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Dr. Jerome F Keating 專欄 (新漢譯)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Formosa Connection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unshine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9-22
文章: 1909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一月 02, 2011 1:12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美國海軍軍事學院教授參與為中國辯護的行列,為什麼?

[Jerome F. Keating Ph.D.]
譯者 / 劉怡君&顏嘉良

任何與中國人有來往的人,遲早總會聽到他們怨天尤人,嘆息「世紀之恥」和「鴉片戰爭的不平等條約」。這些是一百年前的歷史事件。但你從來沒有聽到中國人抱怨那些比「世紀之恥」和「鴉片戰爭的不平等條約」更具破壞性並更嚴重的近代事件。舉例來說:毛澤東的敗政導致大約三千萬中國人死亡的奇恥,或文化大革命撕裂他們和諧社會的大辱。你也聽不到中國人嚴肅關切隱瞞SARS危及全世界的事件,或是因為政府允許共用注射針頭而造成最近超過十萬中國人感染愛滋病的羞恥。為什麼?

為什麼對恥辱選擇性的解讀這麼盛行,這個問題得由中國人來回答。我所關切的問題是,針對美國學者懵懵懂懂覺得有責任捍衛那選擇性的記憶和恥辱。最近美國海軍軍事學院的詹姆士荷摩斯(James Holmes)認為責無旁貸的寄一篇這樣的意見專欄刊登在英語《台北時報》。為什麼他寄給台灣報紙而不寄給美國報紙,可任憑猜測。儘管如此,我對他在《台北時報》發表的〈解讀中國的敏感性〉的看法,提出質疑。我在此重述我已經刊登過給編者的信,以供讀者以後聽到相似言論,可藉此信內容再三思考。內容如下:

我很不同意詹姆士荷摩斯在十一月二十八日星期日〈解讀中國的敏感性〉的專欄文章。我們再次發現,一位美國學者從遙遠的象牙塔在為掌握霸權的中國辯護。對於身在亞洲的我們來說,對這位仁兄怎麼會在美國海軍軍事學院教授軍事戰略,更是充滿訝異與疑慮。他是在為誰教學呢?教學的對象又是誰呢?

我提出較像亞洲式的方法來理解中國的立場(也就是偏執型精神分裂症),還有解讀荷摩斯為什麼會選擇同情亞洲的傳統惡霸。

讓我們先來檢驗偏執型精神分裂症一詞。偏執狂是一種精神疾病,其特徵是被害妄想或誇大妄想,往往用表面上看似邏輯與似是而非的理由來極力辯護己見。病情可發展成極度非理性不信任他人。精神分裂症還會有由不同或對立的精神特性、認同或活動所形成的並存病況。這聽起來是不是和常替中國言論辯護的人很類似呢?御用歷史學家創造「偉大中國」印象,有誰還沒聽過面對稱呼「偉大中國」的內心創傷?或是那些惡霸無法為所欲為時,倒楣承受迫害的內心感受?

接下來解讀荷摩斯選擇性的同情和片面的諸多辯護-那是一個長久只與中國學者對話的人的老生常談。荷摩斯談到中國的「世紀之恥」,卻忽略更早之前中國的「百年侵略」,也就是這之前滿清帝國占領以及羞辱鄰邦的「百年侵略」。荷摩斯重申另一個老掉牙的中國慣用語「不平等條約」。有多少結束戰爭的條約是平等的?數世紀以來,所有曾經有戰亂的國家,有多少個你知道的國家現在還在抱怨一個世紀以前的不平等條約?認了吧!我們要問的反而應該是,中國過去幾世紀以來,強加了多少不平等條約在許多強佔或想強佔的附庸國?中國對他們的過去有選擇性的記憶是可以理解的,但美國學者認為「可憐中國的選擇記憶」需要理解和同情,那真是匪夷所思。

中國世紀之恥的言論,總是避而不談1890年代中國和日本起衝突,因為雙方都想要持續佔領朝鮮為他們的藩屬國。還有,中國的精神分裂症避而不談的是,漢人憎恨滿清,想要「反清復明」,但是他們認為有權佔有被滿族所征服的其他國家。有任何人質疑有關不平等條約或不合理要求強行加在西藏、東突厥斯坦(今新疆地區)、以及內蒙古的例子嗎?甚至在上個世紀,中國攻擊越南,進行海陸戰役,教訓越南,讓她了解自己與威望中國的主從地位。中國的陸上戰爭結果並沒有那麼成功,但是我們對此少有所聞。

讓我提出另外議題。跟中國一樣,十九世紀的日本與外國訂立條約,開放通商港口,被迫洞開門戶,無法再行鎖國孤立。然而,日本克服了那種「奇恥大辱」。他們有妄想病狂嗎?在這個過程中,日本不覺得東中國海承受被強迫開放的恥辱,必須捍衛。同樣地,和南中國海邊界的許多國家,曾經被過去海上通道國所殖民,但他們並不覺得有權利聲言南中國海是自己的領海。還有,「可憐的中國」在台灣附近海域進行軍事演習的時候,對於台灣人的感受視若無睹,無動於衷。異位而情況相反,未能為他人設想,中國的偽善由此可見一斑。

現在是美國學者要停止替中國辯護的時候了。如果他們想要更適當的解讀中國在亞洲自恃霸權的態度,他們應該詢問中國鄰邦的感受。同樣地,如果他們想要更了解中國屈辱感底下的真正特質,我建議他們首先閱讀柏楊在《醜陋的中國人》一書中對中國醬缸文化的評價。

(譯者分別為大學老師及交大機械碩士;原文刊登於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sunshine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9-22
文章: 190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一月 12, 2011 5:54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Taiwan’s 2011 Centennial: 100 Years of What?

Jerome F. Keating Ph.D.

2011 has been designated a centennial year for Taiwan to celebrate; but as it celebrates 100 years, Taiwanese need to examine more closely just what it is that they are being asked to celebrate 100 years of? Certainly 1911 marked the year that the Manchu Empire (a.k.a. the Qing Dynasty) and dynastic rule in China began its final crumbling in the Xinhai Revolution. From that the Republic of China (ROC) was born and on January 1, 1912 Sun Yat-sen was inaugurated provisional president of the new republic. But that republican birth was short-lived. Call it a still birth or abortion since not all provinces agreed with the revolution. In the next month (February) the dictatorial Yuan shih-kai would be the one who forced the actual abdication of the Emperor Puyi and that was in a brokered deal.

Yuan forced that abdication on the condition that he replace Sun Yat-sen as president (April 1, 1912). He then proceeded to steamroll any semblance of democracy and by 1915 had himself declared Emperor. During those years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KMT) had tried a second revolution for the Republic of China and it failed miserably. So what was left?

Fortunately Yuan died in 1916 and the still-birth Republic of China dissolved into a period of warlords where everyone, including Sun Yat-sen had their supporting warlords. Not too much to celebrate 100 years of thus far, but further, where actually was Taiwan in all this. Taiwan was not part of any of it. One half of Taiwan had been taken over by the Manchu Qing way back in 1682 but that half had been given to Japan by those same Qing in 1895. So by the time 1911 came around Taiwan was already developing very well as part of the Japanese Empire. Maybe Taiwan should celebrate being spared the chaos?

During the warlord period of China,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was formed and Chiang Kai-shek in true democratic warlord fashion eliminated the other warlords. And then he sought to massacre and destroy the CCP and other parties; it was not quit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 The KMT wanted a one-party state and it wanted to be that paternalistic one-party. The CCP had its own one-party state vision; it resisted and thus began China’s Civil War to see which one-party state would be top dog.

WWII came along; Japan was defeated and after the war the KMT and CCP went back to their Civil War. It was then that the losing KMT fled to Taiwan. From 1945 to 1949, the KMT denuded Taiwan of its resources in its war effort; and imposed martial law. On the continent, the KMT was too corrupt to win the people over to its side. In that war of one-party state advocates, the CCP won out and in 1949 forme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C). In the meantime, on Taiwan after 2-28, the KMT selectively killed off Taiwan’s elite, its educated and anyone else capable of creating a government to rival the KMT. That is not the stuff that centennial celebrations are made of.

Taiwan continued to suffer. As the ROC, it would lose its seat in the United Nations due to the stubbornness of Chiang Kai-shek. Martial law would last until 1987, a dual party system was allowed and that coupled with the disbanding of the Garrison Command in 1992 would finally bring Taiwan’s suffering of White Terror to an end.

No a centennial for the year 1911 has too much baggage in its hundred years to give any Taiwanese a reason to celebrate or feel sincere about it. Democracy came to Taiwan not because it was a gift of the KMT or its ROC but because many Taiwanese were willing to go to jail and/or shed their blood for it. That is what should be celebrated. The only thing that survives from the aborted revolution of 1911 is the name Republic of China and it is an anomaly. Taiwan may have a republic, but it is not China. Do any Taiwanese really believe or want to celebrate the Constitution of 1947 which says their country owns China, Mongolia, Tibet and East Turkestan? I would not think so.

What year should Taiwan celebrate? If Taiwan were to choose a year it would do better to select a year like 1979 when the Kaohsiung Incident marked its protest for human rights, or 1987 when martial law ended, or 1992 when the privileged “iron rice bowl” KMT Legislators and National Assembly Members selected in 1947 were forced to retire. Or best of all 1996 when Taiwan finally became a true democracy. Those are the centennials that Taiwanese should aim for.


Other writings can be found at 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sunshine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9-22
文章: 190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一月 19, 2011 9:53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2011台灣百年:什麼百年?

[Jerome F. Keating Ph.D.]
譯者 / 藍唯文

2011年已經設定要由台灣來慶祝一百週年。但是,在歡慶百年的當下,台灣人需更仔細檢視,人家要他們慶祝的一百週年的內容到底是什麼?當然,1911這一年辛亥革命終於瓦解統治中國的滿清帝國(清朝)。從此,中華民國(政府)誕生,且在1912年1月1日孫中山正式就任這個新共和國的臨時總統。但這個共和國的誕生曇花一現,可說是胎死腹中或流產,因為不是所有的省份都認同這次革命。次月(二月),就由獨裁者袁世凱用武力談判,迫使清皇帝溥儀讓位。

袁世凱強迫廢黜皇帝的條件是,他要取代孫中山成為總統(1912年4月1日)。他接著壓制一切與民主相關的事務,到1915年就宣告自稱皇帝。在那幾年裡,中國國民黨為中華民國發動過第二次革命,但卻一敗塗地。那麽,中華民國到底還剩下什麼呢?

幸好,袁世凱在1916年逝世,胎死腹中的中華民國進入軍閥割據時期,當時,包括孫中山,各人都擁有各自的軍閥勢力。到此為止的中華民國歷史,還談不上哪裡值得慶祝一百週年,再說,台灣那裏和這段歷史連得上關係?事實是,當時的台灣跟這些歷史完全無關。台灣的一半土地早在1682年被滿清接管,但那一半土地也在1895年被同一個滿清送給了日本。所以到了1911年的時候,台灣已經順利發展成為日本帝國的一部份。或許台灣應該慶祝的是,當年沒有捲入那一段混亂的軍閥時期?

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的那一段軍閥時期組織起來了,而蔣介石以民主軍閥的姿態消滅了其他的軍閥,接著又試圖殲滅中國共產黨和其他黨派,一點也沒有所謂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政府姿態。中國國民黨想要建立一黨專政國家,而它想做一黨獨大的一家之長。中國共產黨也有自己的一黨夢想,他們抵制國民黨的作法,於是揭開中國內戰,一決勝負。

後來,發生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戰爭結束後,國民黨和共產黨掉頭回去繼續打他們的中國內戰。就是在那個時候,節節敗退的中國國民黨逃到台灣。從1945年到1949年,國民黨為了打內戰,榨乾剝光台灣的資源,並施行戒嚴。在中國大陸,國民黨腐敗得無法贏取民心。在兩黨皆堅持一黨專政的奪權戰中,共產黨贏了,並在1949年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此同時,台灣228事件發生後,中國國民黨選擇屠殺台灣菁英,也就是那些受過教育的,以及任何有能力建立政權來對抗中國國民黨的人。那不是百年慶典該慶祝的記事。

台灣繼續受難。由於蔣介石冥頑不靈,中華民國失去了聯合國的席次。戒嚴法一直持續到1987年,解嚴後,台灣才允許有兩黨政治系統,再加上1992年解散台灣警備總司令部,台灣白色恐怖的苦難才終於畫下句點。

1911年以來的百年間,國民黨已經積重難返,歷史包袱太大,沒有任何理由值得讓台灣人慶祝或感動。台灣的民主並不是中國國民黨或其中華民國帶來的禮物,而是許多願意坐牢或灑熱血的人犧牲獲得的成果。那些才是應該值得慶祝的。從那個流產的1911年革命,唯一遺留下來的是中華民國這個名號,而這個名號在台灣是不正常的:台灣或許有個民國,但她不是中華的民國。難道有台灣人真的會相信,也想讚美那部國土包括中國、蒙古、西藏和新疆的 1947年憲法嗎?我並不這麼認為。

那麼台灣應該慶祝哪一年呢?如果台灣要選一年,以下的任何一年都比1911更富意義,像為人權抗議遊行遭致高雄事件的1979年,或是解除戒嚴的1987年,甚至那些有特權的「鐵飯碗」國民黨立法委員,和在1947年選出的萬年國代被迫退休的1992年。或者,我認為最好的選擇是1996 年,那一年台灣終於成為總統真正可由人民直選的民主國家。以上這些年才是台灣人該設定目標,力求於百年後濶大慶祝的的百年慶典。

(譯者從事語文與教育工作;原文刊登於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sunshine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9-22
文章: 190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三月 02, 2011 8:4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台灣的因果報應,或者是中國對不再需要的政客棄如敝屣?

[Jerome F. Keating Ph.D.]
譯者 / 周宏銘

說是命運也好,報應也好,運氣也好,連家家運在去年虎年並不順遂。雖然虎年在2011年2月正式結束,但在2010年12月之前,虎年對連家已經造成傷害。這是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台灣對連家遲來的因果報應嗎?眾所周知,連家並不熱愛台灣這塊土地。但這不代表他們從來沒有從台灣獲得利益;他們以外來投機客的方式,在台灣大撈一筆,但他們的心永遠想著在台灣海峽對岸的另一片土地。因此,罪有應得,在2010年底,連戰像共產黨的替罪羔羊般被棄之如敝屣,而他兒子不幸的在台灣的選戰中,臉頰挨了一槍。

什麼造就了連家和台灣的關係呢?連戰的爺爺連橫很久以前就為此關係定了調。在日本殖民統治的時候,連橫寫了一部《台灣通史》,一些人認為這是台灣的第一部史書。不管有意還是無意,他侮辱了台灣,在書中表達對中國的嚮往,表露了他自己的偏見和對史觀的無知。他有一句經典的評論「台灣固無史也…台灣無史,豈非台人之痛歟?」。

當連橫希望他的子孫只感念中國的同時,他依然在《台灣通史》第一版中對日本阿諛奉承。像是一位忠誠且毫無顧忌的殖民地居民,他爭取並獲得日本統治者對《台灣通史》的背書。他那句「台灣無史」,可以解讀成台灣直到日本統治才有歷史。不管日本這個背書有沒有幫助書的銷售,有待商確榷。但不需多說的是,在中國國民黨被迫逃難來台後,《台灣通史》第二版則反過來支持中國國民黨統治台灣的正當性。在第二版中,日本的背書自然而然就不見了。

連戰的父親一樣是以一個殖民地居民,想要尋求輝煌騰達的機會,他開始在日本求學,但當時連戰的祖父果斷地決定離開故鄉,遷居中國。蔣介石北伐後,除了少數被共產黨佔領的地方外,國民黨掌控絕大部分的中國,聲勢看漲,連家於是就將他們的命運押在中國國民黨上。在當時,台灣從未在他們考慮的範圍內。但當連家在國民黨底下發榮滋長時,壞運降臨了。國民黨輸掉國共內戰,連家隨著戰敗的國民黨,被迫重返台灣。

在台灣,好運再次降臨。雖然連家只是一個基層公務員的家庭,但是他們似乎總有辦法在土地交易中賺了很多錢。連戰在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時代發跡,但從民主時代來臨以來,一直沒有好的表現。身為國民黨候選人,連在兩次總統大選(2000年和2004年),都吃了敗戰。他沒有辦法用他本身的優點在民主選舉中獲得勝利,這讓人對他的能力和優點有所懷疑。他的兒子跟隨他進入政治生涯,似乎也背負著同樣令人質疑的劣根性,也就是只能依靠黨的栽培分配到職位。

第二次總統敗選後,2005年,連戰想要扭轉局面,他決定掌握自己的命運,踏上歷史性的中國和平之旅。身為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這位所謂的中國之子回到家鄉撫平國共內戰所留下的傷口。他受到高規格的酒肉盛宴。他有一天會是帶領台灣回歸老家的英雄。

這讓連戰在2010年12月對孔子和平獎的反應變得如此諷刺。在當時,一黨專政的中國共產黨政權,對被他們關在監牢裡的劉曉波得到諾貝爾和平獎,深感痛心。為了向世界表示盛怒,中國決定頒發其自行設立的孔子和平獎。但這個獎項要頒發給誰呢?中國敲鑼打鼓,熱熱鬧鬧的宣佈,旁無他人,連戰最適合得到這份殊榮。

一個無法靠自己贏得任何東西的人,終於從中國得到傳偏世界的讚譽。他的祖父若地下有知,想必會覺得無比榮幸,但當被問及該獎的看法時,連戰辦公室卻宣稱對此獎項毫不知情。這是多麼奇怪的事情:當全世界都知道這個獎,而且中國自吹自擂,宣揚這個獎要頒發給連戰,而得獎人連戰,卻對此毫無所悉,並且不計畫去領獎。

當替罪羔羊,這是連戰2005年所謂和平破冰之旅的最終諷刺結局,以及中國如何對待他們不再需要的人物棄之如敝屣的例子。中國的孔子和平獎需要一個替罪羔羊來領獎,連戰符合這個條件。因此,連戰的負面反應,使他希望當中國信任的台灣領導人的地位,從此消失。他將永遠被認為是一位不愛台灣卻愛中國的政治人物,並且是第一位,也可能是最後一位得到孔子和平獎而不得不公開否認得獎的政治人物。不管他決定住在中國或是待在台灣,他的狼藉聲名將會一直跟著他。像許多其他國民黨黨員,他可能最後也會在美國落腳。

連勝文追隨他父親踏入政治生涯。隨著這次的槍擊案,國民黨及連家過去和黑道的關係也浮上檯面。命運以及連家選擇跟台灣的關係,或許已經糾纏著他。

虎年對連家而言是報應的一年嗎?對在台灣撈了大錢但心卻在其他地方的連家,這些事件將是最後一個樂章嗎?那些會懷疑台灣因果報應是否存在的人,可以想想台灣1895年的黃虎旗。或許這些事件都是註定會在虎年發生吧。

(譯者為美國德州農工大學電機系博士生,原文請見 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sunshine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9-22
文章: 190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三月 16, 2011 6:07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天真的西方人,台灣,與儒家思想的持續操控

[Jerome F. Keating Ph.D.]
譯者 / 藍唯文

正當中國在世界各地不斷開設孔子學院的同時 (請參考中國官方宣傳論壇),中國國內以往儒家崇高的德性和品格,卻在政府實際的政治操作和獨斷命令下,與現實衝撞而陷入混亂的漩渦。儒家思想裡一成不變的階級制度,一直被獨裁統治者拿來正當化其政治制度,並辯解政令和用來做缺乏法治的藉口。今日的中國共產黨也不例外,但那些政令與獨裁統治的始作俑者,遲早會自食其果。

文化大革命期間,毛澤東巧妙的操縱階級觀念,使青年人相信,屈從他比屈從其他階級結構更理所當然,包括他們自己家庭的階級。因此,青年人攻擊告發父母親與長輩成為熱血愛國的象徵。因為青年人在階級制度裡位階低下,他們很樂意藉此制度發洩他們的挫敗感,同時又能感受做法正當有理。當紅衛兵為毛澤東完成這些卑鄙勾當之後,毛澤東又佈署了另一個階級勢力,也就是軍隊,反過來控制紅衛兵。雖然如此,許多曾經有這些經歷的人,還是著述洩恨;市面上很多以此為主題的書籍就是證明。不過,我們仍然懷疑,中國有沒有從這些書籍得到教訓。

孝道在儒家思想裡一直佔有重要地位。然而,從最新中國民政部呈上全國人民大會提案的跡象,可以看到這些問題開始回頭造成困擾,以及真正的儒家中國早已雲散煙消。民政部想要修改 1996 年老年權利的法案。此修正案要求兒女長大成人後,依法必得定期探訪年老雙親,否則父母親依法有權控告兒女。道德、美德或孝道可以用立法來規範嗎?那真是一個奇怪的法律提案,對一個吹噓儒家孝道美德的國家來說,也是一個很怪異的法律規定。

一些中國政府官員可能認為,一個專制政府的特權政令可以解決之前諸多政令衍生出來的問題。這是不可能的,但中國就是要這樣以法試法。中國在這方面的問題,大部份確實是因為中國過去苛刻的一胎化政策造成的。那個政策帶來不知多少人間苦難,包括強制墮胎和強制避孕,以至於令人懷疑這個政策能否自圓其說是根據任何儒家思想。無論如何,這個政策造成了今天的問題。

在現今中國的政策下,每對夫妻結婚,除了依法只生一個小孩,還立刻要面對照顧男女方四個父母親和可多到八個祖父母的責任。再加上隨俗送財物給官僚制度裡數不清的層級,對每一對薪水加起來只能自足的年輕夫妻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責任。儘管如此,在一胎化政策下,中國的老年人口逐漸增加,而年輕人口則逐漸減少。預計到 2050 年,每四個中國人就有一個是六十五歲以上,扣除其中的兒童總共人口,就可見到時不會有足夠的成年人來工作繳稅,照顧所有的人。這是陳桂棣和吳春桃的《中國農民調查》(英文版書名 Will the Boat Sink the Water?) 書中的要旨。這或許能解釋為什麼其他的統計資料顯示,中國都市裡的老年人自殺率持續暴漲。

跟這個問題有緊密相關的是另一個儒家迷思,也就是信訪權。這個 「向相關當局申訴」 的權利,原見於儒家思想,就是皇帝或統治者仁慈善良,會聽人民苦訴並糾正違法行為。如今,信訪的結果是,淳樸誠實的鄉下人受害最重。他們想要檢舉居住地黨高層貪污行徑,除了公開反抗以外,信訪局似乎是唯一可以求助的機關。因此,每年都有百萬人展開進寸退尺得不償失的卡夫卡式 (Kafkaesque quest) 北京之旅以尋求正義補償。一項 2004 年的研究顯示,實際上只有 0.2% 的人成功達到這個目的。另外的幾百萬人則是被毒打、虐待,結果常常是被關入「黑牢」裡,在首都被剝削利用。這個迷思還存在的原因,是因為政府控制媒體,百姓不知道那些申訴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在紐澤西學院任教的 Qin Shao 教授,就曾在她寫的書 《淹水之橋:中國申訴系統的困境》 中,用另一個水的比喻來說明這個問題。

中國民政部推薦立法照顧老年人,通過希望微妙。一個披著儒家慈善糖衣的獨裁政權,能夠立法規定道德和社會行為嗎?以農業為基礎的儒家社會,是否能轉型適應現代社會,這個議題從五四運動以來各方就一直討論,但是到現在還沒有結論。

不過,當孔子學院在世界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同時,是看清這個幕後非民主的獨裁政權支援孔子學院,統治中國,而處處以孔學當藉口的時候。西方人應該要檢視,為什麼在孔教裏,違法比守法還更被尊重。而同有儒教傳統的台灣人,也應該要省查,中國如何找富裕的台灣來幫助他們脫離自己造成的困境。在我看來,中國並沒有要解決自己的問題,而是想把他們空虛的靈魂強附在台灣身上。

(譯者從事語文與教育工作;原文刊登於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sunshine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9-22
文章: 190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五月 03, 2011 10:2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Taiwan as the World Turns: KMT Legislator John Chiang Wants a Return to Cronyism
Sunday May 01, by Jerome F. Keating Ph.D.

In recent developments in the KMT selection process for the legislature, John Chiang lost a close race to Lo Shu-lei. Though Chiang is the illegitimate son of Chiang Ching-kuo and is called "John the Illegitimate by some," he has still used family connections to keep him on the payroll. Now when the good old boy cronyism did not come trough for him he is crying foul.

Lo Shu-lei is known for her hard work and dedication--more than can be said for Chiang. She is also interested in party improvement; she does not want to be a lawmaker just to parrot party lines. Yet Chiang cried foul and said she was using smear tactics. Is pointing out the fact that you work harder than Chiang a smear tactic? Is pointing out the fact that you care more about Taiwan than Chiang a smear tactic?

John the Illegitimate further covered himself with irony with his cries of being smeared since he used smear tactics to try to discredit the scholars and writers who signed the letter (ref. the April 11 posting) challenging the KMT's abuse of power. Instead of responding to the issues that the letter brought up, John the Illegitimate made all sorts of wild claims with no substance. What goes around comes around and more.

Whether Lo Shu-lei will represent the KMT or the good old boy cronyism will win out, we will have to watch. Follow this one as a KMT parrot tries to claim he was cheated.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sunshine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9-22
文章: 190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五月 18, 2011 8:13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台灣媒體的新聞自由持續退步
[Jerome F. Keating Ph.D.]
譯者 / TOTTORO

台灣媒體近日來面臨的問題是,中國國民黨利用其泛藍媒體,將親國民黨的廣告當成實際的新聞故事來報導。其他泛藍的媒體,則把中國共產黨新聞機構新華社的消息,視之為正常的新聞直接刊載。正如同自由之家所指出的,從馬英九就任總統以來,台灣的新聞自由持續下降。然而,台灣再次面臨的另一個情況是,不僅「馬不知自已的臉有多長」,那些伺候他的人也不知道。事實上,他們現在似乎要逼迫公眾接受,馬其實有一張短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件事涉及一名三立電視臺的記者,揭露了一則親馬的虛假公關策劃。結果這名記者和他所屬的電視台,沒有因優質新聞工作被讚揚,反而因揭露真相遭到批評。

事情是這樣子的。馬英九總統最近出席勞委會於5月1日(週日)在新北市主辦的就職博覽會,以證明他支持台灣人民求職,這都不錯。當馬參觀這個博覽會時,他來到了鼎泰豐餐廳的攤位,幫助某位前來求職的人;餐廳答應協助,攝影機就開始卡啦卡啦拍攝場景。這一切也都很好,畢竟總統幫助那些有需求的市民,是很好的公關。但是,等一下,原來這個求職者是一個「假冒」的申請者。她根本不是要來找工作的,她是事先被安插在那裡來為馬做公關的。而從這裡開始,事情就變得模糊難解了。

這件顯然是假冒、佯裝且事先安排好的事件,到底是誰安排的呢?它是一個單純的假公關場面嗎?它是泛藍電視台希望為馬總統作秀嗎?勞委會王如玄主委是否和電視台官商勾結,以便讓王如玄在老闆面前巴結受寵,並為她的就職博覽會多吸引一些注意力?是總統的首席公關官員金溥聰,希望快點啟動馬英九的連任競選活動,向公衆表明馬是為民服務的人嗎?馬自己是否事先知情?

不管到底是誰安排的,各界接下來的反應是,新聞自由再次被濫用。一名三立電視臺的記者,後來注意到「假冒」的求職者身穿鼎泰豐的制服,因此質疑這個反常的現象。真相揭露了,這是事先安排好的。但是,誰惹了麻煩呢?不是做假的人,而是那個指出馬的臉有多長的人。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照理說應該是一個公正的委員會,但根據往例,只要媒體不發表支持馬政府的報導,這個委員會就會使用公權力來恫嚇記者。這次它立即要求三立電視臺解釋其行為。它還指責三立電視違反「新聞職業道德」。這是什麼話?揭露詐騙的人被指控違反道德,而那些造假和欺騙的人不被指控?他們用的是什麼標準?

在此期間,當王主委真的應該解釋她到底費盡過多少心思安排了這個假冒和欺騙的場面的時候,她卻因她努力工作得不到同情而大發牢騷。主委們設法要討好老闆,甚至總統,這是政治抱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接受和原諒,但一個主委對被揭露的騙局的反應竟然反而攻擊那些揭發的人,就是另一回事了。王主委不是唯一應該責備的對象。NCC的委員會為什麼不想找出到底是誰假造這個公關噱頭?為什麼NCC不調查所有媒體的親國民黨廣告?為什麼NCC不調查泛藍媒體如何扮演為中共吹噓的道旁小販?馬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臉有多長,而他的政府官員可能會試圖掩蓋這個事實。無論如何,現在是時候了,是台灣人面對現實的時候了。

(譯者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博士後研究人員,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會員。原文登於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sunshine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9-22
文章: 1909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七月 02, 2011 9:31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What Next for Taiwan in 2012? The Needs for New Leadership
Jerome F. Keating Ph.D.

The January 2012 presidential elections draw near and Taiwan’s citizens must do some serious soul searching. As they look back at the past four years under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KMT) president Ma Ying-jeou, basic questions must be asked. “Is Taiwan better off now than it was back in 2008? Has the economy and overall status of the nation improved significantly since Ma’s infamous 6-3-3 promise? No president could have stepped into office with a better position and with better support than Ma. Not only did he receive some 58 per cent of the vote, but also by disproportionate representation in the Legislative Yuan (the pan-blue alliance had only 54 per cent of the vote), Ma was able to get an unstoppable 76 per cent majority of the seats. With this majority Ma should have achieved anything he wanted; he could have established any desired progressive programs. What more could a president ask for? This was the ticket for great achievement. Progress would be a walk in the park for an average president; for a competent president it would mean fantastic strides for Taiwan, so what happened? Instead of four years of wished for progress, Taiwan has had four years of mediocre stagnation.

Look at the economy. The few rich are becoming richer while the poor are becoming poorer. The entry level salary for college graduates is less than it was four years ago. The cost of housing has risen sharply; young couples find it harder and harder to buy a home. Jobs? The only good jobs seem to be happening overseas as Ma pushes a one-sided agenda of closeness to China and apparent neglect of Taiwan. The Economic 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 (ECFA) is still only a framework and it threatens to swamp Taiwan’s industries and agricultural sectors. Taiwan is not better off than it was four years ago; it is in danger of sinking in quicksand.

Then there are the disasters. If Ma is incompetent, Taiwan could have at least hoped that he would have chosen competent people. That did not happen. Typhoon Morakot was poorly handled. The US Beef Scandal revealed Ma’s school buddies making promises that he could not keep. Ma had told the US it would have no surprises from him, but it got a big surprise when he had to reject US beef. US-Taiwan relations have suffered since. Add to this, the domestic problems of a decline in freedom of the press, Ma’s condescending insults to Taiwan’s indigenous people, an embarrassed hiding of the flag and the choosing of dinosaur and green card judges. Taiwan finds itself with an incompetent president surrounded by incompetent toady staff. He even lost his 76 per cent majority in the Legislative Yuan due to several KMT legislators being found guilty of corruption.

To be sure, there have been plenty of photogenic pictures of Ma along with high sounding platitudes and untold promises but progress? Not much. Citizens should have learned from Ma’s eight years as Mayor of Taipei. Photos and platitudes were plentiful as well as the tell-tale disasters like the Maokong Gondola, the botched extension of the MRT Brown Line, the Nanking West Circle failure and many others in a city that balanced its budget by welching on responsible contributions to the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Will Ma’ choice for Vice President, Wu Den-yih, add anything to Ma’s ticket? Ma had chosen Vincent Siew four years ago to add an alleged sense of economic expertise; that never happened; Wu will be loyal, but he will add nothing new.

Ma’s own word and credibility are further called into question. Ma had boasted that with his flexible diplomacy, Taiwan is making progress, particularly in its participation in the World Health Association (WHA). This proved to be a sham when a secret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memo revealed that Taiwan had actually been expressly demoted in 2010 to being a province of China. Why was Taiwan’s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MOFA) asleep at the wheel about this year old memo? One has the impression that MOFA secretly knew its content but hoped it would not become public knowledge. When it did, Taiwan’s US and European Union allies protested this maltreatment much more vigorously than Ma’s Health Minister who ended his weak protest with an expression of gratitude for being granted participation under this sham.

Ma’s increasing lack of credibility goes back a long way to as far as 2005, when he promised that he would sell the KMT’s stolen state assets; this has yet to be fulfilled. As for the few that were sold, the KMT still kept the money instead of returning it to the people, so what good was that? In 2005, Ma had also promised he would secure arms sales to defend Taiwan, but in the following three years, the KMT were not a loyal opposition; using their majority in the Legislative Yuan they continually blocked arms bills over 60 times. In the following four years of Ma’s presidency there still has been no progress. The Hong Kong born Ma’s desire to protect Taiwan appears to be another sham.

Finally, Ma’s thinking is last century. He has come up with no new ideas. He relies on the bogus 1992 consensus that even his own people admit was a fabrication. He tries to return Taiwan’s negotiations with China to the KMT’s last century’s party to party dealings with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Despite having all the positive advantages Ma had when entering office, Taiwan’s opportunities have been squandered. Never has so much promise produced so little results. Ma’s leadership is constantly reactive and not pro-active. With incompetent staff his government is constantly putting out fires. Bottom line, Taiwan needs new thinking. It needs to look to the next generation, the next step forward, new leadership and a new and committed Taiwan centric focus. Taiwan has had four years of mediocre stagnation under Ma, so is Taiwan better off than it was four years ago? Not by a long shot; Taiwan cannot afford another four more years of the same.


Other writings can be found at 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sunshine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9-22
文章: 190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八月 15, 2011 7:29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是什麼改變了南方朔?是因為馬英九缺乏核心價值嗎?

[Jerome F. Keating Ph.D.]
譯者 / TOTTORO

我們過去把馬英九和他的領導風格作過許多分類。馬英九曾經被叫做 「馬騙子」、「馬笑話」、「風向球上的變色龍」 等等,不一而足。而最近一次政治評論家南方朔接受採訪的報導,發表於中文自由時報,之後翻譯成英文,發表於台北時報(《馬隨政治風向改變》:南方朔,2011 年 5 月 29 日),又為馬英九的敗壞名聲添上一筆。南方朔說馬英九的邏輯是,「對想統一的人說 『不獨』,並對希望獨立的人說 『不統』。這種利用文字遊戲作法的政府,不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

這場採訪的重點是,馬英九缺乏領導能力和核心價值 (或者是也許他不願意透露自己真正的核心價值觀)。我們早就再次強調過南方朔所指出的重點:馬英九向來都是在形象與公共關係的炒作中悠哉遊哉東漂西盪。有人會想要把這件事情弄得比事實更複雜,但任何人只要密切注意馬英九的八年台北市長和他目前三年多的總統任期,並把他的言論和承諾與他的表現作比較,到最後都會顯出一個簡單的跡象。也就是,人民到底能不能夠 「看穿」 馬英九和他的炒作伎倆,為什麼能,又為什麼不能?

南方朔的說明,言簡意賅。 「因為沒有核心的價值,所以馬政府事實上永遠都在騙每一方的人;欺騙台灣人,欺騙北京,欺騙每一方的人。最後,謊言將被識破,他將無法對兩邊打圓場。我認為最近世界衛生大會 (WHA)事件,(編註:WHA秘書長私下寫信要會員國把台灣看成中國的一省)是北京對馬英九的警告。」

採訪中還有更多有關 ECFA、北京和國民黨的內容;我們當然也希望許多台灣人能夠越早看穿馬英九越好。我們真希望當時訪問者有進一步詢問這位一度是馬英九的支持者的南方朔,究竟是在什麼時候終於看清事實?是什麼原因造成他這種改變?如何引起?由此引導,也許他可以激發那些仍然沉迷於馬英九的炒作欺騙和形象中的人。他可以指出,由於馬英九缺乏核心價值觀,他所有信口開河無法兌現的承諾。

(譯者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博士後研究人員,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會員。原文登於http://zen.sandiego.edu:8080/Jerome)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sunshine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9-22
文章: 1909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十月 30, 2011 9:07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馬英九不曾有過的政治授權
[Jerome F. Keating Ph.D.]
譯者 / TOTTORO

即使不是全世界,至少在台灣馬英九總統喜歡吹噓所謂 「九二共識」 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九二共識」 根本就是馬英九的好友,也是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所捏造的。不僅如此,看來蘇起虛構一個謊言還不夠,現在還想再替馬英九從未有過的政治授權發明一個新名詞,美其名是馬的 「政治授權日漸式微」。

根據中央社近日的一篇文章,蘇起在美國馬里蘭大學演講,紀念國際法學的著名教授也是前馬里蘭教授邱宏達逝世。蘇在他的演講中說,由於台灣國內的分歧,即將在 2012 年 1 月當選的台灣總統候選人,因為目前 「政治授權日漸式微」,將面臨更多的障礙。儘管人們可能不禁要問,最近到底發生什麼事,造成馬英九政治授權削弱?但事實是,台灣的選民從來沒有給予馬英九所聲稱或佯稱的 「兩岸關係直接談判」 的政治授權。這些 「政治授權日漸式微」 的言論,是馬英九用來騙國外,特別是針對中國和美國政府的的一個虛構謊言。

三年以來,馬英九不斷的解釋和 / 或為自己辯護,他對中國倉促的全面開放,是他在 2008 年總統大選贏得 58% 選票的政治授權。但不幸的現實是,在這方面,當年的選舉並沒有任何授權。馬的唯一授權是經濟;選民希望他實現的是,早己臭名昭彰的 633 經濟承諾。此承諾與馬英九的經濟顧問在大選前的預測相反,馬執政不久後就慘遭失敗,台灣的經濟財富遭遇重挫。不論如何,馬英九如果有任何人民的授權的話,應該是經濟授權。

這些授權混淆不清,只是馬英九玩雙面人手法的一個例子。一方面,馬英九給台灣選民他將提高經濟標準到新高的印象。他選擇蕭萬長為副總統就是為了證明此事。此外,國民黨因為過去是一黨專制的政黨,馬英九藉此操縱和控制,誘使人民相信它是會拼經濟的政黨。但這些做法,在 633 的承諾全盤失敗後,很快就破局了。

馬的另一面則是他面對世界的一面,特別是對中國和美國的領導人。馬英九向他們聲稱,他是解決造成目前兩岸緊張局勢糾紛的理想中間人。馬自稱是會帶來和平的人;畢竟他有來自人民的 「想像的」 政治授權。他的政策會緩解緊張的局勢。但在這一點上,他也在多方面都失敗。第一,因為他 「想像的」授權並非基於事實;第二,因為中國和美國都把他當作聽差的小弟,為他們各自的目的效勞。馬英九迷失在想像的形象中,以為自己是偉大的和平締造者,甚至看不到自己處處被玩弄。這就是為何無論誰在 2012 年 1 月勝選,都將面臨許多和中國談判的障礙,也是蘇起「授權式微」 藉口後面的真相。蘇的說法是一個掩飾的預言,也就是國民黨自己也逐漸了解馬英九的無能和他騙人形象的弱點。他們也意識到馬英九的謊言,人民已經不買帳了。馬英九可能會輸掉這次的選舉。

因此,對台灣選民而言,這代表什麼呢?首先,要面對的問題是,他們是否還要另一個馬主政下停滯四年的經濟。儘管在他就任時有完美的政治結構,可讓他全面控制立法院和總統職權,馬英九承諾的政策並沒有奏效。即便原本預估的遊客數目完全實現,對中國遊客開放,也不會對經濟有顯著的影響,但事實是,連預計的人數都沒達到。其次,備受吹捧的兩岸經濟框架協議 (ECFA),因馬英九的強勢,沒有經過立法院適當的討論、參與、和檢討,結果變成是一個值得商榷的空殼花招,看來是少數富人可能獲利,但一般台灣人民不會有好處的協議。一般的台灣人不但不會獲利,他們甚至有倒大楣的危機。馬英九不僅是在經濟上過分依賴中國,即使在主權問題上也是一樣。正因為如此,蘇起至少在兩岸關係方面說的是掩飾的真話。不管是藍營還是綠營當選,誰都會面對艱困的情勢。馬英九和國民黨在台灣國外所虛構的幻想和期待,將會落在一月贏家的肩膀上。

然而,對選民而言,幸運的是,反對黨所提出的候選人,不僅更懂得經濟事務,也不會試著對台灣裝一個面孔,然後對世界另外裝一個面貌。這是健康的情勢,也是對民主的加分。假如,有一名候選人替國家挖了個衰運深坑,人民實在沒有必要在下次的選舉中跟著陪葬。

(譯者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博士後研究人員,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會員

【管理員:本欄出自FORMOSA CONNECTION】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Formosa Connection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8頁(共8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