在衝突分隔了各國時,也不會有哪個國家肩負着比我們更重的使命。

  我們就在獲得和網路隨之而來的機會的最佳位置。隨着這麽多新科技的誕生,我們的責任是監督它們以善的方式被應用。要做到這一點,我們需要爲21世紀的治國之術而發展能力。

  重新編製我們的政策和優先級並不容易。爲新技術而做調整從來都不容易。當電報被發明的時候,在外交圈裏它引起了焦慮,因爲每天都要接到華盛頓的指示,這種前景看起來不大受歡迎。而就象我們的外交官們最終掌握了電報技術,我有很強的信心世界也能從這些信息技術中挖掘到潛力。

  我很驕傲,國務院已經在幫助40多個國家中受政府壓迫而沈默的人。我們在聯合國中也將提起對這一問題的注意,包括將國際網路自由作爲我們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交的第一份解決方案中的一部分。

  我們也支持發展新的工具,能夠幫助公民實現他們的言論自由權利,繞過含政治目的的審查,我們將在全球奮發努力,確認需要工具的人們能夠得到它們,用的是本地語言,能獲得爲了他們安全進入國際網路所需的培訓。美國幫助他們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美國人民和那些審核國際網路的國家都應當明白,我們的政府爲能提升國際網路自由而自豪 。

  我們需要把這些工具放到全球使用它們的人士手中,讓他們以此來推進民主和人權、對抗氣候變化和災難,實現建立奧巴馬總統所說的無核世界的目標,以及鼓勵可持續的經濟發展。

  這也是爲什麽今天我宣布:到明年,我們將和産業夥伴、學術界、和非政府組織一起形成聯盟,加強互聯科技的能力,並把它們應用在我們的外交目標上。依靠移動技術、繪圖軟件和其他的新工具,我們可以讓公民如虎添翼,充分體現出外交的杠杆效應。我們也能解決當前市場的創新不足問題。

  讓我給你們一個例子:創建一個手機應用,可以讓人們在響應度,效率,和腐敗程度上爲政府部門評分。讓這個想法成爲現實的硬件已經在幾十億潛在用戶的手中了。開發和使用一個軟件相對來說更便宜。如果人們能夠利用這一工具,能夠帶來讓我們更好地部署外交援助、提高生活標準、爲那些有責任心的政府鼓勵國外投資——這些好處。但是,現在,手機應用開發商的沒有經濟動力自己來做這樣的項目,而國防部缺乏一個機製使之成真。這一倡議能夠幫助解決這種問題,在創新方面的有限投資將提供長期的收益。我們將和那些最適合做這一項目的專家們共同協作,我們需要人才和技術公司的資源及非政府組織一起實現最大産出。因此,所有在這個屋子裏的人,你們都已獲得邀請。

  同時,對那些已經爲推動我們的民主和發展目標而提出想法和正在努力的公司、個人和機構。國務院將提出一項創新競爭計劃立刻地爲這些工作而鼓勁。我們將邀請美國人發給我們他們最好的想法、應用和技術來幫助打破語言障礙,克服文盲率,通過提供人們所需的服務和信息而關聯。比如說,微軟,已經研發出了一個數字醫生的原形可以爲遙遠的鄉村社區提供醫療服務。我們想看到更多類似的想法。我們將和這一競爭的贏家一起工作,提供贈款,幫助讓他們的想法成規模地實現。

  私人領域和外國政府的責任

  當我們和私人領域及外國政府一起合作來鍛造21世紀的國家治國之術時,我們需要記住我們共同承擔捍衛我今天所講的自由的責任。

  象信息自由這樣的原則並非僅僅是個好政策而已,它們還是對所有參與者都有利的商業機會。我們對此感受深刻。利用市場的手段,一家突尼斯的公開上市公司,和越南的一家在審核環境中運營的公司總是比在一個自由社會中的同等公司的股價要更低。如果公司的決策者不能獲得全球的新聞和信息源,投資者們對他們的決策會缺乏信心。審核新聞和信息的國家必須認識到,從經濟的角度來看,不存在審核上實行政治性的還是商業性的區分。如果你的國家中的商業從業者無法獲得任何一種類型的信息,最終必將遏止增長。

  美國公司正逐步地在他們的商業決策中更多地考慮信息自由的問題。我希望它們的競爭者和外國政府對這一趨勢密切關注。

  谷歌最近在重新審視在中國的商業運營已經吸引了大量的注意就是最新的例子。我們希望中國政府能夠對讓谷歌提出這一聲明的網絡攻擊進行一次徹底的調查。互聯網已經是中國的巨大進步的源泉,有這麽多人可以上線,這真的很好。但是,國家限製信息自由和違背互聯網用戶的基本權利,讓他們面臨這樣的風險從下個世紀中的進步中把自己隔離開來。美國和中國在這一問題上有不同的觀點。我們希望能夠坦承地持續地就這些分歧交換意見。

  這一問題並不僅僅是關於信息自由的;這是關於我們將在哪種世界中棲身的問題。這是關於我們是否能夠生活在同一個互聯網,同一個國際社區,和能夠團結我們所有人的共識中的問題;否則在一個被分裂的星球中,接觸到信息和機會要取決於你在哪裏生活和繞過審查的能力。

  信息自由支持和平和安全,爲全球進步提供了平臺。曆史上,信息的不對稱是導致利害衝突的主要原因之一。當我們面臨着嚴重分歧和危險狀況,在衝突中的雙方能否獲得同樣的事實和觀點變得至關重要。

  在這一點上,美國會考慮由外國政府提出的觀點—我們不會試圖屏蔽他們和美國人民的交流。但是在受屏蔽的公民社會中就缺乏對外界論點的了解。例如,在北朝鮮,政府想完全的讓公民與外界分割開。這種一面倒的信息增加了衝突的風險,讓小的爭執可能擴大化。我希望希望全球穩定的負責任的政府能夠就解決這一不平衡而作出努力。

  對於公司來說,考慮這一點不僅是爲了占領了道德高地;而是公司及其客戶之間的信任問題。所有的顧客都要以複雜的搜索結果和依靠他們所得到的信息而決策。能夠獲得這一信任的公司將在全球市場中繁榮不息。不能做到的就會失去它們的客戶。我希望拒絕支持有政治動機的內容審核能成爲美國技術公司的商標名片。這應該成爲我們的國家品牌。我對全世界的消費者將爲那些尊重他們的原則的公司而授予回饋而充滿信心。

  我們以谷歌重振國際網路自由力量作爲一個平臺來解決全球性的對國際網路自由的威脅,並呼籲美國媒體在面對外國公司要求審核和監管的情況下提前行動。私人公司也要分享捍衛言論自由的責任。當它們的公司行爲可能破壞這一自由的時候,它們需要考慮什麽是正確的,而不僅僅是爲了追逐短期利益。

  我們還鼓勵正在以全球互聯網倡議形式在做的工作—這是一個由技術型公司自願組成的非政府組織、學術專家和社會性投資基金對抗政府要求進行內容審核的項目。這一倡議不僅僅是原則聲明,還建立起機製載體來提升真正的可信感和透明度。作爲我們支持有責任心的私人領域介入到信息自由中的承諾之一,國務院將在下個月讓副國務卿Robert Hormats 和Maria Otero聯席主持一次高層次會議,將提供網絡服務的公司聚集到一起來談論互聯網自由。我們希望能夠共同解決這一挑戰。

  結語

  追求我今天所談到的自由是正確的事。

  也是聰明的事。推動這一計劃,我們將我們的原則、經濟目標和戰略優先級統一到了一起。我們需要創造一個由網絡和信息將人們聯係得更緊的世界,擴展我們對於社區的定義。

  考慮到我們所面臨的重大挑戰,我們需要全世界的人們和我們一起提供知識和創造力來重新構築全球經濟,保護我們的環境,對抗暴力極端主義,共建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實現其天賦潛能的未來。

  讓我在結束的時候再一次向你提起那一位從太子港的廢墟中搶救出來的小姑娘。她還活着,與她的家人團聚了,將會有機會重建她的家園,因爲這些網絡能夠將原來的聲音挖掘出來並擴散到全世界。沒有國家、組織、或個人會被埋在壓迫的廢墟下。我們無法在人們被審查的高牆隔離在人類大家庭之外時還袖手旁觀。我們也不能僅僅對此保持沈默只因爲我們沒有聽見他們的呼喊。讓我們再次承諾致力於這一事業。讓我們將這些技術作爲推動整個世界的真正的進步力量。讓我們一起向獲得這些自由而前進。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kohiong



註冊時間: 2007-03-25
文章: 4804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一月 23, 2010 9:30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跟中國政府和中國人講這些網路自由或言論自由,都是浪費時間,今天中國政府如預期地氣急敗壞的回罵美國。

這跟十九世紀時歐洲進步國家試圖與中國溝通,雞同鴨講的情況是一樣的,中國還是那副天朝大國的高傲,要等到再一次鴉片戰爭,才知道太晚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熱門討論精華版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5頁(共6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