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說與做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野侍一郎特區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251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二月 14, 2016 11:4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做與說 (一)

之前我曾經批判陳茂雄,他曾批評綠營台獨只說而不做,那是在2013年,綠營在政治局勢尚處於絕對弱勢的時候,在那個時候能做的多數也只是一些零星的抗爭,和繼續強烈地主張之外能做地並不多,因此能說的必定不能少,否則可能就此消聲而匿跡。後來的白色運動、太陽花運動,造就了柯文哲的崛起,同時國民黨開始崩解,而後再加上國民黨自亂陣腳,加速了他的潰散。周子瑜事件其實算是上天助台灣的臨門一腳,也是壓垮國共聯手寫的劇本的最後一根稻草,同時也或許是,點燃台獨前景的一根小蠟燭。

星火燎原的前提必定要先有星火的存在,周子瑜自然而惶恐的鏡頭,觸及了台灣人心裡最深沉的憂慮,也清楚地看清了中國最猙獰的原貌!「納粹抓人」的寓言,應該讓許多台灣人因而領略了許多吧?!國民黨和共產黨打台獨不也是如此,原來海外黑名單只是第一批,再來是黨外第二批,民進黨綠營第三批,現在來了揮中華民國國旗的第四批,那麼第五批呢?剩下的台灣人你是第幾批台獨呢?當然早準備當強國順民的人,他是不會在乎太多也或許就繼續裝睡,原本無知就是愚蠢的前兆。

即使到現在,在台灣即使是綠營,也還有很多人對獨立,仍是悲觀甚至是絕望的想法,所以多以量化先行作為立論基點,我批判這些包括綠營的銀樣蠟槍頭知識人,也非始於今日。獨立絕非易事!以色列甚至在強敵環繞下走了千年,當然如果有人問我,甚麼時候可以台灣獨立,我也沒有辦法確切詳細給答案,但是堅持理想絕對是最必要的信念!如果以短期的政治局勢觀察,往前推至2013年時,有誰能確認國民黨敗局?甚至到2014年柯文哲能勝選台北市之前,有幾個人能預測今日國民黨兵敗如山倒?連國會都可輪替!

我厭惡綠營的某些蛋頭學者知識人原因在此!量化無法解析理想,無法掌握現狀就推估不了前景、也創造不了前景!耽於量化使之忽視了理想,無法確立或鼓勵人的價值性的知識,即是一種死的知識、無用的知識!即使你讀了再多的理論,是自始根本無用!而裝了一些無用的知識於一頭,當然就成為無法成型的蛋頭。最近有人寫了文章,內容大概是「擋得住火車、就擋得住戰車」,我不是要訴說理想都必定達成,但是不堅持理想終將難成!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251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二月 26, 2016 8:53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做與說 (二)

彭明敏在1964年,和他的學生謝聰敏、魏廷朝,起草「台灣自救運動宣言」,我一直把彭明敏,比擬成日本幕末有名的吉田松蔭,他所帶起的思想的崛起的位階,其實應該也不下於吉田松蔭,我想鄭南榕、甚至之後的台獨運動,多少可能應也有受其影響。在日本歷史學上有所謂的「if禁斷」,也就是歷史不應或不該使用「如果、假使」等論述,因為撫今追昔很容易把必然和偶然混淆,也就是「如果、假使」沒有彭明敏,可能一樣會出現鄭南榕,或者產生台獨運動照樣會進行。

可是沒有彭明敏的「說的台獨運動」,或當時沒有「說的台獨」的空間的時代,那麼如何造就之後鄭南榕?或者其他台獨運動者的思想提起?或啟蒙動能的動機如何產生?當然現在再回首1960年代,當時如果沒有彭明敏,也許也或許,會有其他人其他事件帶動台獨思想與運動,但是可能就必須用創造小說情節式地創作了,這可能就是歷史學的「if禁斷」最深切的意義。歷史如果可以用時間放任調節,那麼必然跟偶然就無法或很難分辨,當時間點可能是視為必然,時間一變遷,可能只是一個偶然,或者幾個偶然接連之後,卻又變成一種必然,這可能就是歷史的硬直性。

歷史可能是擁有「if禁斷」的硬直性,但是未來卻是相反地,它是「if活躍」,也就是充滿了「如果與假使」,飽含各種可能!我討厭所謂的中華文化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在於所謂中華文化的愛題者,正是錯置了歷史和未來的方法論!對歷史多用假設或假說,對未來卻是設定導出硬直性,假設了許多自古以來,硬直地指出從今以後。台灣由於國民黨帶來的這種,所謂中華式的餘毒思想的控制、感染,可能就是台灣獨立最大的困難與障礙!

近日台灣社會的話題,所謂國父不國父的問題,其實這正就是國民黨帶來台灣的,中華文化式的餘毒,的具體而微的表徵問題!國民黨強押給台灣的歷史教育,就是用了無數的假說和創造,然後強定甚麼國父給你,也就是假設歷史、卻以此強定未來,而造就了台灣簡直成為柏拉圖的「洞窟的比喻」的真實版境界!現在還有長久居於國民黨所造洞窟的洞窟人,居然還聲勢浩大地要選該黨的領導人,這些人住慣了洞窟,看慣了火光投射在洞壁的影子,當走出洞外對於陽光所指的實體實物,無法認知辨識而排斥,甚至語無倫次、哭天嗆地!

無知是愚蠢的前兆,但是國民黨的餘毒所造就的這些洞窟人,卻是已經成為一種突兀而可憐的存在,國民黨所帶來假設、假造的歷史,強定未來的誤說,卻能囫圇吞棗的蠢做,就是我一直到今日鄙視也輕視,所有投入國民黨的人的原因來由!而中國的散風點火,其實也是荒唐的風涼話!既然那麼在意孫文是不是國父?那不妨就拿去承認不就得了!13億中華兒女的承認,何必在意台灣一小撮人的反對呢?有的人是「只說不做」,有的人是「只做不說」,可是中華文化的病毒帶原者,卻通常是說和做不同調、甚至反調,打擊台獨有如除毒,卻對自身的毒甘之如飴,這應該就是中華文化病毒帶原者,作為一個人先天性的悲哀!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251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二月 27, 2016 8:1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說與做(三)

老實說現在只是立法委員初試啼鶯,或者孔雀初展屏的階段,也是綠營戰鬥集團摸索合作的階段,我倒認為不是甚麼壞事,力求表現就是來自於競爭壓力,當然這個同時他個人的政治市場價值,也會一直被累計,碰撞會產生火花原本正常,而有沒有辦法控制火勢?可能得要520之後,正規軍上場才能看出端倪,也才有辦法主導控制整個戰場。現在其實只是就好像會前賽階段,委員們不用太急,人民看倌們也可稍微輕鬆看待,倒是釘住黨產異動、政策偷跑,必須要謹慎實質看管。

其實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等,在掌權前也曾經有過錯誤的決策,失敗的戰役或灰頭土臉的時刻。織田信長攻打北陸朝倉氏,被他的妹夫淺井夾擊,簡直是抱頭鼠竄,留下當時的羽柴秀吉(之後的豐臣秀吉)斷後,才得以斷尾求生回岐阜整軍回擊。豐臣秀吉為了討好攏絡德川家康,還叫他妹妹朝日姬離緣轉嫁給德川家康,德川家康受不了武田信玄的故意挑釁,被打到落花流水、殘兵連夜奔逃到挫賽,他還叫畫師把他的落魄像畫起來保藏,告誡他的兒孫,也就是失敗有時候也是成功的契機,端看有無掌握思辨的智慧腦力。

我們只是「命運共同體」,而非「生命共同體」,我們都只能各有職司,選票可以把他送上政治舞台,卻無法造就他成為政治家、或成功的政治家,與其在煩惱這些事,我個人卻一直在煩憂綠營的「執政在野」的部分,有否應運重生、或昇華轉生的可能?也就是我之前也提示過的遐想,例如:台聯、基進側翼、自由台灣黨等,是不是可以考慮整合的問題,或許自由民主黨、或台灣自民黨,應也是一個方向。國會不會是唯一的戰場,運動者應該是隨處都是戰場,或者自己創造戰場,而真正英雄,是有能力自己搭建舞台的人。

我文章可能寫得比較慢、比較長,其實我要說的「說與做」,就是要指綠營中「執政在野」的運動分野,史明似乎也說了,台獨獨立運動,並不是只有抓運動革命對象出來罵,就是台獨,這是「情感台獨」,而是要有思考觀局勢、尋找可能的步驟推展實踐的「理性革命」。所謂綠營的「執政在野」就是要有分工合作的思考,民進黨已經實質執政,他要考慮的是如何做?同時也專心地做!而在野的,或許是結合成「自由民主黨」,或者也是分散的台聯、基進側翼、自由台灣黨,卻可以不斷地「說」,「說」正就是對釐清概念、思想,最民主的作為!也才是尋求同理心共同合意的作為!而這才是能否團結的根源!

國父是甚麼碗糕?三民主義是甚麼碗糕?甚至中華民國到底是甚麼碗糕?為什麼不能說?對不對,在言論市場自然會有反應!限縮的言論,不只違反自由、也違反民主!能說、能不能做?當然是未定之天,但不能說,就很難有能做的可能。民進黨正準備執政,誠然現在並不須說太多,要思考的是,要如何做?而執政在野的泛綠人,當然是要繼續不斷地說,是分工分進也是合作。我個人在選舉底定之後,心情卻已經在野,所以我個人情感,現在反而是關心泛綠的自民黨(或者其他名稱),能否成形?甚至個人想建議彭明敏去找史明,一起出來號召結合組織泛綠自民黨,一個運動者的台獨政黨,選舉只是一個過程手段而不是目的。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251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三月 07, 2016 5:5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說與做(四)--柯文哲的頭與嘴巴

想來柯文哲也已經當上市長一年了,可能新鮮感或蜜月期已經接近過期了,人氣雜音漸漸浮現了,他的底力也開始漸次明朗,究竟急救中心或外科開刀房的主任,和院長的能力需求是有些不同,可是柯文哲好像過慣了單兵作戰的日子,要指揮軍團可能也沒有他想像地簡易。說和做,不是那一個重要、那一個優先的選擇,其實都是腦力思考後的判斷選擇,如果缺乏了思考可能容易變成暴言暴走。

二二八柯文哲又去挑戰甚麼雙塔,人生態度勇於挑戰都是值得鼓勵,他想以汗水代替淚水,個人情操也值得尊重。但是對於二二八的本質,是不是只是該用這種高貴情操、其實只是一種情緒對待或看待呢?柯文哲的祖父據說也是受害者,不過是被折騰之後回家病重而過世,可是二二八當中,有多少人莫名其妙一去而不回至今仍不明,是否也要他們家屬後代以汗水替代淚水,寬容而大量地學習這樣的人類高貴而困難的情操呢?

有人開始批判柯文哲,應該心存市政、少些噱頭花招,我倒是不那麼認為,如果不耽誤市政,他要再去挑戰甚麼雙丘、雙星?那也都無所謂,但是嘴巴與體力意志充沛的同時,頭腦也必須快速思考跟上,否則可能就會繼續暴露暴言或暴行。許多人也都希望二二八,能不要繼續悲情怨恨或趕快過去,可能連加害者,也更是如此盼望!但是就如姚立明也都是到德國留學時,才見識到甚麼是二二八,而就算是現今台灣,真正了解二二八事件的才有多少年?多少人?而且執政的國民黨,又一直是用欲蓋彌彰的心態與作為,這是可惡於先、又再可惡於後,這才是使台灣社會難平或持續不平的主因。

柯文哲為何會選台北市長?也才一年多以前的事而已,是不是他也開始模糊了記憶?不平而鳴、奮力爭取公平,本質不就是如此而已?!難不成他是因為對公懲會、調查局的怨與恨?如果只因他的個人的怨與恨,我想不會引起太大的共鳴。現在他已如願得以平反,卻開始訴求高貴的情操?就如同在他參選之前,如果勸說他應該為社會平和,醫院的聲名為重,以汗水代替淚水,寬容大量看待那些醫院同仁、公務員錯誤的瑕疵,那你出來參選是為哪樁呢?單就這一點柯文哲技術、腦力可能是頂尖,但是人文思考思想內涵卻可能有待加強!

坦白說,最近看柯文哲的表現負面多於正面,特別是嘴巴跑在作為之前、作為又跑在腦力之前,開始顯現了說做不協調,甚至說做不搭調出現頻繁。一個路邊停車收費,要強推ETG卻要人工收費加收二百或多少,但是同樣的政策,如果用人工收費訂定標準,用ETG則可享受打折,轉換一個說法應該感受天差地別。然後憲兵搜索押解人民這種大事件,柯文哲卻可以風涼地說,別把軍方打趴了!而且他就是不喜歡這種鼓譟的社會風氣,他大概也已經忘了,他就是這種所謂不平而鳴鼓譟的社會風氣,最大的受利者!習於看表面看不到本質,勤張嘴、懶動腦,已經快要變成柯文哲的表徵了!

權是right、力是power,也就是當你做得不對時,你的權是會被懷疑或否定的,國家或是軍方都是權力的擁有者,二二八的本質之一是,國家軍隊用他的力power,以鞏固他的權,所以他可以予取予求!柯文哲這一句:不要抗議憲兵任意搜索人民案而打趴軍方,這個說法和這個思路,證明柯文哲的腦袋,已經跟不上他的技術和職位,擁有權與力的軍方,為何會被打趴?可能的狀態是:力不如人,一個就是你的權有虧,也就是你是不對的,查明你的不對,就是要導引你作對的事,而不是隱藏掩埋各種不對,來求得對而和諧的表象。

奉勸柯文哲,多動腦,如何用對的方法,經營對的市政,而不要先學了政客大頭症,要作之君、作之師,想教化民眾、風行化育社會,而且對自己不擅長的人文科學、文化諸般,多讀書、多思考、少開不太行的尊口!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野侍一郎特區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