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回想當年的329/海兒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海兒特區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海兒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3-23
文章: 19101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三月 29, 2017 12:30 pm    文章主題: 回想當年的329/海兒 引言回覆

最近由於政府擬擴大產業替代役的適用範圍,讓包括鍋貼連鎖店、便利超商、泰式餐廳、宅急便業者等行業也納入可申請產業替代役役男服役,而遭到朝野立委與媒體質疑,甚至於還有媒體以「鍋貼役」加以冷嘲熱諷(註1)。

如果從內政部役政署官方網頁面對社會各界對於的質疑澄清內容來看,在實施全募兵制後,役男本來就是在新兵訓練四個月後就退伍,這種產業替代役的役男也必須在受完新兵訓練後才能選擇去服產業替代役,區區一千人的名額對於既有的兵力結構與戰力並不會造成衝擊。而實施這種產業替代役對於一些本身的條件就不適合當兵,或者是打從心裡面就不想當兵的人來說,既可履行法律上必須服兵役的義務,更讓他們能夠藉此對社會有所貢獻還能連結當兵前後的職場生涯可說是一舉三得,畢竟對於那種本身就不適合當兵或不想當兵的人而言,硬要強迫他們去當兵,只是浪費時間又增添部隊管理問題(註2)。事實上,在過去台灣的義務役徵兵兵役制度還只有當兵這唯一選擇的時代,表面上來看似乎很公平,然而真正在台灣服過兵役的役男都知道:對於那些「有背景」、「有辦法」的人來說,還是有很多管道可以逃避兵役或者是透過關係被分派到輕鬆的單位去佔「爽缺」,特別是一些「黨國大老」的子弟,更是不可能被派去必須受苦受難的戰鬥單位,而是被派去擔任行政、後勤單位當「爽兵」,這種種的「國軍優良傳統」早已是台灣人都耳熟能詳的公開秘密!

至於一般無權無勢的普通役男,在服義務兵役時就得碰運氣了,以我個人而言,當年在當兵時還是郝柏村在當參謀總長的時代,當時他老人家力推在每年的3月29日中華民國「青年節」舉辦「國軍體能戰技運動大會」,簡稱為「大329大會」,陸軍與海軍陸戰隊每個師都要成立一支專門參加比賽的精誠連與戰技連,每天的工作就是搞五千公尺長跑、五百障礙跨越、手榴彈投擲、刺槍術、射擊等五項戰技。由於在運動會中得獎的單位,其官長會快速升官,造成作弊造假服用禁藥等傳聞不斷,因此在郝柏村轉任行政院長後縮小規模,終至停辦,直到近年才又恢復,並以步兵學校所在的金湯營區命名為「金湯盃」,但已不再與長官的獎懲掛勾,回到早年單純的比賽(註3)。

當年在從新兵訓練中心完訓下部隊後,我就跟一票同梯總共約50人被精誠連選去,當時五項戰技中的五千公尺長跑、五百障礙跨越、刺槍術、射擊等四項我都可以達到滿百標準,唯獨手榴彈基本投擲我無論怎麼努力的投就是達不到精誠連所要求的40m最低標準,結果就是必須「加強磨練」,別人在休息時我們必須不斷的繼續練習,平常在訓練外,我們這些菜鳥還得負責所有打飯、打掃、洗餐具等雜務,而只要有任何一項戰技在訓練時沒達到標準,訓練上士組長動輒就是被踹、被打、被「加強磨練」,而個性多疑火爆又非常情緒化的連長,更認為我們這些無法達到標準的兵是在擺爛裝死,不時就對我們飽以老拳,有個同梯的兵因為始終無法達到標準而被退訓移撥其他連隊前一晚,甚至於還被連長打到吐血,隔天才終於連長與訓練上士組長脫離魔掌。

在看到我那同梯的遭遇後,原本還一直忍著訓練所受的傷痛,努力要達到標準以爭取榮譽的我,頓時清醒了過來:我們這些義務役的兵在這些志願役軍官眼中不過是他們用來拼業績、求個人晉陞的工具罷了,我們被操壞、操到斷手斷腳受重傷了,他們根本就不在乎!從那之後,我就不再相信這些志願役軍官所說的「榮譽」,反正五項戰技當中我只有手榴彈投擲一項無論我怎麼練就是無法達到標準,他們要「加強磨練」,我就給他們「加強磨練」,要打要罵都隨他們,我只要保護好自己的身體不再受傷能夠平安退伍就好。這樣的想法,隨著在跟精誠連一同到高雄鳳山陸軍步兵學校參賽前,見到因為衛哨兵依規定攔查座車得罪了前來視察的副師長,而被副師長報復暗中做手腳設計成為戰技連同袍們,在司令部派了一位不學無術只會蠻幹狠操士兵,搞得整個戰技連的士兵中有一半以上都被操成跛腳,那位副師長竟下令醫官為傷兵狂打麻藥止痛好讓他們參賽,結果造成一位士兵在打了超過規定劑量的四支麻藥後,因為身體失去痛覺而在五千公尺長跑項目中勉強出賽後大腿骨骨折送醫,一直到我們退伍時他仍然未能出院。

如今又逢3月29日中華民國「青年節」,當看到台灣各界為了一個擴大產業替代役的議題吵翻天,許多人義正辭言痛批產業替代役不公平、減損國軍戰力,不由得回想起自己當年的「329大會」的前塵往事,一切依然歷歷在目彷彿如昨日才發生,而當年力推「329大會」造成無數役男為了部隊官長的面子與考績傷筋斷骨的郝柏村,最近才為他的兒子郝龍斌參選中國國民黨黨主席四處趴趴走,鞏固黃復興票源(註4),忽然發現:即使是在過了二十多年,中華民國的國軍在本質上好像也沒改變多少!

(註1) https://udn.com/news/story/7238/2369514
(註2) http://www.nca.gov.tw/web/page.php?p=p0506
(註3)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94%E9%A0%85%E6%88%B0%E6%8A%80
(註4) http://www.nownews.com/n/2017/03/01/2423732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Yota



註冊時間: 2009-10-26
文章: 9143
來自: 台灣共和國 (Taiwan Republic)台中市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三月 29, 2017 12:5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虧海大你還記得

幾年前不是有某台攔路人問329的典故,十有八九不知道。板上也有轉貼。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摩卡壺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5-02
文章: 1402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三月 29, 2017 4:0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329的典故就是「許榮助保肝丸」。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海兒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3-23
文章: 19101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三月 29, 2017 8:5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虛偽造假,一向是中華民國國軍的「優良傳統」,除了「反攻大陸」是喊假的外,即使是一般的訓練也脫離不了這個虛偽造假的「優良傳統」,許多曾經服過義務役的役男都知道,大部分的部隊平時所謂的按表操課,根本都是業務士在紙上作業,大概只有下基地時才有可能真正實施。

當年我在精誠連時,有一次軍團派員來驗收部隊的基本射擊成績,我和幾位同梯被分派去擔任靶溝勤務,當時連長就下令軍械士發給我們每人一顆5.56mm步槍彈,要我們若發現有人的打靶成績不好時就拿那一顆子彈在靶紙上戳洞,然後謊報成績,如此一來才能讓連長、營長、旅長以及師長都能夠向軍團交差。

這種造假成性、欺上瞞下的中華民國國軍說要保家衛國,萬一真的發生戰爭,我看台灣人還是自求多福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驅中復台



註冊時間: 2010-05-28
文章: 3096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三月 30, 2017 4:0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我的經歷正好相反,我沒有走過對國軍「從榮譽心到大澈大悟」這段令人痛恨的過程,

我剛要服役時,曾做過預官的老爸就事先告誡我:「保護自己才是服役的首要任務」。

他強烈建議我要遵守平安退伍的法則,就是「不優秀、不擺爛、不突出」

盡力做到讓長官、學長對你沒啥印象,否則無論合理或不合理,下場都是倒大楣。

我也確實遵守了老爸的教導,避過許多禍端,平安健康地退伍,

幸好有老爸的金玉良言,使我從一開始就很清楚根本沒有「榮譽」這回事,

雖然我非常感激老爸過來人的經驗,但事後我完全不想過問他服役時到底遭遇過什麼?

因為可想而知一定非常險惡,他的年代更威權、黑幕更深、更草菅人命。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海兒
版面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7-03-23
文章: 19101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三月 30, 2017 11:1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我在剛下部隊時原本和一位同梯的弟兄已經約好要一起進士官隊受訓當義務役士官,而當時也有一位師部的中尉來洽詢我們這一批剛下部隊的新兵們的意願。

正想著要和我那同梯一同依照彼此的約定進入士官隊受訓,然後分發到基層連隊當下士班長,然後磨練自己的心智體能一路到退伍,沒想到隔天精誠連的連長就來選兵,當時我們同梯的弟兄中有幾位比較機靈的見到那位連長與跟他一道前來的下士班長穿著沒有縫名牌與兵籍號碼以及階級章的舊操作服就覺得不對勁,因此不管那位連長講得天花亂墜說只要跟他走,就能夠吃得好、睡得好、假又多、又不必站衛兵,平常有空時還可以打棒球...云云,在那連長要測驗我們體能與手榴彈投擲時,就故意裝死擺爛,我當時雖然也覺得那連長講的話不實在,但也不屑故意擺爛裝死,而只表現出平常八分的實力,但卻還是被選進了精誠連。

而從我們一進入精誠連營區時開始,那個連長就立即變臉,仗著他老爸是中將他老媽是上校,他們一家子跟我們師長是世交,而精誠連在「329大會」比賽成績又攸關了師長、旅長、營長的考績,所以他的後台很硬,就肆無忌憚的對我們這些義務役士兵胡整亂操,聽連上的老鳥們說,在那個連長在當輔導長時,有一次還曾經拿手銬將一個兵銬起來,再用警棍狂打到吐血,而負責訓練任務的上士組長也仗著有連長都靠山,在訓練時經常使出他自認為很帥的跆拳道飛身迴旋踢將他看不爽的冰踹飛出去,甚至於還有一次在教刺槍術第二教習時,叫一個上兵出來跟他示範,那個上兵神情稍稍表現出一絲畏懼,就把他惹毛,叫那上兵將刺刀鞘拔掉,那上士自己也拔掉刺刀鞘,然後對那上兵大吼說:「你注意喔,我要刺過去了喔,我要刺過去了喔...」,然後就真的刺了過去,那個上兵閃避不及,左手肘被次刀刺中頓時血流如注...。

也因為他們這兩個神經病平常作威作福欺壓士兵的事幹太多,因此他們心裡有鬼,每次要放假時,他們倆人從來都不跟著大家一起走,而是趁著大家不注意時神不知鬼不覺的開溜,害怕一但離開營區後,沒有軍階的保護,會在半路上被士兵們蓋布袋海K一頓報復。除此之外,大體上我在精誠連那半年的時間連上的老鳥與其他軍士官們都相當照顧我們,雖然其他的軍士官們也很看不慣連長與那位上士組長濫權,只不過礙於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好不容易在結束了「329大會」比賽後,我和其他幾位擔任預備手的同梯弟兄們,以及已經不可能再參加次年的「329大會」比賽的老鳥們一同在精誠連整編時被撥交到其他連隊,當營部的軍官唸著撥交名單叫到我名字時,我趕緊答有並依指示站道等著被撥交的隊伍行列時,那個神經病連長忽然叫住我,並問我究竟在笑甚麼?我一頭霧水答說我沒有在笑,那個神經病連長忽然勃然大怒一拳朝我胸口打來,並甩了我一記耳光,痛罵我說:「你還敢說你沒在笑?你這個二兵真的越來越皮了!」,讓我當時火冒三丈,但繼而又想到,既然已經即將脫離他這個神經病的魔掌,以後不必再看到他的雞掰臉,就暫時將這一口氣吞下去,但這個被摑耳光之辱,我將永遠記在心裡面一輩子!

在脫離了那個神經病連長的魔掌之後,我被撥交到之前那一個被我們副師長設計成戰技連導致全連有一半人都被操成傷兵的連隊,由於那個連隊有很多我的同梯弟兄,加上大家都曾經一同去陸軍步兵學校參加過「329大會」,所以在那邊我立即和大家打成一片過得如魚得水,在駐守當時還在構工的花蓮佳山空軍基地四個月後,原本我們整個營是必須按規定下基地,當時也確實和其他連隊交接 佳山基地警衛連的任務,全營行軍到花蓮南華營區集結,但在待命一個星期後,上級卻下令我們成為海防支援營,許多弟兄紛紛被派去花東沿線的海防班哨支援,一些快退伍的老鳥則被派去幫農家助割、幫公家機關整理環境,而我則和幾位弟兄如願的被送去士官隊受訓。

在進入士官隊時,我就遇到了在陸軍步兵學校參加「329大會」時,一位從士官隊被派來支援精誠連勘測高雄和三村排戰鬥電腦靶場地形,跟著我一同製作立體模型的義務役下士,據他說,他是當時警備總司令陳守山的姪子,因為有這樣的背景,所以士官隊隊長就安排他擔任伙食採買,他日子過得相當輕鬆愜意,基於他跟我在步兵學校所建立的情誼,他特別找我跟他一起擔任採買,但當時我只想著要好好受訓當下士,於是就推薦了跟我同連的二位同梯弟兄給他,和他一起擔任採買。

只不過,在士官隊時也沒能如我原本所期待的受到完整的訓練,當年舉行的「漢光六號演習」因為首度選在花東地區舉行,我們這些受訓的士官隊學員奉命全部回原單位支援演習,從預演到正式演習整整一個多月的時間,整天都在大太陽底下東奔西跑,但花蓮當地的鄉親卻非常照顧我們,像是借廢棄農舍給我們當野戰連部的屋主,有一次就跟他漂亮的女兒開著小發財車帶著兩大鍋的冰愛玉給我們消暑,讓我們非常感激。

還有一次,我和其他三位弟兄奉命在散兵坑埋伏待命不得擅離時,曾拜託一位路過的小朋友幫我們買飲料,沒想到那位小朋友立即跑回去找他的阿公來,他的阿公在弄清楚事情原委後,就對我們說,因為我們都是出外人,他有義務照顧我們,所以我們的錢他不能收,說著就轉身去幫我們買飲料,但是當他拎著飲料再回來找我們時,我們卻已奉命必須就地隱蔽不得出聲,結果那位老阿公在現場呼喊我們許久,一直得不到回應,才失望地離開,如今回想起來,我仍對他感到非常過意不去。

而在 「漢光六號演習」正式登場時,我們的連隊在連長的帶領下快速行軍,在進行反登陸演習時,當全營都已經被裁判官宣告遭到海軍陸戰隊殲滅時,卻因為我們這一連推進神速,提前一步在關鍵位置卡住了海軍陸戰隊一整個團的兵力,整個戰況從下午五點一直僵持到晚間九點,我們全連因為還沒吃晚飯而飢腸轆轆軍心開始浮動時,這時裁判官卻宣布我們跟海軍陸戰隊打成平手,讓原本以為已經絕望的營長頓時笑到嘴巴都快咧開到耳朵,而我們連長與他所帶領的這一連,也因此洗刷了在「329大會」比賽時,因為全連有一半的傷兵造成成績慘不忍睹的恥辱。

在那之後,我們全連後來還是移防到台東去接守海防班哨的任務,在當了約八個月的海防班哨副哨長退伍後,我深深體會到了以前從來沒有體會過帶領及管理別人的經驗,加上在當兵期間所受到各地鄉親的溫情照顧,這些都遠比那些幹盡各種狗皮倒灶鳥事的「黃埔軍人」只會打高空、侈言的「榮譽」要實在而寶貴的多!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海兒特區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