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時論.私論
前往頁面 1, 2, 3 ... 21, 22, 23  下一頁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野侍一郎特區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四月 28, 2008 11:43 am    文章主題: 時論.私論 引言回覆

從”頭”開始

前些日子到東京的醫院,探視一位旅日50幾年的大前輩,87歲高齡最近受點風寒住院。在他開的小吃店裡,我吃過應是全世界最香的”滷蛋 ”,他的”菜圃蛋“香脆而帶有點甜味,也曾經是我們兩位忘年之交,淚眼相對但必吃的佳餚,我們為”菜圃蛋 ”定名”台灣原生種“、”台灣之味“。

幾年前他用毛筆字寫一封信給我,說由於年齡大了所以要結束營業,每次走過他的昭和平房小屋的店,在新宿高層大樓環視之下,常使我悵然不已!台灣在他和我這 兩代以來,居然只是進三步、退兩步。他也曾是黑名單,50多年前就已經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卻被阻斷歸鄉路,只能在家鄉菜的料理中,竟日不斷地炒著鄉愁。 有一次他問我:「台灣人和日本人、究竟哪裡最不同?」,我想了很久不管外貌、穿著、舉止,實在很難點出哪裡不同!他告訴我說:「台灣人和日本人”頭”最不 同!台灣人的頭是圓的,所以可以四處滾動,可是卻很難堆起來。日本人的頭是方的,像磚塊撥一下動一下,可是卻可以堆疊的很高。」,當然這是譬喻,卻是給我 很深刻的印象。

“嘴”可以出聲、可以演說、可以表明理念、可以訴說情意,但是應該都是在闡明述說「頭」裡面的某些認知,如果不是如此,那發出來的聲音,可能就會成為擾人 的噪音!這可能是人類開始學會用語言以來的"舊型態"或者常態。問題是究竟有無辦法?講出新的足於取代舊的內容,只加一個「新」字那可能也太簡易了!兩百 多年前叔本華就曾說過,常把文化掛在嘴上的人,可能是最不懂文化的。喜歡把「新」掛在嘴上的,會不會就是最舊的!?

聽說有人又要「新」民進黨了!不是才過完十八歲生日的嗎?這麼快就"舊"了!這倒使我也想起支持明治維新的倒幕派,就是用”攘夷論”來攻擊幕府的”開國 派”,可是等到他們上台掌權時,卻成了”開國派”!政治這條路上沒什麼「新」的,特別是”嘴巴”走在”頭”前面,這種例子似乎在古今台、中、外,也是隨手 可得,是不是該來個真正「新」的!「從”頭”開始!”嘴巴”先休息一下!」


野侍一郎 在 星期四 五月 15, 2008 8:34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2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我偏執的感想

如果媒抗也提供平台給李濤夫婦,他們也一定充滿理性也充滿感性地認為,他們根本不是亂源的始作俑者,他們熱愛國家也全力維護正義,或者他們都是不靠賣藥維 生的,一定充滿了法式?歐式?美式?的優雅。但是據說他們夫妻兩人,都不願讓他的下一代看台灣的電視節目?只是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讓他們的下一代看 2100?或是什麼夜總會之類的?臺灣人邏輯不清、價值不明,甚至不用或不會分辨,這對夫妻本質的虛偽性,這種基本的矛盾性,卻還能存在台灣的媒體界,甚 至呼風喚雨!這對夫妻所領導的電視台、或電視節目,居然仍能風光甚至不可一世!

最近一方面也忙、一方面看媒抗的政論欄,光看標題就可略知,又是沒什麼腦筋的人,又再談沒什麼營養的討論話題,這也難怪!每到要有重大選舉,就會浮出一些 新舊面孔的現代張天師,一樣的症狀那就是手持桃花木劍、和急急律令、符咒,口還會噴起滿天霧水,搖頭晃腦、醉步蹣跚,一副神靈附體的了不起神情,演著幾乎 相同情節的丑態,無非又是要教訓民進黨、要指導台灣人的野望。可是論起達到了什麼真正的實績?也只不過是又消耗掉媒抗的網路資源,和給一般平凡的台灣人, 心理上的一絲不安煩躁的陰影罷了!

我稱這種就叫做〝Bad boy情節或情結〞,也就是給你發揮,你也做不出什麼所以然來!或根本做不成任何事!甚至理不好自己本身的事情!可是要搞亂事情、或是破壞別人的情緒引起 不安,卻是體力特佳而綽綽有餘。而這種情節或情結,甚至在民進黨的政客裡也所在多有,綠營的知識界也不少,當然在這個論壇更是不虞匱乏!陳水扁的任期已經 到了尾聲,卻仍然有綠營的知識份子,仍然掉在統媒藍營的價值泥沼,有空沒空就想賞陳水扁一巴掌。即使我已經很少再為陳總統辯解,也就是所謂一般人已經很不 屑的〝護扁〞,但是我仍然要說的一句話,〝我仍然很不贊同這一類的批評!不管是藍營統媒、還是本論壇持這樣說法的人!〞,我一直保留著一個看法,敵人仍持 續在攻擊的同志,很少會有問題!有問題可能是敵人一直在稱讚的同志!

現在很多人也很喜歡懷疑謝長廷這、懷疑謝長廷那,即使是我的留日前輩,但是我也不是〝護廷派〞、或是〝護長派〞,我只是一個〝護台派〞!「台獨」極端地可 分成兩派,一派是絕對派或是革命派,好像只有史明前輩夠格接受這個稱號,另外可能都是廣義的修正派、或是選舉派(我也應是要被歸於這一派)。這是一種價值 選擇,廣義的台獨或台灣人,可以說是多已接受了這樣的價值,現在謝長廷透過這樣的價值系統代表台灣派(狹義的指民進黨),大選也剩下5個月左右,也就是其 實是已經戰場開打了!卻還有這樣的政客、這樣的所謂知識份子,還有這樣的所謂〝正義〞?的網民!(我已經不願視這些人士為所謂的"友"),還在提票投不投 的下去?要不要投給謝長廷?

連民進黨游錫堃黨主席,卻是演著和日本安倍首相幾乎雷同的,一個成熟政治人物不該出現的戲碼!什麼時候游錫堃變成了純情的台獨派?我不知道!但是這種大軍 已經開到戰場了,還來這種戲碼!這不像〝Bad boy情節或情結〞?還能像什麼?謝長廷黨內初選輸給陳水扁,也接下競選總幹事,謝長廷代表民進黨、或是綠營,南下高雄挑戰吳敦義成功,也成功奠基高雄 市。每一個人可能都會說謊話,每一個人可能都會投機,每一個人也都可能會善變,但是我們的判斷,是不是都不用事實或實績作為基礎?老實說我一直很討厭,謝 長廷要當行政院長時,弄個什麼〝虛位以待〞國民黨那個什麼炳昆?(對不起!我忘了他姓什麼?)因為那種虛偽根本不需要學!也沒有任何的戰略價值,事後證明 也是如此!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2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不要抗錯了!

從這裡開始吧!http://www.socialforce.tw/phpBB/post_508523.html#508523

arfken 桑這不是你的問題,也不是大話新聞主要的問題,更不是什麼高不高度的問題,這完全是角度問題!媒抗或與媒體對抗,之所成立的緣由,我翻譯過站長和日本記者 的對談文章,據我個人的理解,簡單的說就是對抗〝黨國政經媒〞這隻大怪獸!這隻大怪獸才是湯姆斯.賀伯(Thomas Hobbes)所說,一直盤據在台灣的大怪獸「利維桑」(Leviathan)!這應該就是基本角度。媒抗需要很多人的支援和投入,需要接納許多的聲音, 但是其中最不需要的,就是國民黨與統媒的角度和聲音!會有人開欄支持大話新聞,那是因為他敢公開談論,屬於台灣的問題,和敢嘗試用一直以來與〝黨國政經 媒〞不同的角度、和不同的聲音。我個人認為我支持這種作為,不論是他基於商業考量、或是立場考量,我想媒抗很多人也應是基於此認為。

我個人是經濟學的浪人,我愛媒抗就像我愛經濟學一樣的原因,在於核心精神有相通的地方,那就是「自由放任」(Laisser-faire)。但是事實上法 文Laisser,其實是接近英文to let或to leave,而faire就是 to make,原本和自由的概念並不是完全等於。所以雖然「自由放任」也算是名翻譯(它是日文翻譯),可是Laisser-faire如果是更接近的說法,應 是「なすに任せよ」,就應該是類似漢語的〝讓它順其自然發展或形成〞,而這個自由放任的翻譯,也完完全全的被台灣人和中國人引用,但是卻主要都是著眼於 「自由」兩字的概念,而掩蓋了〝順其自然發展〞的概念。

亞當史密斯主張經濟應該是Laisser-faire,應該是比較接近是順其自然發展,所以他也談到國家該插手的角度,應該就像〝夜警〞,〝夜警〞的功能 不在干涉管理,而是在於Maintenance維持或維護,也就是〝不動不理〞、〝沒有異樣就沒有動作〞。因此媒抗主要追求的Laisser- faire,應該是接近順其自然發展,而之所以需要對抗的正是〝黨國政經媒〞,這隻大怪獸利維桑Leviathan,在盤踞台灣多年以來,所造成一種畸形 的社會狀態、媒體生態、和言論輿論狀態,也就是要針對或批判的,是這種畸形的不自然狀態,期望使能恢復應有的自然發展,而不是只是要追求表面的所謂言論自 由,要追求言論自由〝黨國政經媒〞也在追求他的言論自由。

這個論壇不是超完美論壇,更不是聖壇!不需要用要求聖壇的方式,在此沒有一定要說什麼、沒有一定不得說什麼,只有不需要〝黨國政經媒〞的角度和論調聲音! 因為一走出媒抗,多的是這種電視台、和新聞雜誌,正在附和這隻除之不去的怪獸,幫腔的偏頗偏重而不自然的社會狀態、媒體生態、和言論輿論狀態。在台灣言論 自由已經不是優先命題,因為現今台灣人面臨的,已經不是〝你不准講什麼話〞!而是正面臨一種〝黨國政經媒〞,依其所攫取到當與不當的社會總資源後的,一種 類似眾口鑠金的不自然狀態,這才是媒抗當初要成立的原因,也是我個人在媒抗、同時也期待媒抗的使命。

所以對於媒抗進進出出的某些人,一直掉落在一種情境,像極了小姑娘等情人時,拿著花檢著一片一片花瓣,口中喃喃自語念著盡是一些:「她喜歡我…他不喜歡 我…他罵我…他剝奪我的言論自由……」。啊……對這類人,真的只能〝語言無用〞視之!別無他法!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3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大家來抗媒

昨天有網友和我談到,感嘆台灣人未能像猶太人一樣,對於被納粹屠殺的人數認真查證。坦白說這也某些方面,可以說成也是我個人的痛處,我試著這樣回答這位網友:事實上你看不到的原因,有一大部分是因為被禁制的時間太久,還有就是即使到現在白色恐懼症並未完全消除!隨著時間我很悲觀地認為,這人數可能即將消融在台灣的土地上,而國民黨正是知道這個狀況,所以現在的國民黨是愈來愈有峙無恐了。我碰過的例子, 有的也因下一代在公家機關任職,述說之後卻不願意公開。

我很厭惡國民黨,甚至很偏激地認為,國民黨沒有一個是好貨!有一大半的原因,也是在接觸228的實地訪談之後,更形偏激。我的上三代沒有一個國民黨員,我的下三代也不會允許有一位國民黨員,在我有生之年我都會堅持!我的女兒我會干涉她們,有兩種人不能嫁,那就是中國國民黨員、和中國共產黨員!只有這個我會堅持到,嚥下人生的最後一口氣。

事實上該次的訪談,也是我最後對228的接觸,席維斯史特龍有一部藍波電影「第一滴血」,劇中有一段敘述他在越南,和戰友在越南街上休假,他的戰友接受一個越南小孩的小包裹,不疑有他不料卻是炸彈,他的戰友被炸得粉身碎骨,血肉都溅到藍波身上,藍波驚慌哭著不知道要如何把戰友的肉接上去,使他恢復原樣。而我最後一次的訪談,那位家屬最後說的:「被殺的當時都不敢去認了,這麼多年,下一代也要生存,也只能當作失蹤而已。」,而且希望不需再公開,當時我的心境應該就像藍波,無法將被炸的血肉之軀恢復原狀,一樣的無力感侵襲。

我ㄧ直要提醒台灣人、或綠色論壇的有志網友,國民黨之所以邪惡,在於他不是頭腦不好,而是心術不正!是心不好!納粹屠殺猶太人、日本人屠殺中國人,猶太人在戰 後,在已經沒有納粹的威脅之下,得以查證,中國人在沒有日本人的威脅之下,得以全力蒐證。而台灣228是在被屠殺之後,仍以高壓的白色恐怖繼續控制,不得聲張、不得提及!至少50年!這種屠殺者的懦弱與邪惡,古今東西都很難找到相類似的例子。而50年已經可以使一位中學生變成一位老者,平均歲數不高的國家,可能都已形將就木了!而這個正義,眼看台灣已經漸漸地失去恢復的能力!而這也是國民黨百知千知之事,所以如今國民黨正是好整以暇、有峙無恐,風涼話口頭便給不斷的原因和依峙。

正義似乎大家都喜歡,特別是能妝扮自己的正義,更令人愛不釋手,而特別是廉價的正義,很多人是狂熱地喜歡搜刮。而且有的網友,怎麼看上網路論壇好像就是專為這檔事而來!例如一副敢言多數人的反調,一副正義凜然的不可一世,而且為得廉價正義,理所當然的就必須有一隻〝利維桑〞 (Leviathan),所以拼命獵巫或是抓祭品囉!否則要如何搜括得到廉價的正義呢?對於這種〝針和椽〞都無法分清的人物,照慣例我都要出來批判一番。因為只要能搥打國民黨,我就義務幫忙!我不需要像那些,好像就是一副渴求廉價正義的虛偽。

註: 利維桑:Leviathan (或稱大海怪)湯姆斯.賀伯(Thomas Hobbes) 1651年所著,就是以舊約聖經上的海怪Leviathan為名,人們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送上自己的自然權交給大海怪,為的就是求得平安。


野侍一郎 在 星期四 七月 17, 2008 10:58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3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真該憂慮的現象(一)

哲學被稱為万學之祖,19世紀之前所有現今的學問,都被統包在哲學裡,她好像一直讓人有一種是很艱澀困難的學問,但是她卻是一門我們所必須的學問。說學問好像變得偉大而困難、令人不易親近,那麼至少哲學的思考或方法,是我們不能缺少的,而層層剝開之後,她的核心應該就是「究明根本」。其實哲學是一門有趣的學問,首先可以用歸納法尋找,什麼是哲學?當你找到他最核心的時候,別以為就是得到了這門學問,因為找到的不是終點、找到的是源頭,哲學又必須從那一點開始演繹發展。

我無意來繞口令,只是哲學或是哲學的思考、或是方法,在台灣一直是被忽視、或是誤解的,其實我們與生俱來,都是具有哲學本能、或是天賦的。每一個小孩子都曾經對這個世界的事與物,充滿好奇與疑問,諸如:我從哪裡來?從媽媽的肚子跑出來!媽媽的肚子那麼小為什麼能裝得下?為什麼太陽每天都會跑出來?他要不要休息?為什麼地上可以長出水果?…等等。諸如此類不一定能得到答案,但是追根究底的好奇,就類似哲學思考的本身。現代普遍科學(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大半的精力,多在解析存在結果的原因、或是闡明因果關係過程,而哲學卻是趨向,什麼是原因(結果)、或是原因(結果)是什麼?

我今天就不要深入談哲學的部分,而只是要探究一些,今日台灣缺乏哲學基本思考的社會現象,政治學也是從哲學分立出來的一門社會科學,而〝政治、政治〞每天要不聽到都很困難,但是政治究竟是什麼?恐怕除了小孩子,很少人針對政治是什麼思考過!也就是我門也許很關心社會,但是我們未必真正真心地了解過社會科學,或是用正確的思考認識過社會科學。相信我們一定也常常聽到或看到,政治是什麼?孫文曾說〝政治就是管理眾人之事〞,很多人特別是國民黨徒眾就朗朗上口,有的人甚至就必恭必敬地身體力行。但是政治已被孫文,界定或限制在管理的概念之下了!但是這就像中國人一生多是用碗吃飯,所以說到吃飯,就自動或限定性的出現碗的概念,可是吃飯就一定要用碗嗎?盤子或荷葉是否可行呢?

孫文我個人對他都只能給評價一半,他是一個敢挑戰威權的革命先行者,但用學識檢驗這個人,他嚴格說只是一個質過於文的革命者!國民黨徒眾或者是藍營統派, 把這個人過度美化或是神格化。不過這種先驗價值觀,不是我這裡主要要指出的現象、或是批判的對象,而是〝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這個概念或是這樣的價值, 其實也蔓延在綠營台灣人,甚至是政治領導人物,更嚴重的是綠營的知識份子,不但無法建立或發揚思想或價值體系,甚至跟著糊塗打諢,即使不是惡意,也是一個 不可原諒的錯誤!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3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真該憂慮的現象(二)

〝政治就是管理眾人之事〞,我並不同意但是並非我就是否定,而是我想表明的〝政治並不只有管理眾人之事〞,他也可以是指眾人意思決定的過程,或是解決統合眾人意思決定的一種情事或是方法。也就是政治不只是做管理行為施行的機構性解讀而已,他也可以是作為著重意思決定的機能性解讀,孫文所說的這種管理概念 下,必然偏重向權力支配性的機構性解讀,他也一直主宰國民黨的核心思考,透過國民黨長年的台灣統治,事實上已經嚴重地宰制台灣的價值思考系統,而且不只是藍營,恐怕綠營真正能脫開這種概念思考束縛的,從知識份子、政客到一般民眾,老實說並不樂觀。

我不做深入的學理探討,我們來看現狀,現在在台灣罵陳水扁總統,已經是最輕便簡易之事了,可以說都快要變成不管是藍是綠的一種顯學。可是到今日第七年過半,接近尾聲的階段,我準備了「陳水扁總統辛苦你了!」,準備送給他。我大學之後的教育就在日本,二十歲之後也多數住在日本,可能因此幸運地,我少受到國民黨和一干統媒,無日無之的思考價值污染。我一直是同情陳總統的,當然同情並不是就等同同意,可是我想請諸位回頭尋思,所有批判陳水扁總統的,包括藍營統媒、包括綠營的總總,幾乎多數是他說了什麼?而很少是他做了什麼?而且不管機能性的困難、或是機構性的限制。更簡化的就變成,作成了就是民主的必然,作不成的就成為陳水扁的怠惰,庶民用如此簡易的論斷也就算了,問題是知識份子更是用這種方式才問題重大!

西方的構造主義Structuralism,有一個主要的特徵,就是對於研究的對象,把各個構成要素分解,解析各要素間的關係,然後加以整理統合用來試圖理解對象。現在台灣因為王建民,更使棒球幾乎成為台灣最熱門的天王地位,但是一隊棒球隊有九個位置、九個球員,是不是打了一場好球?投手是佔了重要部分, 但並不是全部。現在的綠營就好像陳水扁是投手,可是大家卻都跑到投手丘來,投了一個好球是大家給意見的結果,投了壞球就是投手本身的責任。萬一不幸被打擊出去了,該守的有沒有守好?也不在意!就是抱怨不該投那樣的球怨言不止,更甚的是都已換攻防了,卻用不想好好打擊來懲罰或發洩,前一局投手投了壞球的怨氣,游擊手為什麼漏接、一壘手為什麼沒接到球,都歸罪是因為投手投了壞球,被打擊出去的原因。

大家都只討論陳水扁做的好不好、做的對不對?他是主鋒用主鋒的角度,去苛求他無可厚非,但是其他該是側衛的我們呢?我們很多人不清楚機構性、也不了解機能性,有的只是機動性!轉型正義要陳水扁完成、司法不公要陳水扁解決、機構正名要陳水扁解決、台灣建國要陳水扁解決、文化要陳水扁解決…,我看了七年,看多了這樣的統媒藍營,也看為數眾多的綠營政客、和綠營台灣人、以及這樣的所謂綠營知識份子。而這個現象現今並未好轉,甚至已經開始轉向,綠營下一任的政治意志代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現在大家都流行當起球評,連綠營隊的各壘手、外野手,都跑到投手丘來!問題是現在是球賽正在進行!不是暫停耶!你能不能守好你的位置?是首先要考慮的耶!不是老是在嘮叨,投手應該投什麼球?居然還有嘮叨到要放棄打擊的球員!我看這已經無法用球員的水平來論斷了!

一個民進黨的決議文,卻看到高層政客、知識份子一起打爛仗,一些知識份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民進黨員?卻是七嘴八舌像麻雀!平常該表現的側衛功能,諸如:社 會、文化、教育、環保…等項目,未見其功!一個政治團體的條目,說得像天大的災難,說是讀書人,卻做得有如廟祝,還是各個教授名號加身!辜寬敏前輩好像是民進黨員,他的政治意見在民進黨的內部沒有問題,但他也不是什麼都對!質疑謝長廷的〝和解共生〞?正是令人啼笑皆非!當年他不就是因為有和解的念頭,而回台和蔣經國見面?民進黨的決議文,也不是台獨或獨派的決議文,更非台灣的決議文,哪來那麼大的拘束力和威力?更別談是好像世界末日般地嚇人。

一個黨主席運籌維握整個黨機器,國會大選在即,至今仍有選區提不出人選,也未見像樣的整合,一般正常的黨領導人,應該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唯恐有負所託! 雖說多的是統媒的無事生非成分多,但是在這個時段,居然還有多餘的精力情緒,在決議文和黨的總統大選候選人爭風吃醋?甚至辭職逃避!我看到的除了想給黨的候選人難堪、丟燙手的山芋之外,我看不到有什麼積極的正面效果!這個人的政治生命,不隨著這個辭職結束,那就是大家都想和稀泥!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3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又豈止四個笨蛋而已!

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台灣社會一直在演譯這樣的問題,也就是該學人家的時候偏要自創,需要或可以自由發揮創意時,偏偏就懶惰拼命求快速而用抄襲。台灣政局會動盪絕大部分,很多主要是源自於粗製濫造的制度設計,和他所延用的一部〝不三也不四〞權分立的〝古憲法〞。絕大多數的統派份子,當然也有部分的綠營份子,也是把政治亂象完全歸罪於李登輝、陳水扁執政之後。沒錯!因為在這兩任之前,是一種獨裁的方式治理台灣,法律其實只是聊備一格,適合的就用、不適合的就冷凍。


民主、民權、民生(民有、民治、民享),雖然孫文把她也搞一個 ”三民主義”,但這是政治必需去忠實實踐的,三個分野或是三個目標,這個概念既是權力的來源,也是義務必需達成的目標!也是現代政治的”真骨髓”!也就是「主權在民」的這個基本概念,是現代政治的最基本源頭,其實是無可動搖、也無可替換的。如果去除了這個概念或精神或內涵,那現代政治,可能成為什麼樣的面貌呢?世界各國先期的政治,都是〝君權神授〞或雷同君權神授,歐洲如此、日本如此、中國如此。台灣有點雷同美國的歷史狀況,都是可脫開君權神授的〝古思想〞,直接進入現代政治的範疇。只是美國走的順利、台灣備受〝惡靈詛咒〞般走來坎坷。


林洋港曾經這樣說過,"台灣不能開放戒嚴!" 為什麼呢?可能他沒說出來的,就是菁英政治的潛意識!〝選舉〞並非完全等於「主權在民」,而只是「主權在民」的一種實踐方式,如果制度設計不良,單有選舉並無法完全闡明「主權在民」的真實精神。在中國也有選舉,小到村長、大到人代會,選舉他們的國家領導人,胡錦濤也是經由人代會選出的,甚至共產黨的口號是「工農民大翻身」,可是稍涉政治的人,就可簡單尋出中國權力行使的脈落。選舉真的因此讓中國人握住了「權杖」?我想反而像是奉送「權杖」的一種儀式,人民自己卻是「祭品」,荒唐到幾乎令人同情中國人民。


儒家浸淫中國幾千年而他的整個學說,其實本質上大部分是架構在,君權神(天)授的底下展開的,所以雖然也講〝平等〞,但卻是在「君」之下的平等,和現代政治中民權內涵中的平 等概念,是有所不同的,所以中國人說「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當我們的腦中有所謂選民素質的時候,不就是源自於這種觀念嗎?〝精英〞如果是指專業全職,我也不認為必須交予「完全權杖」!馬就是專業、全職的〝跑者〞,如果不安上馬鞍、嘴套、韁繩,當然也可以騎,可是除了不穩之外,恐怕也無法控制去向, 那即使有再明顯的理想目的地,要抵達可就不怎麼容易了吧!


代議士某方面看他就是一種菁英!所以專業理應超乎一般常人的選民!況且也是經由選舉選出,當然代表性十足。但是探討了台灣的制度設計下的選舉,是不是真能選出專業呢?之前大選區複數選舉的設計,使代議士無心議事,忙於紅白帖,再加上議堂議事設計幾分鐘的質詢,當然想破頭地如何使廣大民眾增加印象,走火入魔便成一種競相模仿的方式,如果制度沒有改變的情況下,我看再選一百次,問題仍是一樣或者更加嚴重,這個憲法,是學者菁英設計的,這個制度也是所謂的政治菁英設計的,這個政局也是這些所謂的菁英份子執掌至今,事到如今卻是難問難解!在這種四不像的制度設計之下,所形成的四不像國會亂象、政治亂象,沒有採取革命的方式,原本就是台灣人〝懦弱的善意〞!


四個國會議員非法侵入民宅,雖然是選舉期間,但是很簡單的法律客觀性理解,卻是完全闕如!甚至已經可說是行為囂張至極!這種視法治為無物的嘴臉,居然就是剛被選出的國會代議士!而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台灣另一個〝懶惰、好打扮!多嘴、沒腦筋!〞的畸形產物—媒體記者、名嘴階層,盡是各自往各自的感覺、喜好衍伸發揮,為違法議員,塗脂掩飾、或影射為是受侵害者的惡意圖謀。到今日世界各文明開發、或未開發地區,違法入侵者的對待,大概都是非死即傷!中國人一向最喜歡控訴被侵略,但是對是否侵略了別人,除了否認之外就是託詞拼命脫罪,這個盤據台灣的〝黨國政經媒〞,就是再次演了一次,這種墮落人種的價值觀、與價值操作方式!


非法入侵叫侵略,違法入門叫做〝侵門踏戶〞!所可能受到的待遇,那豈止言語撻伐而已,侵犯的又豈止是進入房門而已!你所侵犯的是一個人類的價值!無視對方存在、無視對方價值存在可能,才是促成這種非法入侵的潛意識本質!而這種規避或試圖為之,託詞、脫罪、塗姿抹粉的政客、媒體記者、名嘴,可能就是明天非法入侵的〝預備犯〞!這種裝扮一身光鮮的民主模樣,其實是根本對民主價值一竅不通!這又豈止是那四個笨蛋而已!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4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台北之夜

今天是大選前的超級星期天,藍綠當然都是傾全力動員活動,照一般正常國家的政治活動來看,國民黨可以說是潰不成軍!除了之前的四個蠢蛋之外,竟然在最後決勝的周日活動,犯大忌活動內容抄襲了對手陣營!綠營的擊掌與鞠躬,早在一個月以前,已由逆風行腳的活動建立起一種雛型文化,這個簡單的動作,成功而有效地形成identity ideology(齊一性的意識形態),再加上象徵逆中求勝的鴨舌帽反戴,這都是在起初不起眼、不被注意的,年輕人苦行活動中,逐漸被注意、而認同、而感動。

這幾個動作事實上在社會上,幾乎已經成為年輕綠營的象徵、或標誌動作,藍營居然急忙複製動作,甚至連外觀的衣服也仿造,這種簡直在一般正常國家,幾乎可說是不可能或不可理解的忌諱!居然出現在本次的總統大選的國民黨陣營。有甚麼選戰考量?我是不清楚,台灣的有識者,甚至國民黨陣營我想應該點滴在心頭,而這個陣營居然大辣辣地,運用抄襲模仿的作為,這個文明的負面價值,居然是這個陣營在超級星期天,告訴全國的人、當然也包括本身陣營的競選夥伴。明明就是偷、明明就是抄襲,即使再如何強詞奪理,能抹除心理的陰影嗎?我為國民黨內年輕的工作人員,感到婉惜與不忍!

另一個令我感動、也感概的,是一位網友的逆轉勝活動照片,他是在被綠營看成中國城,或者是藍營票倉的台北中和:http://www.socialforce.tw/blog/blog_14338__116245.html
這7.8年來我對於台北,總是有一個不忍,綠營自從陳水扁市長,有能的表現高度的評價之下,竟然連任斷羽而歸之後,整個綠營上上下下,包括台北本地人,對台北似乎總是有一股怨氣,久而久之已經形成是一種無形的疏離感。高玉樹時代,那種帶領台灣的民主聖地的價值,好像是謊言一般消逝得不見蹤影,而這個不忍正是我也一直為她不平之處!

我在日本接觸到台灣人、看台灣,一直感嘆台灣人普遍不敢肯定自己,而綠營台灣派不敢肯定自己,可說正是顯現在對台北的心態上。心態簡單說就是主觀認知的價值顯現,當綠營的台灣派、和知識份子,一直在心態上、在說詞上,認知台北是中國城、或藍色大本營,那它就一直往中國城、或是藍營大本營形成!這內在主觀經驗subjective experience,是不是也正影響存在的事實呢?我看這不就是一種價值放棄的一種現象嗎?也就是很少綠營的知識份子,敢理直氣壯地詮釋台北價值,最通常看到的,對於綠營執政的努力,咸少敢據理力爭辯護,就隨著藍營統媒的價值,自省者有之、批判者有之,也就是在統媒的淫威之下,潰不成軍或者就學起抓祭品的價值。

最近看陳水扁總統,感覺似乎有一種形單影隻的落寞,在網路上和藍營的人吵架,總統被貶得一文不值,當然我回嘴!放眼台灣政界,雖然陳水扁總統有時候他會凸槌,但是他可能是全台灣,最直腸子、真誠的政治人物,因為只要一開口,藍營綠營的人都可以看穿他的喉嚨,最不做作、最不會耍陰、最不會耍詐的政治人物!他就像台灣牛,被操得最累、被檢驗得最徹底!他也像台北,曾經是台灣的民主聖地,只是被疏離!或許不靈巧,但是疏離的人們,曾經做過甚麼樣的努力呢?不就是抱著狀似神聖的主觀,喃喃自語而已嗎?


野侍一郎 在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48 pm 作了第 2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4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民主與權力與文化的怪現象

如果要以籠統地整理概念的方式,或是懶惰的態度,那麼寫完題目之後,就可以告一段落了!因為「怪現象」就是〝很奇怪的現象〞,那甚麼是「很奇怪」呢?「很奇怪」就是,不是很正常、或是不是很符合平常的所見所聞。專門研究議會政治的政治學者,曾有過這樣的趣談,議員對預算案的質疑時間和次數,和預算案的金額額度和複雜度,通常是成反比,因為小額度的預算案,通常比較簡單易懂,所以每一個議員都可以侃侃而談質詢熱烈,額度大複雜程度高困難難懂,所以就比較少人敢輕易質詢,因而往往乏人問津。


人世間很多慣習,並不一定侷限在「在地性」,有時候它就是一種普遍現象,唐氏症的人,臉孔多是不分國界有很高的相似度,而懶惰的人,通常也具有很高的相似度,這就是我一直感到奇怪的現象,也就是我題目所說的「怪現象」。民主是甚麼?民主就是〝人民就是主人!〞,權力是甚麼?權力就是權和力!文化又是甚麼?文化再簡單不過啦!文化不就是生活嗎?嗯…嗯…嗯…,其實要這樣說,我也找不到錯處!但是這些都是有人才會發生,也是在人有生命的時候,才能認知的事,那何不統括〝這就是人生嘛!還有其他嗎?〞


啊!啊!啊!說的也是!人生簡單就好了!那黑格爾、孟德斯鳩、就都是多事之輩,布朗尼斯洛.馬林洛斯基,根本就是一個傻子!民主之前是君主,君是主人、人民是奴隸,民主之後,變成人民是主人、那奴隸又是誰呢?奴隸有人就稱他為公僕!而這黑格爾把這個程度的現象,稱為定立到反定立。人民終於有一天也擁有了奴隸,一個人類歷史上,很特殊、也很突兀(應該是說很荒唐)的奴隸,因為他是握有莫大決定權、影響力及於異常龐大的一群主人(人民)!台灣的啟蒙也好、維新也好,如果只是滿足於,定立到反定立的階段,那也算是一種幸福,不過我想提醒的民主,還有一個綜合定立的層級可以追求,那就是:民主可以是一個價值系統,他也就是一種「理性合意的一種意思決定過程」。


牛頓的力學解析出,重力、引力、作用力、反作用力…等等,愛因斯坦再發現人世間,尚有電磁力、電子強(作用)力、電子弱(作用)力,但是這都是物!重要的關係到人的權力,卻少人用心定義。那我就不自量力,試著定義權力,所謂的權力的產生,是建立在兩個前提:一個是理性合意的完成,另一個是使服從、或是使屈服,簡單的說,你為什麼有權力,做這、做那?因為有我的同意!我有沒有權力做甚麼事?可能也要有你的同意、或是理解(理性的合意)!再不然就是,我打得你滿地找牙,讓你不敢說半個〝不〞字(使服從、使屈服)!不知道有誰再補充,有甚麼其他的定義?權力大家都會講,大家都在主張,但是我看要命的是,好像大家都不定義!我不知道大家的默契,是不是先驗的存在、或是就是與生俱來?


文化就是生活!簡單又好記、大家都沒有疑慮!你的生活是文化,為什麼我的生活不能是文化?也對!天賦人權,當然也賦與你、和大家,都同樣的生活就是文化!那麼中國人也是在生活,台灣人也只是在生活,那中國文化、為什麼不是台灣文化?或者一個台灣的〝中華文化愛提〞說:文化就是生活,台灣生活和中國生活,也都同樣是生活,台灣文化就是中國文化,那又有何錯誤呢?布朗尼斯洛.馬林洛斯基的田野調查,那是遙不可及、也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多事囉?當然「一隻滿足的豬、勝過一個不滿足的蘇格拉底」!人生簡單化,也不是壞事!我看好像是要做如是觀了!那還讀甚麼狗屁書!


野侍一郎 在 星期一 五月 12, 2008 10:10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4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江湖術士的狗屁!-(6%的真實)

甚麼是江湖術士?用現代的語言來形容,可能就是指社會上,靠嘴巴、或一些技巧(不是技術喔!看清楚!),展露或賣弄神奇、或奇異、或神秘手段,以達吸引人注意、相信,而達成販賣或交易目的的人,通常的特徵又多似買空賣空的型態為主。我不特別指明哪一個行業,具有這種類似性,不過我想這並不難找,而我要特別指出的特性是,靠嘴巴、和賣弄神秘神奇,而台語好像就是嘮阿!

據說(好像是我中學的三民主義老師)孫文曾經稱讚,以前中國人講究信用,做生意多光靠口頭約定不用打契約,我曾經哼出聲被我老師察覺,所以那科就是全班最低分。現在我想跟我那老師講(因為孫文已經翹辮子將近一世紀,所以沒辦法通知他),現在跟中國人做生意,就算打契約也沒甚麼效用而不是信用。中國這種吹噓不用打草稿,前言跟後語兜不攏、不相干的習性,恐怕是比孫文那時候看到的更加進化了!(進化不一定就是進步)台灣有很多是喜好所謂中華文化這一味,所以說的比唱的好聽,在現今台灣好像正流行,而綠色陣營也有人頗好此道!這個論壇也不少!

選舉原本應是一種民主聖會,同時也可檢驗文化的進化狀況,台灣的選舉多如牛毛,光算平均次數,可能民主大國英國、美國都要遜色,至於文化水平呢?那再說啦!可是倒是造就了非常多專家,當然也有民調專家、歌調專家、哭調專家…,這些〝專家〞多到在街上走路都會互相撞頭。最近剛大選完,這些各種所謂〝專家〞,就好像漁船收網上來水面上的魚,亂跳跳滿船板般,真是令人傻眼。說起誰在某個時候,因為放了多少分貝的屁,造成全國民調上升或下跌、幾趴又幾趴?真他媽的!(對不起!這好像是髒話喔。)傑克!太神奇!連分貝都測量出來了!幾趴幾趴好似都可以用尺量出來了!

最近我的朋友都很鬱卒,一個叫莊國榮、一個叫江霞,因為據說他們一個人說了一句粗話,使謝長廷的支持度掉了6%,另一個罵了人又搞掉謝長廷支持度6%,兩人聯手幹掉了12%,換算成投票人數一千三百萬人,光兩個人兩句話搞掉了156萬票,再加上陳水扁、吳淑珍兩夫婦,一個顧人怨搞掉3%,一個打哈欠搞掉 3%,合計去投一趟票搞掉了綠營78萬張票,四人總共搞掉了234萬張票,所以贏贏gkiau變輸輸去了!綠營很多的乩童,哦!不是!是專家,嗯!好像是江湖術士!如此斬釘截鐵的說,說得我的朋友垂頭喪氣,賣力助選選輸已經夠難過了,現在好像千夫所指萬箭穿心。

他媽的!(就是髒話啦!)我就是火大!這些江湖術士!你們倒是說說看,6%是怎麼來的?怎麼算出來的?316不就是3月16日嗎?選舉不就是3月22日嗎?選前十天不是不能公布民調嗎?你們自己出錢組了一個隨時測驗小組?還是你們有甚麼神兵利器?隨時都看得到謝馬的支持度變化!你們這些不就是跟孫文那個時代一個樣,做生意不打契約口頭就算數了嗎?還是你就是神奇,用鼻就可如渻鼻涕般渻出6%、3%來?說穿了!就是你的頭盤旋之後,嘴巴就衝出來的不是嗎?

再說所謂中間選民,不就多是一般對政治沒有特別興趣與堅持的人嗎?通常這類人大概也不太喜好看政治新聞居多吧?另外整天巴著中天、TVBS、東森等,藍色傾向的人,他們是打娘胎出來就要投給馬蕭的吧!我看是馬糞出來,他們也會投給它!說不說髒話、罵不罵人,才影響他們轉向的嗎?你們這些6%的江湖術士,出來交代個由來,說來聽聽看!我看甚麼尼爾森、甚麼蓋洛普,可以叫他們打包走人,你們不就可涵蓋他們的業務了!不是嗎?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五月 06, 2008 12:4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左你的頭啦!

在文化人類學上,婚姻家族是一項重要的研究,事實上遠自柏拉圖、亞里士多德時代,就開始一直討論不斷,但是以科學的方法建立學術論述的,可能是瑞士的學 者,巴哈‧歐分Johann Jakob Bachofen(1815年 - 1887年),他在1861年,發表了一篇『母權論』Das Mutterecht。他的人類婚姻發展圖式,就是『野蛮(未開社會)→母權制社會→父權制社會』,也就是人類社會,一開始是『乱婚制』,而後才發展成 『排他的婚姻制』。

1877年美國紐約州的律師,路易斯‧摩根(Lewis Henry Morgan, 1818年 - 1881年),以巴哈‧歐分的母權論基礎立論,發表了『古代社會』Ancient Society,把人類社會從原始亂婚制,到一夫一妻制,分成六個階段。但是摩根時期的文化論者,受達爾文進化論的影響,也已進化論觀點解釋文化論述,包 括婚姻與家族,而摩根論述最大的弱點,在於他只是以他在幫印地安人,打土地和石油公司官司時,所接觸了解到的印地安人,對於父執輩的稱呼幾乎雷同,沒有特 別分疏而作成推論。但是到了布朗尼斯洛.馬林洛斯基(Bronislaw Malinowski1884年—1942年),社會科學的「田野調查」(field work)成為更科學的方法,而現在地球所能研究確認的無文字民族,沒有能發現如摩根所論述的民族存在。

1880年馬克斯開始寫資本論,1883年馬克斯去逝,所謂馬克斯主義教祖的恩格斯,1883年根據手稿出版馬克斯的『資本論』(1848年之後,馬克斯 就是靠紡織工廠小開的恩格斯資助),1884年恩格斯,看了摩根的『古代社會』感動莫名,還寫了崇敬的書信給摩根,而後取摩根的論調為基調,著作了『家 族・私有財産・国家的起源』(德語) Der Ursprung der Familie,des Privateigenthums und des Staats),這也成為馬克斯主義教徒的重要文獻。其主要立論核心,就是原始社會是亂婚制,也就是一種原始共產制,而據此認為資本主義的原罪,就是「私 的所有權」的存在,也是一切不平等發生的原因。這位紡織廠小開,做生意經營不可諱言是有一套,(其實是不輸給他喜歡批判的,一些資本主義者)但是沒有馬克 斯的頭,我看他可能只是一個,特立獨行、豪邁不拘的英俊的、天真浪漫資本家小開!

至於台灣的所謂左派,台灣有左派嗎?(有?那才真的有鬼!)我看是不要嚇我啦!甚麼是左派?左派有甚麼像樣的論述、或是書?麻煩就舉幾本來讓人讀讀看!我 看到台灣喜歡裝左派樣子的人,倒是不少!而事實上台灣50年國民黨的反共教育,馬克斯的書有幾本能在台灣出版?可能不就是藉由出國,去拿幾本中國人翻譯的 馬克思主義,(還可能是中國的懶教授,就教學生分篇翻譯,練習翻出來的?)然後喜歡說一些讓人也讓自己,好像聽懂、又好像聽不懂的,然後就自稱左派!簡直 就好像手上拎個LV皮包,就自以為是上流或是中流,而喜歡據此以為就可以鄙視下流?之前的所謂〝道德清流學者〞,不就也是這個調調?!

然而我要說的就是,要批所謂右派、或是自認左派?就拿一些真實的東西出來論論看!不要老是一天到晚,左派、左派個不停!真是「左你的頭啦!」

我就先提供所謂 什麼是左派(3篇)?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12, 2008 4:26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當罵起陳水扁時…

每次回台灣開車時,在路口如果看到穿梭在車陣,沿車兜售玉蘭花(很奇怪通常多是女性),總是會搖下車窗購買,內人曾好奇地問是否特別喜歡玉蘭花香?我說那是原因之一,天然花香、又是台灣產,一朵幾十塊也算是對這些,頂著烈日、冒著危險求生活的同胞的些微鼓勵。另外其實還有一個更深沉的原因,那就是不只玉蘭花台灣本地產之外,其實看到賣玉蘭花的人,在交通車陣夾縫中努力生活,簡直就是台灣的寫照,特別在現在沸沸揚揚的台巴事件的當頭,更是更形貼切!拿著玉蘭花沿車兜售,不就像台灣的外交人員,在今日的國際社會的處境?

很多人都說她也愛台灣,很多人也都說他是台灣派中的台灣派,綠色中的綠色,只差好像尚未叫達金斯,給他蓋章作證明而已!但是台巴事件尚在調查的現在,其實不只藍營統媒雀躍地,想叫陳水扁和民進黨伏誅一般。在綠色論壇也有一群人,生怕落於藍營統媒之後,真是比台灣的西北雨、或是日本北陸地區冬季的越陸吹雪,來得更急、更猛!當然一切過錯或是罪惡,總是要歸、或強行,要陳水扁稱罪、或是吞下!罵起來,那豈是一個英姿勃發了得,道德、清高、智能的容光煥發,簡直像極了耶穌誕生,或是摩西下山般地聖潔樣,真是叫人佩服地猛吞口水之外,也只能傻眼呆望不能自已。

我很好奇地去翻一翻這些人,到底曾發過甚麼珠玉之言,發人深省的言論、或是文章,或是眼光銳利、卓越、見人之不見,但是很讓人深省的是,這些混在媒抗或是綠色論壇裡,有的只是幹扁、罵扁的歷史和程度,早已超越所謂的統媒!歇斯底里,十七世紀尚被認為,是子宮異位所造成的病症,所以一直都被認為是女人專屬的病症,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卻在退伍軍人當中發現有這樣的症狀,也就是男人也會罹患這種病。上一周看日本紀錄片,一位精神醫罹患うつ病(躁鬱症),沮喪、暴躁、激動、偏激,都是這兩種病可能的特徵!但是我擔心在綠色論壇,長年說到陳水扁總是一副咬牙切齒狀,雖然螢幕、文章照理講是看不到,但總是讓人不禁浮起這般影像。

陳水扁當總統,老實說實在是有夠背!做出來的成績,藍營否認、綠營一票硬是不承認、或是不敢承認!其實那也就算了,反正天底下多的是,不喜歡或不慣用腦思考,嘴巴就像小鳥的屁股,就是由不隨意肌所構成,就是控制不了!有就放、蹦得就出來!藍營統媒說陳水扁貪腐,一票人就口中喃喃,貪腐、貪腐!統媒說陳水扁無能,媒抗或是綠色論壇一票人,就愚蠢、蠢蛋喃喃不已。在台灣看報紙、或是電視新聞,就是令人火氣大,然後媒抗或是綠色論壇,總是湊合的〝恨扁藍調協奏曲〞,令人想抽起修羅刀大開殺戒。不過想想也就算了!反正終究狗嘴是長不出象牙來!但是就算只剩十天,總統仍是陳水扁、還不是馬英九!現實是甚麼?事實是甚麼?別老是分不清,卻總喜歡上網多嘴,卻不知隱藏沒腦筋!

還有這種動不動,就要阿扁站出來交代東、交代西,把自己肖想成比大法官還了不得! 陳水扁站出來,把事情交代清楚 / 莊彬。說陳水扁親小人近親繁殖活該要被淘汰?(口氣大得簡直像國之三公大老) 扁政府近親繁殖終遭淘汰 / 老包 。他認為人才、才是人才!其他的都是小人!這比大法官還厲害!簡直已經可以稱神了!這卻讓我想起,古希臘雅典黃金時期的佩利克雷斯(Pericles、紀元前495年 – 前429年),波斯戰爭後重建雅典,力行完全民主制,尊重議會、訂立抽籤制公職,出席民眾裁判所的陪審員,發予出席津貼,自己任將軍職十幾年期間,錢財沒有任何增長,極度清廉有能的領導者,在佩羅波尼休斯戰爭Peloponnesian War (431–404 BC)第二年,卻不幸雅典流行瘟疫,市民死傷慘重,於是雅典市民,開始怪罪佩利克雷斯,公用金不當使用(這些原本是被稱頌建設福利等的評價),原本勤政愛民,徹底執行民主制的指導者,一夕之間因為疫病,德政變成被彈劾裁判的下場。

如果佩利克雷斯還在世,應該可以稍感安慰,因為有一個陳水扁,幾乎和他一樣悲情,同時也有一個台灣,和雅典同樣徹底的民主制,和徹底的天真無情相比擬。同時台灣的綠營,又 多了更多道德、清高、智能的人才,這可能是雅典要略遜一籌的!(但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19, 2008 12:0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你在哪裡?

民進黨選舉完畢,我的朋友打電話來告知,蔡英文小姐同志當選為新任主席,由於我即使回台灣,也幾乎不看電視新聞,自立晚報結束後,也幾乎就不再買新聞、雜誌,想要求知或者是求學,大概台灣的媒體,是很少具備有這樣的功能與作用。根據我這幾年來來回回台日之間,台灣的媒體(報紙、雜誌和電視新聞),多半只是商業和政治的廣告板、或看板、或是一種亂集團的討論版,因此在可能的場合,我一直鼓勵台灣的年輕人,尊敬母語、重視你的第一外國語,否則依台灣的現狀,你以後可能就成為一隻山椒魚,只能隔著比你的頭小的洞口,和岩石上的青蛙閒來〝鬥嘴鼓〞!

我趕坐飛機回台灣,投民進黨主席選舉的票,卻對台灣的政治、與政客厭煩,偶而簡直可說是鄙視,我的朋友總是感到不可理解,事實上也幾乎是如此,但是真實是,我對台灣的政客,所對於政治的理解與操作對待,不止是厭煩,可能可以說是厭惡,但卻不是對台灣厭惡。很多人都知道,人性中的〝愛烏及屋〞,但這個也可能順勢演變成〝恨屋及烏〞的概念、或是傾向!我之所以看扁台灣的電視媒體,就是這個商業集團,總喜歡披起監督批判的外衣,卻只是在進行這樣的sensational Sensation(扇情的羶色腥)概念演進!而政客之外,許多知識人也喜歡披起外衣之外,再戴上面具,加入這個行列,這是這些年來台灣媒體蓬勃發展的現象。

我的朋友到日本旅行,除了看到日本乾淨、井然有序之外,也發現一個景象,到了日本鄉村看了很多民房,很奇怪地除了少有鐵窗之外,卻多只蓋兩樓,而且似乎都不寬大。好奇地問我,少做鐵窗可能是日本治安良好,蓋兩樓是不是因為日本地震也多?我說這種原因都有,但可能都不是最主要的。建築也是一種文化的表現,而文化的表象、或現象,通常很多也受概念的影響,其實從日本的「一戶建」民房,也可以看到日本對於西化的影響、和日本人對西化概念的完成程度的影子。用簡單的例子比喻,日本人出國看到西方人蓋房子,學習技術而融入日本的舊式房子的改新,而台灣則多是囫圇吞棗整體移植,到台灣鄉下看看一般民房,可能就是如此!

簡略地說,日本偏北冬季寒冷、多雪,可耕種時間短,日本全國農作只能收成一季,再加上一千多年的領主制政治統治,收成之後繳稅給領主是第一考量,(因為土地理論上是領主所有),所以千方百計節約土地用為耕作,再來也可能因冬天寒冷、為了取暖的考量,因此節約空間以利於取暖。另外窗戶也可能是冬天多雪,房門易受積雪凍阻,是做為無法開啟時的緊急脫逃口。另外日本都市人口聚集,卻多可能認為有利於商業活動作用,居住則以「一戶建」為主要理想,某個層面看,那幾乎就是部落群居古老概念的現代形態。

而這些外在形態所隱含的概念形成,也以其他型態充斥台灣,媒體有形無形的就是充當這樣概念的傳播工具,這些已經成為〝媒體聞人〞的所謂知識人,更是充滿一種〝知的怠惰〞,助長形成整個社會的,一種〝知的散漫〞的習氣和習性!所以在台灣到處都在講:人權、權利、政治、權力、民主…,但是這些概念各是甚麼?卻通常是運用Sensation(感覺)在詮釋、在主張!如果用一種反問的方式,甚麼是人權?甚麼是權利?甚麼是民主?好吧!西方來的概念,就用democracy問好了,democracy又是甚麼?不要說批判了我看能說清楚的,究竟有幾人?但是卻是神勇異常的到處主張、天天主張!

批判者為何喜歡批判而不疲?因為有一個心理陷阱,那就是〝除外效果〞!古希臘雅典,在佩羅波尼休斯戰爭Peloponnesian War (431–404 BC)的阿吉尼西海戰中,首先告發雅典海軍將領的,很諷刺的就是原本真實該負全責的救命艇船長!民主或是democracy究竟是甚麼?話說重頭免不了要了解,這個概念和這個字的源頭,不過很有趣的發現,幾千年之後,台灣似乎也是囫圇吞棗地,先重演荒謬的部分!在海上看到是島,在島上看去通常是海,但是有人在島上,看到的仍是島,似乎把自己在哪裡?給忘掉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五月 25, 2008 11:22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綠色造夢(一)

老實說我對現今的網路論壇,已經非常的〝訝鮮〞!但是我也不看台灣的報紙新聞,大概只瀏覽中央社的新聞條目一樣,也瀏覽各綠色網路論壇。我的朋友問我對〝九政府〞(8年來藍營統媒一直叫扁政府,所以〝以直報直〞),有甚麼看法?我說他登上總統也尚未滿一周,沒甚麼特別要批評的,倒是要嚴加看管、而不只是監督而已!520之前,我根本是看也不看,因為那是戰勝者,展示戰利品的權利時間,他要選阿貓、阿狗當院長、部長、廁所所長?那是誰也奈何不了他!批都不用批、最好的方法就是,冷眼旁觀不予置評。像如今選一個有〝雞鳴狗盜〞嫌疑當院長,就可以知道德性不是他選人的考量!剩下的就是有甚麼了不起的能耐?冷眼旁觀之外還是冷眼旁觀!

我的朋友3月20日之後,除了沮喪之外還憂心忡忡,生活重心似乎無法一下子恢復平常,問我是不是也會如此?我說:會!但是一周之後我就恢復,如我的吉祥物「鷹」一樣,冷靜的心、冷靜的頭,用「鷹眼」看台灣的政治和生活。只是偶而看到綠色網路論壇上,仍然聚集一堆〝唯阿扁是問〞的人,我看這意志也是相當驚人!8年來、4年來、3月20日以來,現在連520都過了!就是有這樣的〝自稱深綠、淺綠、透明綠…〞的人,卻過不了阿扁這一關!這集結的濃濃怨氣,似乎是有要與藍營統媒,一較長短的毅力與趨勢!確實令人訝異而同情。我倒是真想建議,如果能將這種毅力與怨氣轉化,不妨去攻讀歷史系效法司馬遷,報他(漢武帝)一個流傳千萬年的大仇!

人一般都很容易,能清理外在周遭的髒亂,但是對於自我心裡的負面髒亂,往往不只無能梳理,甚且掉落之後可能往更深處墜落!我曾經用一手把桌上的東西,全撥開落滿地,然後重新再依自己直覺喜好放回桌上排列,不整理,可能你就一步也難再往前。阿扁有一句名言「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在這個漫身傷痕的綠色戰將,歸來走下台之際,我沒有辦法冷血無情地,再有太多的苛責。除了拍手鼓勵歡迎之外,就是要再提起,有夢也許不一定最美,但無夢的人生,其實簡直就是地獄!而希望則要不斷地創造,不只希望要創造,為自己的人生,不能失去造夢的能力!夢就像是一個「未到達的幸福」,放棄了夢就好像放棄了對幸福的希望。

我鼓勵我的朋友為自己造夢,不只如此,我還要建議綠營的同志,要積極造夢,我也會建議蔡英文主席,不要拘泥急於大德目的目標改造民進黨,可能是不是想辦法帶領民進黨成為一個有造夢能力的黨?政治就是政治,有它世俗的一面、也有世俗的必要,但未必就是妥協一途!日本小泉前首相,他有一句名言「国民の真意を問う」(探詢國民的真意),與其說是執著於改革的大義,倒不如說,他先給了日本國民一個「改革的夢」,連造夢的能力都沒有的政客,那當然只剩下,用盡任何可能地討好巴結人群。

謝長廷先生已經開始成立影子政府,而其實這稍嫌被動與消極,在這之前,我就想建議民進黨,應該考慮構築一個「影子大戰略」,但礙於黨主席大選選戰方殷,可能也沒有人能靜下心來思考,所以延後。其實既然都在谷底,也未必沒有積極樂觀的思考或是方式,至少再用一句日文鼓勵那就是「上昇のみ」(只有上升不會再下降了)!我也建議綠營台灣派的同志,人生原本就是會有起伏,政治也是會有起起落落,不用過度受限!那些至今仍無法放過阿扁的人,也許就算你去請一團脫衣舞孃,想來娛樂以解他們的怨念,他也可能斥責:「就是阿扁!搞得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就是沒完沒了!我看就只好讓他們回地獄去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825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七月 27, 2008 12:42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果然是賀伯說的對!

國家理論源自社會契約的學說,而講社會契約、人權的三個代表性人物,湯姆斯.賀伯(Thomas Hobbes,1588-1679年),約翰.洛克(John Locke, 1632 - 1704年),賈克.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 1712 - 1778年),其中洛克的人權說法被美國奉為圭臬,而賈克盧梭則被法國的人權宣言採用,唯獨賀伯的理論在三者之中,似乎是被冷落了!

雖然三人幾乎都是經驗論者,但是核心神髓部分卻仍有差異。簡單的說,賀伯才是正真正銘的完全人權論者!也就是天賦人權,並非來自於神的賦予,自然權在「萬人對萬人的戰爭」中,才是使得人類真正體會和平的可貴,和社會契約訂立的重要和必要性!

愛國同心會的宵小,也只有在戰爭之中,才會乖巧!這兩個台灣人,給台灣社會上了一堂民主人權的課程!很剛好而已,一點也不過分!這個老是偷襲的統派雜碎,不是變低調了嗎?我建議台灣人就是〝假沁蹦〞,等著統派的狗嘴如何再說三道四!

下完戰帖馬上被打,蘇安生遭兩男持鐵棍打成重傷

「踢這腳,若不平衡,你們來找我!」(不是很神勇嗎?)
現在台灣人果真去找他,而且就是要「見一次,打一次!」
馬上就變低調了…「不希望大家打擾,不願受訪。」不是嗎?
湯姆斯.賀伯的經驗論,沒有騙人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野侍一郎特區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1, 2, 3 ... 21, 22, 23  下一頁
1頁(共23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