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時論.私論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 20, 21, 22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野侍一郎特區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七月 10, 2017 1:1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道理不求、何來道德

道理是甚麼?我們常常說了一生、用了一生,卻可能始終沒有明白過,他究竟是甚麼?當然也可能沒有付諸過關心究明其義。它可以是事物的規律、情理的緣由規範,有時候它像極了邏輯,或者它就應該是邏輯,只是邏輯必須經歷辯證,而道理卻只要主觀主張,所謂的中華文化,拙於辯證或根本缺乏辯證,因此不講邏輯光講道理。

有了道理、就可肖想道德,可是甚麼是道德?就連蘇格拉底都承認對德或道德根本是無知!而他比許多人都聰明有智慧的地方,就是他知道自己對道德是無知的。坦白說,我個人也沒有蘇格拉底的智慧,他知道他對道德是無知,我卻是不知道道德是甚麼碗糕?而且有一個毛病一直沒有治好,一看到道德光環就厭惡反胃!

我一生好辯,而且把辯當成比劍,辯論才是我的求劍之道,沒有甚麼道理也無謂道德。林飛帆先批民進黨、蔡英文墮落,的內心無形中反射,正是想先披起道德武裝,而不是道理的追求,或者邏輯的陳述。理的型、邏輯的構造不先建立的批判,無從辯證!不經辯證的道理,只是成為攻喧的工具!太陽花運動,嚴格審視令人動容的是,即知即行、一鼓作氣積極的動能,但是沒有當時濃烈反傾中的社會氣氛,太陽花可能無能應運而生。他和台獨運動是從無或少當中,長期集氣醞釀的型態不同,他是氣已成、爆發而型變產生,他沒有、也不須理論的建立,或者根本是缺乏的,說他有如衝浪即是如此。

現在的台灣到處是「某某某帶風向」,配合臉書等傳訊工具,疾行如風易於捲起浪花,徐如林,在社會已經不太討好,台獨運動有如昨日黃花,已少有人聞問的感覺,因為台獨運動必須要注重,理論的建立和辯證,同時也要審時度勢,很緩慢不易見成果,但是台獨最終追求的是尊嚴的價值!所以執著能獲得尊敬!太陽花運動或一些抗議的活動,或能一鼓作氣,卻可能再而衰、三而竭,可能有令人激賞之處,卻未必是尊敬!能帶風向、引風潮,卻未必能成就尊嚴價值。

如果還有年輕台獨運動者,我應該是要被歸類於老台獨了,這算是一種呼喚、也是一種鼓勵,台獨辯證求的是劍道、而不是劍術。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七月 12, 2017 11:01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戰與非攻

第一次到北海道函館五稜郭,可能已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可是記得在入口看著說明圖和實際壕溝的建設,就耗掉大半的時間,看著星型的日本第一座西洋式的城,心想建城者應該不是基於美觀,而應是實用。當時已經是槍炮的時代,但是為免誤殺同志,即使是刀槍時代,每一個進攻都應該是一個正面,而不是前後參差,因此星型的城堡建築,使每一個攻城的正面,都要面臨兩個斜面的防守,用幾何定理三角形的任何兩邊都大於第三邊,也就是進攻正面都將面臨多的兩個防守斜面。

如果再加上近代陸戰攻守比率攻三防一,一人防守可能要三人攻擊,我終於理解我伯父,曾經在西新宿超高層區佇立許久的緣由,因為我也似乎曾經有跳脫時空,和五稜郭的建城者武田斐三郎交談的感覺。日本由於鎖國所以火繩槍的發展緩慢,武田斐三郎建造的陣地內,運送彈藥的壕溝和土堤的距離,似乎可以看到火繩槍三段式的槍構影子。人生果真不是只有追求善與美,真的追求也是一個難得的人生趣味,哲學由思考開始,文化則由觀察展開,但是似乎也能融合交會,而且可能跳脫時空的桎梏。

看到中國幾萬人攻台的說法,這可能就是中國人或中華文化,光講道理、不論邏輯的最典型例子,中國要攻台有許多可能的方法,最直接而有效的其實就是飛彈攻擊,因為連空襲都會面臨台灣的抵禦和反擊,圍城只圍一個台灣海峽和沒有圍一樣,只是耗費中國的軍力而已,台灣吃麵包牛排和海上解放軍對峙,你說誰比較有利?要圍一圈要出動多麼龐大的艦隊,而且要圍多久才有效呢?海上的解放軍要不要補給呢?而台灣只要尋求任何一個點攻堅突破,就可擾亂破壞包圍鍊。

如果計算現代戰爭的攻防比率,中國要出動多少艦隊才能有效攻擊呢?中國有多少艦隊應該也不難估算,除非台灣的軍情單位都是在打瞌睡過日子,而現代戰爭的登陸攻防比率,保守可能都要以六比一估算,台灣有多少海岸線可以登陸作戰?這可能也無須軍事專家就可判斷計算的!所以結論是,中國不可能撤掉千顆對著台灣的飛彈,因為那是他唯一能打的戰爭!但是也要保證一批飛彈就讓全台戰機無法升空,否則也要準備接受反擊!當然如果台灣有一艘航空母艦,那就對準長江大壩反擊,也夠讓中國手忙腳亂的了。

因此台灣兩大痛腳弱處,一個是中國的飛彈攻擊,另一個真的就是在台支那第五縱隊,和被嚇傻的滯台支那人!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七月 13, 2017 8:1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左派的道德需求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我來給你贊聲「社會主義的問題是,別人的錢,有花完的一天。」,我再補上狗尾續貂「社會主義餘剩情懷,造就了世間有救濟不完的貧困,因為窮是越救越窮。」

台灣所謂左派的社會主義青年,打抱不平的方式是資源均分或財富平均分配,也就是主題主旨就是平等!這是原始左派追求的原點!而原始右派追求的一直是自由,其實真正的原始平等或公平,應該是自由!也就是開始即平等或公平不設限,而不是結尾公平或或結果平等。

就像開放自由採葡萄或果實,才應是公平不設限的平等,有人勤快、有人動作慢、或者懶惰,所以不應是採完果之後均分果實,結果的平等,其實是建立在過程的不公平(不平等的付出),社會主義對於平等的處理或追求,可能一直在採用不公平的思考和手法,而卻又不自知,所以他必需要道德當裝扮。右派或自由主義追求的是自由而不應設限,除了財富不設限、當然也包括身分不設限,而這才應是平等的最深奧義與原意。

右派或自由主義對於財富,是主張或採取積極創造獲得,而有別於左派的財富平均分配的消極平等思考。而所有左派或社會主義,其所有的成就,其實是在均分貧困,拿非自我創造的財富,來救濟或消除貧困,當你的貧困能由別人的財富中得到緩解,你還有需要勤奮的理由或動機嗎?

社會主義或左派,說穿了只像是另一個宗教濟貧團,宗教利用了善和信仰,拿別人的財富濟貧,所以社會主義必須擁抱道德,做武裝或裝飾,這才是所謂的社會主義,打抱不平的情愫本質或真面目!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七月 24, 2017 6:2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無效的批評、有效的擾亂

我說過我無意為蔡英文、林全內閣、民進黨執政做辯護,我不完全是實證主義者,也不完全是經驗主義者,但是所有研究哲學者,在解析現象時,就算不用邏輯歸納法,也要在現有的實質證據中推論。一例一休沒有好壞、對錯的絕對標準,更談不上喜不喜歡,但是卻有相對的比較可能。

反對一例一休,可以,批評一例一休,更是理所當然,因為和我們普羅大眾生活息息相關。但是你究竟反對甚麼?批評的說法論調是否經得起檢驗?還是你的反對,是因為情緒,批評也是基於情緒,那麼實質證據對你來說,是沒有甚麼意義!因為你可能就是柏拉圖「洞窟的比喻」的現代真人版!

看世事有時候可能用調適心情或角度的方式,也沒有錯、或有太大的損失,雖然有時不免可能流於阿Q,但是即使是阿Q也不全然是損失。看立法院丟水球、撒冥紙、撒粉,看反年金改革者追著蔡英文全台跑透透,坦白說,別人怎麼看我不怎麼清楚、也不太在意,因為別人的情緒要好要壞無關我事。

我個人倒是心情還不賴,因為藍統一派,現在像跳蚤、像熱鍋螞蟻,而且還有至少三年(很可能七年),讓他們跳腳、跳頭、跳到天昏地暗,日常被鬱卒烏雲壟罩,我的心情就無來由地輕鬆得想吹口哨,啊!這就是民主迷人之處!我感謝蔡英文、民進黨都來不及了,所以不想過度批評,你要稱我綠蠵龜、綠蛆都無所謂,因為你罵我,也改變不了當下的事實與現實!所以為了維持我的好心情,我決定繼續支持蔡英文民進黨,讓藍統紅繼續跳腳、繼續追著總統全台跑透透,以前綠營追馬英九也追累了,換組操勞,也是一種另類的轉型正義吧!

不過要注意的是,支那在台第五縱隊和綠營‟爬呆組”,這是戰爭,台灣的民主戰爭!而且台灣現在還處在戰爭之中,只贏了一個戰役,並不是贏了一個戰爭,千萬不要搞錯了!一個減香環境議題,被見縫插針成滅香話題,如果還不能察覺支那第五縱隊的伎倆,只會拿香跟拜,那麼中國的「入島」之後的「入心」,顯然已經成就了戰局!而一些綠營的‟爬呆組”也從旁協助,批起公務系統,坦白說公務系統發給武德宮的公文,會被解釋為滅香,而且還引起風浪,有問題的應該是,會被謠言輕易煽動的社會體質,和不求甚解的批評,還有就是不具備戰爭判斷力的混腦!

我沒有特別喜歡或不喜歡一例一休,我也不拿香拜(我不是基督徒),但我也不反對拿香,甚至認為沒有必要特別呼籲減香,信仰就讓它自由自然(或可用冉),不需要用太多的理性去壓抑或驅使感性,但是愛護環境的最深層或最極致,其實也是一種感性,只是這種感性是由公部門提出,可能會造成一種無形的壓力來源,不理想但並非是錯,可是被惡意運用操作,就必須力抗反論!這可能才比較接近所謂的正義吧!

說台灣的宮廟都是綠營支持者的人,不是頭腦爬呆就是另有居心!就像現在台灣的村里長,傾向藍營的沒有九成也有八成九,砍斷藍營的黨產,只是讓這些村里長斷了國民黨的奶水,支不支持綠營?還在未定之天,別太天真了!紅色的共產黨,現在應該正虎視眈眈,想替補國民黨成為新奶水供應者,這可能才是這一次,減香變滅香的根由吧!

「外銷訂單」數據,戳破「工總白皮書」的漫天大謊!
http://pfge-pfge.blogspot.tw/2017/07/blog-post_21.html#axzz4ncmqcUAT

武德宮拿出的滅香證據公文,反而證明滅香是謠言吧
https://www.wetalk.tw/thread-64707-1-1.html

【紅色假新聞】滅香、年改重傷蔡政府 造謠源頭遭爆來自中國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21235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八月 02, 2017 10:0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無效的批評、有效的擾亂(二)

暴發戶和富二代三代有時候很雷同,被忌妒、被歧視或輕視、下馬評,主原因可能是因為財富的聚積擁有,並非來自於傲人或過人的能力,而是非自力性的機運,或非選擇性命運,簡單說,就都是非人力、非能力性的財富所得。暴發戶或富二三代,如果能懂得隱晦,倒是令人羨慕之外也無法多言,但是暴發戶或是富二三代,如果只知炫富,則是招惹厭惡鄙視的主因!暴發戶可能得自於機運,富二三代則是命運之前即已注定,也就是兩億精子哪一個得標達陣,都是相同的命運。

甚麼是莽夫?很難一下子完整定義,但是有一個主要而明顯的特徵,思慮欠缺、體力無虞、行動迅速,或者判斷力薄弱、爆發力十足。可是人世間總是有太多不公平,假使莽夫又獲得絕佳機運成為暴發戶,如果偏又愛炫富,那就是一個慘劇,因為既招惹厭惡鄙視、又讓人頭疼難當。

太陽花子林飛帆,又跑到凱達格蘭道原民抗爭團體,去放炮兼散發太陽花運動剩餘能量,果然博得聯合報系青睞有佳,其中我只看到:「原民抗爭已有160天,原住民訴求非常好理解,政府應該要給個答案而不是空口說白話,讓族人在凱道上等待。甚至批評姚人多已經不是民團,是當權者(掌權者和當權者有必要分疏清楚)這種對待抗議者的方式,和國民黨有甚麼兩樣。

我不認識姚人多,甚至之前因為台獨沒有市場的說法,惹惱本人發了幾篇反論文,但是姚人多以一個當權者,先尊重體制內的原民組織,這可能是權力正當性的選擇做法,體制內的原民組織,至少先得經歷選舉的民意,請問這些原民團成員代表性,有何被認證的過程?簡單說,成員的形成可能漫無標準,台灣的民團最大的弊病,可能就是過度放大了自己的權利,你可能連一個原民村、原民里的選舉經營都未認真過,你是如何能證明你的代表性、代表力?

林飛帆可能把太陽花的成就過度擴張,現在看起來簡直像足了運動暴發戶!思考邏輯薄弱又像莽夫,蔡丁貴在立法院擺攤多久?好像也未聽過這些太陽花子說過甚麼,蔡丁貴主張的還是攸關國族,比起這些原民團為部族權益,好像更崇高許多吧!姚人多或民進黨,哪裡和國民黨沒有兩樣?這些抗爭的原民團,有被沖水、警棍對付過嗎?說這些太陽花子,開始現出有如運動暴發戶的嘴臉,因為當時盤據立法院內其實是被保護住,真正的衝組烈士是在院外,享受沖水警棍洗禮的人!

所以被保護住的林飛帆才說和國民黨沒有兩樣,老實說,就是這句話踏到我的紅線!就像當年李筱峰,批評阿扁一家人比國民黨還可惡,惹怒本人反論痛批。這種無效的批評、有效的擾亂,就像成為暴發戶的莽夫,判斷力薄弱、邏輯混亂,又性喜刷存在感有如炫富,實在令人厭惡至極!

弱者或許值得同情,但是是不是有理?那倒是未必!浮浪者(或台灣所謂的街友)是有該同情之處,但是佔據車站要道主張權益,有理嗎?1999年的東京都人就給過答案了。弱者不一定就是有理,同情弱者也不是因此道德高尚,不論理光講情,除了腦筋不靈無用之外別無其他!

http://upmediawebmag.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21925
http://www.storm.mg/article/308367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八月 10, 2017 12:0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台日運與道

日本和台灣,可能才是正真正銘的兄弟之邦,有時候還真像難兄難弟!1995年阪神大地震、1999年台灣921大地震,日本311大災、台南大地震也受災。政治上,安倍政權席捲復出、台灣民進黨也跟進席捲台灣政壇,安倍政權三支箭直向經濟,經濟維穩之後就是刀向憲法改正(主要是憲法九條修正)。坦白說日本的憲法九條不修正,日本要說是完全獨立有點不真實,特別是在美中、美俄的高度衝突地帶,想要以和平天使的姿態保住和平,有一點過度一廂情願、或者根本是天真!

日本倒安倍的氣勢似乎已經成形,而這個背後反對黨(特別是共產黨),和左派氣息濃厚的媒體(朝日、每日),當然也應該有自民黨覬覦權勢的政客,暗中推波助瀾唱衰安倍政權之外,更是以加計學園的獸醫部新設問題,偏頗引用前川喜平前文部科学事務次官的証言,找到了大合唱的調,日本52年以來獸醫學部,一直沒有新設的問題少被談及引用,主要針對的是安倍首相加壓的問題大肆渲染,而其真正最核心的政治打算,除了拉低安倍的支持率外,也使憲法九條修正遙遙無期。

而這可是同時滿足各方勢力的計算,後安倍的勢力得以抬頭,憲法九條修正有效阻止,媒體搞掉首相的影響力獲得滿足之外,也給有機會即將上台的新勢力先前下馬威。但是真的是日本的國益、國利嗎?那可能也未必!甚至根本的反向行為也說不定。安倍的後繼者,有無能力經濟維穩或開創無跡可尋,放眼日本政界,國際格局能和安倍相提並論的幾乎沒有,像安倍一樣友台的大物政治人物也幾乎沒有!

台灣和日本,即使面臨的問題本質不盡相同,但是相似之處卻又讓人不禁嘖嘖稱奇,日本有朝日、每日的唱衰、和政治期待的機構效應媒體報導計算,台灣則有聯合中國時報(光名稱就可知其所以),反對黨的國民黨和水面下不可忽視的共產黨,根本是孿生難於分辨!再加上覬覦權勢的綠皮紅藍白骨的政客,即使未合唱也時常小調互相應和,每日凸顯民調目的卻相同只有一個,拉下當權使自己的機會擴大,心思不難理解、心意卻令人厭惡。

日本有加計學園獸醫學部的扭曲報導,台灣則有年金改革、例休假日的擾亂報導,現在蔡英文總統和安倍首相的民調也成了兄妹檔,接下來就只好看兩人的意志和應對能力。不過台灣的體質可能很難說會比日本佳,所面臨的險惡卻又更增幾分,小人當道大不幸,媒體小人當道則是厄運!

https://headlines.yahoo.co.jp/article?a=20170810-00137989-diamond-soci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八月 14, 2017 10:33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雜談與閒聊 (話說台灣人是不是驚死、愛錢、好面子?) 1

台灣人果真驚死、愛錢、愛面子?
(順便討論李木通與葉望輝 (Stephen J. Yates) 先生之間的一席對話)
作者:林健次 2017-08-10 12:04


林健次說的是冷靜之言,十幾年前我也批過後藤新平的:「台灣人驚死、愛錢、好面子」,他在台灣客觀的實質表現好壞評價不論,他的這個主觀認知,卻充滿帝國思維的傲慢與偏見!而很多台灣人卻也自卑地全盤接收,甚至自貶。台灣人是不是驚死、愛錢、好面子?也許是,但是這是一個偏狹主觀的認知!其實如果有讀哲學輕易地就可破解反論這個說詞。

一是用卡爾波普爾的批判的理性主義的反証主義(証偽原則),A:所有的天鵝都是白色的,B:後藤新的話都是對的(台灣人驚死愛錢好面子),都是假命題!因為如果出現一隻黑天鵝,就可證明A是一個假命題,如果有一個台灣人不驚死、不愛錢、也不好面子,就可證明B也是一個假命題,即使後藤新平說了99個對的話,1個錯了就不能說後藤新平的話都是對的。

另一個是用普遍性原則檢視,只有台灣人驚死、愛錢、好面子嗎?恐怕也未必吧!日本人、美國人、歐洲人,都是不驚死、不愛錢、不好面子嗎?當然可以隨處舉出許多例子,他們也是有既驚死、又愛錢、也好面子。後藤新平用的是全稱判斷批判台灣人,他根本十足就是一個假命題!就像也是全稱判斷的,不是台灣人的人,都是不驚死、不愛錢、不好面子,也是一個假命題,可是有太多的台灣人,拾了後藤新平的假命題的牙慧,用來自虐不已,實在可憐又可悲!

真假不對稱,即使觀察了9999隻天鵝是白色的,也無法證明「所有的天鵝都是白色的」為真,但是只要有一隻黑天鵝,就可證明「所有天鵝都是白色」是假命題。相同的,後藤新平批評台灣人驚死、愛錢、好面子,只要舉一個不驚死、不愛錢、不好面子,就得以証明為假命題。

你能說鄭南榕、詹益華是驚死嗎?莊朱玉女賣半個世紀的十元便當,她是愛錢的嗎?他們也都是台灣人吧!那你老是跟著後藤新平批台灣人驚死、愛錢、好面子,不像在說蠢話自虐嗎?而且後藤新平真的有如此批評過台灣人嗎?老是喜歡引用後藤新平的說法的人,有用心考證過嗎?我是很懷疑!還是只是把話硬塞給已死之人,然後表示自己很有歷史知識的虛榮感呢?

對於喜歡拾後藤新平牙慧,批判台灣人的台灣人,很簡單他們就是患了一種「克里特島人症」。有一個克里特島人,和其他人批判克里特島人時,說「我是克里特島人,我對克里特島人最清楚不過了,克里特島人通常最喜歡說大話和謊話,三句話中一句是大話、一句是謊話、一句是廢話,很難有真言。」,所以旁人就問他:「你是克里特島人,那你剛剛說的是甚麼話?」。

那些也拿著後藤新平當聖言批評台灣人的人,你也可問他:「那你是不是也驚死、愛錢、又好面子?」,如果不是,那你豈不是拿後藤新平的話,打後藤新平的臉?如果你也是,那你有何資格批判其他的台灣人?而且如果喜歡自虐自貶,你就請便,別牽拖其他的台灣人!

網路這種通訊工具的善用,就是可以即時聊天、敘述自己的看法、溝通觀念,評斷一個人不是很簡易,更何況是一個地區、或一個國家的人,首先先要建立一種假說或說法,這不難,難的是你的立証是甚麼?也就你提的是甚麼樣的證據,佐證你的論點,這是一個常理慣例,否則就變成是罵人而已。

批後藤新平已死之人所說的話,沒什快意,問題在於,不用死抱著一個已死之人的主觀認定,不斷自虐自貶,要批台灣人自省方法多得是,最好由實證切入而不是拾人牙慧,才是我的本意。


野侍一郎 在 星期二 八月 15, 2017 10:12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八月 15, 2017 10:10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雜談與閒聊 (話說台灣人是不是驚死、愛錢、好面子?). 2

台灣人驚死、愛錢、好面子,其實可能並非後藤新平說的,而是也是台灣人的黃旺成(陳旺成)編的,同一時期的台灣人留下的史料當中,好像也沒有人有提過類似的說法,坦白說,可能只是黃旺成個人,觀察後藤新平在台執政手法的一種假說,然後不斷地被引用變成三人成虎的狀態。

在日本有留存的後藤新平的對台政策說法,卻是相對正面,有名的:治台應依「生物學的原則」他也曾做了一個比喻

「不能把比目魚的眼睛當成鯛的眼睛(或比目魚的眼睛無法當成鯛的眼睛)」,也說

「一個社會的習慣和制度,就如同生物一樣,基於相對應的理由和必要性而發生(產生),如果強硬變更,當然招來大反發,因此應該了解知悉現地配合狀況施政」

(社会の習慣や制度は、生物と同様で相応の理由と必要性から発生したものであり、無理に変更すれば当然大きな反発を招く。よって現地を知悉し、状況に合わせた施政をおこなっていくべきである)。

後藤新平在台有名的施政,招來新渡戶稻造改善台灣的甘蔗和番薯的種植,分段式禁鴉片,當時吸食鴉片者為數眾多,甚至有人因為恐怕日本人將禁止鴉片,而加入抗日所以不宜實施強硬措施,而採以漸禁式,1900年約17萬的鴉片吸食者,1917年降為6萬、1928年降為2萬,1945年全面禁止。

「糖和鞭子」的執政手腕運用,存在古今東西當政當權者所在多有,也不是後藤新平的獨到之處、或對台治台專有,黃旺成的觀察對錯有待檢視,不用杜撰莫須有的貶詞自虐縈繞不已!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野侍一郎特區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 20, 21, 22
22頁(共22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