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迷路旅程思考愛情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生活●休閒●旅遊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李政



註冊時間: 2018-05-23
文章: 616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十月 12, 2018 4:34 am    文章主題: 迷路旅程思考愛情 引言回覆

迷路旅程思考愛情
人生就是一輩子的旅行,不斷去不同的地方,不斷遇見不同的人。喜怒哀樂,生離死別,總有迷失時。然而,迷一樣的遭遇才是刺激的地方。

2015/02/06

刺蝟兩難的啟示

走在街上,寒風陣陣。路人把大衣拉上,雙手插袋,身體不時抖震,心仍留戀家中的被窩。上下班的人群有男有女,擠滿天橋,頓時感到溫暖。但是,他們立即想到男女授受不親,又怕文雀在其中。於是,每人也儘量避免跟旁人接觸。可是,這樣形成了罅隙,北風借意吹襲。人們即時縮短之間的距離,最終找到了最適的距離。

我想起了德國哲學家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在1851年的著作《附錄與補遺》(Parerga und Paralipomena)中作結的一個寓言故事。在寒冷的冬天裡,一群刺蝟想互相靠近來取暖,可是會因身上的刺而傷害對方,所以必須保持距離。儘管刺蝟出於好意,嘗試去維繫親密關係,但又無法不傷害對方。這寓言被後世稱為著名的「刺蝟兩難」(hedgehog`s dilemma)。叔本華在書裡寫到人們因為生活中的孤單和空虛而驅使人們聚集,但他們的不愉快的和令人厭惡的質素及難以忍受的缺點卻又使他們分離。他們最後發現到令他們可以忍受聚在一起的平均距離就是禮貌與良好的態度。當然,人們的需要是不能完美地滿足,不過又確保不會受傷。可是,誰人有能力自己滿足其需要,其實更應該遠離社群去避免製造麻煩或受到打擾。

對刺蝟有類似觀察的還有奧地利心理學家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在他到美國講學期間收了一份紀念品,正是一隻銅製刺蝟。他於1921年寫了《集體心理學和自我分析》(Group Psychology and the Analysis of the Ego),其中一個註腳中引用了叔本華的那個寓言故事。他總結出「群體是一群以同一目的代替各人自我理想並認同彼此的人」。後來有人發現到那隻銅蝟的尖刺雖嚇怕了人,但敢去輕撥那些尖刺,它卻會發出美妙悅耳的聲音。

之後,有不少關於刺蝟兩難的作品,例如:美國精神分析學家黛博拉‧安娜‧盧普尼茲博士(Deborah Luepnitz)的《刺蝟的愛情:最動人心弦的心理治療故事》(Schopenhauer`s Porcupines: Intimacy and Its Dilemmas: Five Stories of Psychotherapy)講述作者在自己二十五年的臨床經驗裡的其中五個病例,包含治療過程和自我的反思;台灣歌手袁詠琳的歌曲《刺蝟的擁抱》道出渴望去愛人但又怕傷害人的心理;日本經典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的「A.T.力場」概念據說亦來自刺蝟兩難。

然而,人類究竟應該集體生活,還是獨自過活呢﹖人與人之間相處產生大量的衝突和不快,每天發覺對方的問題、缺點。有時不禁會問:「我究竟是不懂得與別人相處,或是我根本不適合與他人相處﹖」這個時刻,腦海浮現了台灣歌手「哈林」庾澄慶的歌曲《葉子》兩句歌詞「孤單,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一群人堆在一起,打打鬧鬧,有說有笑;一個人,閱讀旅遊,自由自在。各有各好,視乎自己心靈上的追求。叔本華暗示若自己有足夠能力,遠離社群為妙。而佛洛伊德則主張以群居的好抑制孤立的取向。我的看法是,人類直至目前仍是相互依賴的生物,少不了接觸,每日經歷刺蝟的心態,除非某一天人類進化(或退化)到人可以個體生活,自我繁衍為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生活●休閒●旅遊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