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柏拉圖 - 洞穴寓言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生活●休閒●旅遊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李政



註冊時間: 2018-05-23
文章: 616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七月 09, 2018 5:01 am    文章主題: 柏拉圖 - 洞穴寓言 引言回覆

2018-06-21 13:05:31
柏拉圖 - 洞穴寓言 8:18 youtube
從洞穴之喻 談什麼是你所能認識的真實 9:51 youtube
https://youtu.be/TOT7mBO5-NM

2004-02-08 20:26:15
由柏拉圖的「洞穴寓言」所引發的一些思考
http://mypaper.pchome.com.tw/austen0329/post/1235220685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Plato,427-347 B.C.)在其著作《理想國》(”The Republic”)一書的第七卷,一開頭便提及其著名的「洞穴寓言」,該寓言的內容大概是這麼說的:

  有一群自幼便居住在洞穴裡的人,他們所居住的這個洞穴的洞口朝著外面的陽光,洞穴本身在地下的部分則很長。這群居住在洞穴裡的人,他們的雙腳與脖子都被鐵鍊緊緊綁著,在正常情形下,他們終其一生只能面向著洞穴的牆壁而不能轉頭。他們的背後燒著一堆火,火與他們之間則是矗立著一堵矮牆,這堵牆就相當於表演皮影戲時,介於表演者與觀眾之間的屏障。而表演者便在這堵牆後面搬運各種形狀的東西。有些表演者在談話,有些則沈默不語。火的光亮能將這各種形狀的東西的影子,投射到洞穴牆上,而這些被鐵鍊綁著的人除了牆上的影子之外,他們既無法看見旁邊的夥伴,也無法看見身後具體的各種東西。儘管這些人看不見彼此也看不見背後之物,但還是可以互相交談,無可避免的,他們會認為這些影子就是最真實的事物。即便洞穴中有任何其他的聲響,他們也會把它當成是由這些影子所發出來的。

  假設其中有一個人被釋放了,並且站起來,轉過身,向光亮處走去,此時,如果有人對他說,以前他所見到的都是幻相,而從此以後他所能看到的東西會越來越真實。那麼,當他看到這些走動或為人所搬動的物體之後,比起以前他所見到的投射在牆上的影子,他會不會因為究竟何者是真實的而感到困惑呢?接著,當他看到那堆火,因為他的眼睛長年不曾接觸過光亮,所以他會對此感到刺眼,但不久之後便能習慣了;若再有人把他帶到洞穴之外,因為陽光比火堆更為強烈更為明亮,他同樣地會經歷過刺眼、痛苦而逐漸習慣陽光的過程。從太陽所照射萬物而成的影子,到萬物的水中倒影,再到萬物本身,再習慣夜晚的月亮和星辰,終於,他能完全看清楚真實的世界了。而他也知道原來這四季交替變換的原因或主宰原來是太陽。他會不會因為把這時候的所見所聞,與他在洞穴中視為真實的幻影相比較之後,而開始憐憫他的夥伴並慶幸自己的收穫呢?

  又再假設他很高興地想要將所見所聞,帶回洞穴之中與他的夥伴們分享,卻因為一時無法適應洞穴裡的黑暗而看不見任何東西,或許就因為這樣而被他的夥伴嘲弄,說他出了洞穴之後反而成了瞎子,而且舉止怪異,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這多麼不值得!

  柏拉圖的這個寓言藉著他老師蘇格拉底(Socrates,469-399 B.C.)與葛勞孔(Glaucon)的對話大致進行到此。

  這個寓言所涉及的主要是柏拉圖的知識論,而同時又可知識論再談及價值哲學的問題。必得一提的是,柏拉圖的知識論、價值論、倫理學甚至美學的論述散見在他其他的對話錄裡,我們在《理想國》中所見者只是一二。

  若將「洞穴寓言」關聯到他的知識論來看,我們似乎可以這麼說:地下的洞穴世界是柏拉圖所謂的經驗界,這裡所包含的是幻影與我們感官所接觸的事物,所存在的不過是意見/信念與幻覺,都是虛妄不實的、稍縱即逝的;地上陽光普照的世界則是他所謂的理型界,這裡所存在的是知識、觀念與善之形相,都是真實存在的、永恆不變的;經驗界是理型界的摹本,理型界則是經驗界存在的根據。再進一步說,由最高之善的形相以迄於最低的幻相,這裡又可看見價值的序階,也就是可以看出柏拉圖的價值論,最高善是最有價值的,最低的幻影或摹本是最沒有價值的。至此,我們似乎也可知道,為什麼柏拉圖排斥畫家了,因為他認為畫家不過是描摹了大自然的萬事萬物,而此萬事萬物既已是摹本,則他們的畫便是摹本的摹本了!其價值性極低。

  「洞穴寓言」引發我的一些思考。

之一:對傳統信念的挑戰及郭正彥事件

  若關聯著柏拉圖的知識論來看,則長年居住在洞穴中的人們,他們所知道的不過就是信念、意見與幻覺,是口耳相傳、是未經檢證的,他們甚至可以用「過來人的經驗」來告訴下一批出生在洞穴裡的人說:「這是我們大家的經驗,是老祖宗的遺訓,這樣做不會有錯,這樣想才是正確的!」於是乎,任何一個想要逃脫,或者說是勇於嘗試不同生活的人,便很有可能被嘲弄、被警告、被勸阻……即便當他成功走出洞外,再興高采烈地回到洞穴之中,也可能因為不適應,而再次受到嘲諷,甚至有生命之虞。

  這樣的情形其實很像我們華人的社會文化傳統,而寓言中所提到的那些綑綁人們的鍊條,就好像各種傳統的價值觀或信念,在一般情形下,只能往「代代相傳」的價值信念的方向看,往所謂的「經驗談」的方向看,這類的價值信念或經驗談的確有它的好處,而它的好處在於能使社會的整體運作保持穩定,但這些好處也像是一把雙面刃,同時限制了很多進一步發展的可能性,因為,任何不同的想法或改變,都可能被視為是無稽之談或癡人說夢。若此再搭連上所謂的父權制、威權制,其後果可想而知!時異事異,整體社會的發展與所面臨的處境,亦或可揣知一二。

  至於那位掙脫鐵鍊或被釋放的人,我們似也可以這麼去想,他勇敢地挑戰了種種所謂的經驗談、代代相傳的傳統信念與意見,走他自己的路,一路上不免因為各種經歷,而使得他不得不重新檢視自己曾經習得的價值觀與信念,使得他在當下痛苦難當……,然而,正因為他能堅持、不畏挑戰與辛苦,甚至背負著龐大的輿論壓力,但他畢竟走出去了,畢竟給了自己的生命一個機會,最後不管有沒有見到那根源或真理,不管有沒有任何斬獲,一切都是值得的!而且正因為這是他的親身體驗,而不是代代相傳的經驗或信念,對他而言,其中所獲得的價值應是更真實、更高貴了!何須一定得以成敗論英雄呢?

  我們可藉此思考,日前臺灣師大研究生郭正彥不聽勸告,執意留在山上做學術研究的事件。對此,不少的社會輿論以危險、浪費社會資源等予以譴責,但也不少人給予支持。基本上,若在郭姓同學的確有自己的學術堅持的前提之下,我是抱著支持的態度的!對於輿論所謂的危險性,我好奇的是,這些人士真的親身經歷了危險了嗎?還是自己的想像、臆測與信念?或是人人口耳相傳的街談巷議之見?對於所謂的浪費社會資源,我的想法是,如果花費大量的人力去救援卻沒有結果,的確浪費了不少社會資源或社會成本,那麼,為什麼不反過來想,如果把這些所謂浪費的資源轉為支持,轉為支援,那麼「資源」確可成為「支援」,既然「資源」成了「支援」,則那些臆測、猜想的「危險」可能就不再那麼「危險」了,郭姓同學或可因此而在他的學術領域裡取得成果,連帶地,國內在相關的學術研究領域亦可能因而有所進展。而即便最後在表面上一無所獲,其間他的個人經歷的價值,亦或未易量也!又何須以世俗之見予以囿限?

  凡此,或也可說是柏拉圖「洞穴寓言」中的教育蘊義吧?

之二:一個對比

  張潮《幽夢影》中有這麼一段話:「人非聖賢,安能無所不知。祇知其一,唯恐不止其一,復求知其二者,上也;祇知其一,因人言始知有其二者,次也;祇知其一,人言有其二而莫之信者,又其次也;祇知其一,惡人言有其二者,斯下之下矣。」

  若將此段對比於柏拉圖的「洞穴寓言」,則那位走出洞外,追求真理之人可以算是「祇知其一,唯恐不止其一,復求知其二者」了吧?而那終其一生居住於洞穴之中,甚至嘲弄追求真理之人,也可以算是「祇知其一,惡人言有其二者」了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生活●休閒●旅遊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