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知的人生
前往頁面 1, 2, 3, 4, 5, 6  下一頁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野侍一郎特區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53 pm    文章主題: 知的人生 引言回覆

人生的侷限

從東京回來的機上看著飛行報導,突然發現一個驚異,不知何時東京回台北的時間,已縮短了一個小時。20年前時速600多公里,如今已增速成900多公里, 我竟然無視於這個變化,實在是非常懊惱。我一向喜歡從現象觀察而展開推論,當從空中緩降、鳥瞰著台灣,卻彷佛也看到台灣的懊惱。

人生的侷限,很多是根由於基本能力的缺乏,如果再加上學習上的疏懶,那要蛻變成〝蝶〞,可能遙遙無期。這一陣子各論壇,多多少少瀰漫著懊惱與焦慮的不安, 這正像一個漩渦,捲進去只是在跟著旋轉,冷靜地看、所成就的也好像只是互丟泥巴而已。我也剛從泥巴坑回來,才想從〝知的人生〞學習展開,馬上就是這副德 性,當然也是懊惱。除了守身如玉、遠遠避開,不知是否有另一種〝脫開策〞,或者找出另一種、出汙泥而不染的新局面或方式?

日本作家五木寬之的新作裡,提到〝不安〞的因子,事實上是一直跟隨著我們,雖然我們究其一生都在想辦法排除這〝不安〞,但〝不安〞同時卻也讓我們產生力 量。看著台灣或綠色論壇的不安,其實過度一點集中於政治,恐怕是很重要的原因。與其互丟泥巴,不如開藥方吧!針對綠營的弱項也是綠營論壇的冷門,1.經濟 論述、2.綠營的國際化 (有別於現今過度的美日觀點),或許可以稍加轉移這種政治過熱現象。我一直不喜歡許信良先生,但他曾提出過一個概念〝新興民族〞,卻是可重新賦予論述,當 然是有別於他的方向性(西進),而是抵擋西進磁吸效應的南進。

大家可能不知Sony廣告的結尾語 ”It's Sony” 的由來,在昭和30年代(1950年代), Sony開始生產小型收音機,想打開世界市場。就開始派了很多企業戰士(業務員),到美洲、到歐洲由於沒有通路,吃了很多苦頭仍然無法解決,這群戰士也不 願就此無功而返,最後乾脆用 “ 口込み”(口傳),也就是到餐廳、咖啡廳就點 “給我Sony” ,到報攤也先說 “給我Sony”,當然惹的這些美洲人、歐洲人滿頭霧水,然後藉機介紹 Sony,而成功打開了Sony世界市場的第一步。

Sony的方法也許不是什麼好方法,但是這〝新興民族〞的骨髓精神,卻是值得思考學習。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5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知的人生-(時間的靜思)

如果說天地之間有什麼是絕對公平的,可能只有〝時間〞!只有〝時間〞不分貧、富、貴、賤、高低、大小,每個人都分得一樣多,而且沒有存貨可囤積。因此只在於你如何利用而已,這是非常簡單的事理,一般人都能輕易就懂,但這其中卻也造就了有如天地般的各種差異。

人生是生命的總和,生命的內涵其實是由每一個生活片段所組成,生活的片段也可細分成一分一秒的時間。反個面說人生就是一大段時間,而且它有一個特性,那就 是它不會依主觀或客觀停止、它也不會依主觀或客觀離開,它一直就在我們週遭,不曾離開須庾片刻。所以我們也就輕易地疏忽它、甚至放縱它,忘了它的不可囤積 性,你也許能憶起昨天8點22分的片段記憶,卻無法要回這個時間。

人是「焉知生、未知死」,如果能預先得知生命線段的長度,那麼成長獲得時間的同時,卻也是正在消逝時間,也是生命的消融。會利用或知道要利用時間的人,通 常都是感覺時間不夠,如果不深思時間的特性、或不嘹解時間的特性,當時間太多時是會致命的!吸毒買醉的人,除了些許好奇之外,大部分應該是源於感覺時間太 多,而且忽略了它的不離開、不停止的特性,無法排遣的通常卻是鮮明的不如意的自我。

「知的人生」 第一步就須先徹底了解〝時間〞的特性,真實用心的面對,否則它可能是一個什麼方法都對付不了的〝無言殺手〞!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5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知的人生 ( 學問獨行道 )

其實人的一生,很多時候是必須直接面對孤寂的,〝做學問〞恐怕也是如此,或許武斷,但我一直認為〝學問之道〞,也是一種〞獨行道〞。別人或許充其量,只能 成為認知上一種肯定的加強,或者一種除錯上的確認而已,所有〝學問〞最終都需靠自己辯正而獲得。

追求學問,是人源自於對〝知〞的渴望,有別於對於物質的渴望,多是受到器官本能的牽動而侷限,諸如餓了想吃東西、渴了想喝水,但吃飽了、喝足了慾望即停 止。〝知的渴望〞卻可能是無限的,但這個渴望卻常常被忽視或忽略,所以多數人,只能在物質的渴望當中輪迴,就如餓了就吃、飽了就等下一餓的來臨,這個〝物 質律〞其實是主宰了許多人的一生。

或許有人會說「獨學則無友、孤陋而寡聞」,通常我是不排斥朋友,但總認為〝孤陋〞與〝寡聞〞,卻可能是緣由於方法錯誤、或是偷懶所造成。朋友終極也只能扮 演〝認知的加強〞與〝除錯的確認〞而已。哲學上用了太多的篇幅試著闡明〝我是誰?〞,最主要可能就是要能〝掌握自我、認清自我〞。這個原點無法認清與掌 握,那凡事皆成空泛或空談,更甚者讓自己成為〝被負擔〞的人生。

〝依賴〞與〝等待〞,是我所認為不喜歡的人性上的弱點,因為都距離〝施捨〞太近,除了不喜歡讓自己的人生變為負數外,也不願意過著被動的人生。我性喜獨 行,並非不要或不重視朋友,而是更喜歡隨時面對自我,〝找不到自我〞除了讓自己一無所有、一無所得外,還可能因而成為其他人困擾的來源。而學問的追求真正 的本意,原本就不是依此而炫耀、或者依此而睥睨傲物,更大的用意,可能還是在於更清晰、更完整的自我,因而可得!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5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生活、人生

人生很苦悶嗎?生活很乏味嗎?政治紛爭令人厭煩?論壇也吵得很?好像以上都是!似乎令人無處躲藏,雖然這些枷鎖大部分是自己加上去的。網上或許有人也是如 此吧!但是這些卻又是活著的証明。曾有心理學家做過實驗,喜歡春天、還是喜歡秋天?發覺健康的人,似乎喜歡秋天比較多,身體孱弱的人,卻有喜歡春天的傾 向。

找枷鎖纏住自己,這種少年維特式的煩惱,其實是一種”不智”的生活,這使我想起日本作家渡部昇一,曾翻譯過P.G.Hamerton的一本”知的生活”, 那是在談自己確立人生最高喜悅的生活法。我想開始嘗試,另一種自省的生活方式”知的人生”,我想這會是我短期自我對待的方式。

已經忘了是在哪裡看過一則故事,描寫一位已退休的大商社社長,有一天被通報警察逮捕,原因是偷換了人家的公事包。警察非常好奇如此的身分,為何會淪落做 賊,作筆錄時這個社長才說出原因。自己從年輕一生懸命地工作,到了退休時突然感到人生空虛莫名,因此產生對別人究竟是在過什麼樣的人生的好奇,想藉由偷換 公事包窺視別人的人生。

人是很自我的動物,但卻又不一定能夠面對孤獨、或者忍受孤獨,人生是生命的總和,生命的內涵其實是由每一個生活片段所組成,而生活就是一種自我對待。
”知的人生”簡單的歸納,就只是真實的自我對待,但真的如此簡單嗎?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5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人生、人性

我一直喜歡看拳擊賽,可能很多如同內人一般,總認為太過暴力,但事實上高水準的拳擊賽,卻是體力、技術與智慧的綜合,和粗暴或暴力其實是相差甚遠。但我喜 歡看的卻是另一個層面,兩個人被限制在邊繩之內,作最直接的對打,勝負就在這個空間無從逃避。上台之時誰也是鬥志高昂、氣魄萬千,深怕透露任何缺點給對 方,甚至是一絲絲的〝弱氣〞。人生不也是如此,無處躲藏直到倒下或者投降、分出勝負為止。

每當KO、TKO勝負已分時,看到勝者的歡躍,通常我反而常注視 敗者的神情,彷彿看到一絲淡淡地,類似人生的悲傷的氣息。10幾年前日本有一位沖繩縣出身的羽量級拳王,好像叫〝浜田〞第一次在日本本土衛冕,當時日本人為他瘋狂、寄予無限的厚望,日本拳擊界、影視界,也用意了 最豪華的舞台,當他進場時歡聲雷動的樣子,只能用激狂形容。但比賽卻是失敗,浜田受了相當大的打擊重創,被判定失敗時,目送勝利者歡呼之後,在台上向四方 觀眾謝場時,卻是被賞以坐墊和瓶瓶罐罐,看到血流滿面被墊子砸個正面,卻猶是充滿歉意的面容。

這使我想起德川家康所說的:「弱小是一件悲哀的事!」。失敗的拳王下台時,已不是蜂擁而上,而只剩下一個教練牽著被血模糊視線的失敗者,人生的殘酷就是如此活生生演著…。有時候人在製造偶像也是相當自我,放縱愛、恨也相當自我,所以當然通常是不會自制的,至於〝人性〞那也是在背後,因此當然也看不到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5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負數的人生

在日本的北方,現在正是秋收階段,楓葉等秋色也似乎蠢蠢欲動,大自然確實是一個精巧的藝術家,正在運思如何彩繪大地。人的渺小、有時不只是以空間的存在感 而已,在面對思緒的領域,可能更要令人驚恐微小的程度,面對大自然的巧思,再回味所謂的〝人定勝天〞只感覺已非愚蠢可形容,簡直是無知的可憐。

我是註定在野,連讀過的學校也強調〝在野〞。美麗島事件時,也在台灣島外獲知片段訊息,黨外抗爭之初,也只能隔離在東京。今年326也剛好出差在日本,今 年的925卻也遠在日本的東北鄉野遙寄相思,想〝回饋〞可能是來自於這個愧疚感,對於批判的弱化,其實應是縁由於此。我也曾經在留日同學會2年,只為了別 人的一句〝沒有經歷實踐,何來批判的正當性?〞,這句話著實牽扯了我許久!

〝正當性〞是一個概念,每一個人都能輕易地朗朗上口,而且也不斷地經人引用。殺人犯也努力地為自己的犯行找正當性,貪婪者、偏執者也不忘為正當性尋找說 詞,魑魅魍魎亦復如斯。但究竟它是什麼?或是它應是什麼?可能運用者並未真心體會檢討了!愈是輕易以〝正當性〞為自己辯說,用正當性深責他人的偏習者,就 如酒醉之人,通常就愈想證明自己為非醉者,但即使言詞再肯定,卻也難藏住搖晃的身形。

日前又有熱心網友寄來拙文〝也是人生〞,後續引發的一些魑魅魍魎的言語。在網上當然就是人生的縮影、或倒影、或折射,但一個想過負數人生的人,就像對一個借債度日的人,除了救急可以,卻也無能救窮,所有的救贖,只能自己自力也別無他法!也無以置評!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8:5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關於 ”浮浪者”

人要如何過一生?大部分取決於自我意志,在沒有侵犯周遭的狀態下,事實上應是自由選擇的,也未必需接受世俗、禮教、道德的太多限制。在日本稱無業遊民為” 浮浪者”,是指他們就像飄萍或者是浪波,居無定所,其實是中肯而無太多貶視之意 (當然是在”無害”的狀態下)。

在日本東北或北海道,由於位置偏北冬天寒冷而且長久,當地的多數人從事農業,冬閒時期年輕人力由於無事可做,很多都是在秋收完成時,即打理行曩到大都會, 尋求短期打工日文稱”出稼”(dekasegi)。這些”出稼”者到大都會後,多數是努力打工存錢,當春天來臨時再搭乘列車返鄉。當然為家人購置禮品,也 是成為在家鄉引頸盼望的喜悅的溫暖回饋。但仍是有人可能迷於大都會的浮華,可能諸事不順或者一身的原因,盤纏用盡春天來臨時仍是兩手空盪,無顏返鄉而流落 都會而成”浮浪者”。東京上野車站,由於是東北列車發車站所以浮浪者也特別多,可能是由於這個因素。

時至今日情形已更形複雜,“浮浪者”之所以會成為浮浪者,當然理由有千百種,有找不到工作的、有被公司解雇的、有家庭生活不順遂的……不一而足。但都有一 個無法排除的”嫌疑”,那就是逃避生活壓力、畏於人生挑戰,如果只是自顧自的漂流輾轉,那也還無甚了了。有的卻是把自己的懦弱、懶惰,所造成不順遂的困頓 化成怨氣”八つ当たり”(胡亂發脾氣在他人身上),”正常”就變成了其報復或吐怨氣的對象。東京新宿車站地下通道,就曾被浮浪者佔據,當時的「青島」知事 鄉愿地猶豫不決,這些浮浪者轉眼之間變成〝都市之瘤〞,享受著地下通道的冷暖氣、和定時清掃的地板和盥洗室,卻無所事事而拿著〝人權大旗〞么暍這個社會, 所以「青島」 就被東京都民唾棄,後來由「石原」 知事當選,實質執行公權力才恢復正常平靜。

“浮浪者”如果說是有惹人厭煩的主要原因,那可能是疏懶於自身的打理檢討、畏於人生挑戰、逃避生活壓力……等等的哪一項?或者全部!卻把 "發怨氣" 視為理所當然。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0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寄語

我有兩個女兒,雖然現在在台灣接受教育,但都是在日本出生,可是也許在日本居住的時間長短有不同,個性上顯然有很大的差異。大女兒也許曾在日本上過小學、 也住比較久,沉靜而少出錯,小女兒雖然也在日本出生,卻是在台灣成長,好動而錯誤連連,但卻相同的好強。前些日子帶著小女兒去拔牙,看她眼淚都流下來了想 必一定很痛,卻一聲也沒吭,回家的路上也沒聽她喊過痛。

醫生把她的牙齒給我,我拿在手上卻感到滿腦的不可思議,人體用柔軟的物質,卻能製造出如此堅硬的東西。我就問我女兒:「什麼是人體最堅硬的東西?」我女兒 想當然爾回答:「是牙齒或骨頭」,但我跟她說:「心可能才是最堅硬的,因為牙齒骨頭隨著時間長久都會蘇鬆,可是心卻可以數十年不變!」,她當然是滿臉狐疑 不解。是的!心可以是最堅硬的!人從母體心臟開始吸收養分成形、成長,而有心臟、身形、骨頭、牙齒,能生出堅硬的東西,當然是最堅硬的!心可以是最堅硬 的,如果能數十年不變!

我收到過幾位朋友的寄語留言,也看到幾位朋友的訊息,即使未曾會面也一直未完全回覆,但也藉此希望能轉達我的關心。〝愛〞就是受心,心就能是最堅硬的,愛國家、愛鄉土、愛家、愛人,都可以數十年不變,能擁住愛就可使自己堅硬無比,即使只是涓涓細流!在愛台灣這條路上,無需say hi !無需道別!因為只要自己心一直都在,未曾離開!

存在不可忽視、認知不能輕率!出生、血緣是一種存在,為台灣人、或為中國人則是一種認知,存在通常不會成長,認知卻是可在經驗當中獲得成長,先驗有時候是阻卻成長的障礙!先完成自我認知,無須過度在意別人所欲加諸的印記!我早已脫開所謂本省、外省的先驗存在,花時間去理解這些存在的名詞,倒不如先求你的自我認知完成了嗎?我已脫開這些名詞的羈絆,台灣人就是我的認知,我以此辨我辨人!別為此所苦!認知足以更替先驗存在的羈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0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情熱

日語有一句話叫做〝情熱〞(zyounetsu)它和〝熱情〞很相似,甚至有人也就把它翻成〝熱情〞,但是就我在日本生活的語言的感覺,卻還是有一點點些微的差異的感覺,〝熱情〞比較像是形容一時的情緒,而〝情熱〞則是比較像是一種持續的狀態,也就是一種點性狀態情緒、和線狀情緒的差異,或者是時間的長短不盡相同,不過這只是一種情緒纖細性的分辨而已,不是語言絕對性的註解。

我曾經幾次自己買飛機票回台灣參加選舉的活動,一次是1994年的台灣省長選舉,一次是1996年的台灣總統直選,台灣省長的選舉其實勝負並非最重要的,這種嚴重不對等的選舉,勝負可能早在選舉前幾乎已可判定。但是對我們這種自認台獨運動者,勝負不是唯一的考量,而是一種長期對台灣的情熱,試圖去激發台灣的熱情。陳定南作為台灣人的代表,我們很滿意,而省長選舉其實可說是台灣總統的前哨戰,也是從黨外時期到在野反對黨民進黨,全國性選舉的第一次操兵演練,而那一次選舉也是一種理想性選舉的實踐,印有陳定南古典照片的點劵,我們夫妻至今仍保存,民進黨的理想性格,在省長選戰時幾乎是變成最高點。

1996年彭明敏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但是其實是飄盪著一種悲壯氣氛的選舉,也算是台灣人對彭教授的的一種平反味道的支持,但對手是李登輝使台灣人產生了一種難言的complex,甚至日本台獨也產生分裂狀況。但是那次的選舉與其說是民進黨,倒不如說這是也相當符合彭教授,一個自由民主啟蒙者,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理想追求的堅持。民進黨反而只像是陪襯者應付而已的感覺,事實上是沒有任何勳章可言,卻是民進黨內內部派系集結表面化、內鬥的開始,當然這和許信良這種理想性最低,國民黨式權謀印象最強烈的領導群,掌握民進黨權力中樞可能也有關係,彭教授的有名著作「自由的滋味」,已經被在當時的民進黨、和民進黨的許多政客們,理解成〝權力的滋味〞了!

2000年的總統選舉對台灣人來說是一個驚喜,對整個獨立運動的情緒〝情熱〞,卻似乎已經被不斷爆發的熱情,一種無來由、無從預測的熱情完全取代,運動者的情熱似乎已經被跳躍著、揮舞旗杆的熱情者,推壓出到鎂光燈的耀眼熱線之外。2004年的總統選舉,是台灣人的意志成功地,集結了情熱和熱情,但是無疑地民進黨的理想性格,在這兩次選舉其實是急速消退,可是也許是被熱情沖昏了頭、或是產生炫目的誤解,民進黨多數政客由〝權利的滋味〞認知成為一種必然,〝權力的自負〞已經又慢慢變成一種〝權力的傲慢〞!可能陳水扁總統自己本身也無察覺,但是他是一個標竿人物卻是無庸置疑的,很多他的作為,正是成為所謂新潮流等政客之間,產生風行草偃的效果。

民進黨多數政客掉落在權利逐鮮的風行之中,這可能已經是朗朗在目了,從羅文嘉爭著選台北縣長時,其實就可以宣告民進黨的理想性格,已經被這群年輕政客用完了!羅文嘉的政治生命,其實在由李應元參選台北市長時,就可以說已經送進加護病房了,沒想到民進黨人被權力沖昏的程度,居然是昏迷的寸前,就好像把吊點滴的人送去台北縣,而把最後的理想性格葬送完畢!而這也是把我個人對民進黨的情熱完全掩熄,現在我也只剩下對台灣獨立建國的情熱,對於民進黨的什麼四大天王的種種新聞,一點也沒有興趣!對於2008年的總統選舉,我會投票給反國民黨、可以打倒國民黨的候選人,管他是呂游還是蘇謝!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0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余裕

余裕(YOYUU)日文是指有剩餘的空間、與心理狀態或態度,其實也很接近漢文的〝有餘〞或者是說一種遊刃有餘的心理狀態與狀況。它雖然是一種主觀的認 知,但照慣例我們也很輕易的疏忽,其實它是最接近真善美、或幸福、或快樂、或滿足…等等,人生正面或是想追求的價值或情境。

內人出國期間在陪女兒做功課時,碰到造句我女兒忽然問我:「什麼是富有?」一時之間我也愣住了,一直在想這根本是很簡單常見的語彙,可是真要解釋卻未必就 很簡單。後來想了一陣子我就回答她:「不缺!」,當然也照慣例她更疑惑的問我:「不缺什麼?」,我就回答她:「對!不缺什麼!什麼都不缺!就是富有。」。 我是〝親馬鹿〞(OYABAKA日文指過分溺愛兒女的父母),因為她們常常給我豁然開朗地,釐清一個概念或觀念,而這可能用錢和時間,都未必能順利尋得解 決的,其實就是人生的驚喜時刻。

數字衡量有時有其侷限,就像〝多與少〞究竟如何的數字能表現很多錢?又如何的數字是很少錢?不要忽略了這個簡單的比喻!大多數的人的快不快樂?幸不幸福? 滿不滿足?就是糾結在這個看似簡單的概念上。很多影藝人員月入70.80萬甚至上百萬,仍然瘋狂作秀因為仍然不夠,也就是仍然〝有缺〞,問題的形成當然原 因各異,不能同一歸類或類比,但有一個狀況是一致的,也就是沒有〝余裕〞。所以我們在追求外在事務、生活、薪水、錢財之前,不妨先思考什麼是余裕?或者你 的余裕究竟是什麼?否則很多事情,當你死命追求時的飢渴,卻可能發現追求到達時,卻是無盡的虛無感,你的人生也許是用了太多時間精力,在最後發覺卻是毫無 意義的事務追求。

釐清余裕的首先,當然是先了解自己,而後用柔軟正面的思考,也就是從〝有〞開始,我有什麼?我缺什麼?對於很多既成的概念,嘗試主動用另一個角度思考。最 後我用我和內人,曾作過的體驗生活供諸位參考。回台前半年我和內人在台中租屋(﹩5000)生活,我們協調用﹩500元為一週的生活費,剩下的錢就存到錢 桶,下一週再拿新的﹩500元,如此實際生活了將近三個月,以此適應即將開始的台灣生活,而且我們成功了。有一天散步時內人忽然撿到﹩1000元,當時她 還欣喜地親著那張鈔票,我說:「這張﹩1000元的價值是不是漲大了?這就是我要敎你對數字的戰爭。」,其實我就是在創造我的心理余裕。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0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思維的隙縫

日本有一個電視節目”知てるつもり”應翻成 「以為知道」 (這裡的つもり是指事實上相反但卻這樣認為),節目是在輕鬆嘻笑之間,卻也提醒有很多事,愈是身近愈容易疏忽,這應也是人性的弱點。「以為知道」 所以就放棄思索,「以為知道」 所以.就不多賦予注意,「以為知道」 所以就理所當然的認為 ”即是如此!”、”一定如此!”,這讓我們的思維產生空隙而不自知。曾經有人這麼說過,我們這一生最不了解的人,或許就是一直睡在我們身旁的另一半!可能 我們有時也應確認,究竟還有多少的「以為知道」。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0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駕御文明了嗎?

電腦從70年代到現在也只不過30年左右,可是日新月異的讓人緊追不上,卻又擺脫不了。無論如何,它都已無聲無息地侵入了你我的周遭,而且正悄悄地改變著 文明習慣。許多人被這"景像"鎮懾得亂了手腳、慌了方寸。可是這社會可能還有四分之一的人,還沒學會傳真向他解說E mail,簡直要他的命!有的人因而有一種感覺被時代巨輪輾過的痛楚,而且似乎漸被時代拋棄的恐慌有增無減。

大多數人可能都不喜歡成為被拋棄的感覺,所以買電腦、申請寬頻生怕慢了腳步,加上電腦硬体商的推波助瀾,已經如同各位所見成了社會洪流。這個表像可能一時 間也不會停歇。人類要溝通而產生的文明,演譯了各種璀燦的 "樣像",也就是語言、文字演化成詩詞、歌謠...種種,其實就是要傳達心理的意像(主觀) 給某個個体,或廣大的眾体 (客觀存在),就是溝通樣貌變化而已。傳真、電腦大半的功能,也只是轉化了溝通的樣貌,而沒有離開這個主題,也就是溝通內容的本質,並未隨著樣貌變化,而 有多少變化。

很多人追逐電腦之後,迷於新科技 msn、yahoo、 skype...等,即時通訊、聊天室如雨後春筍般四處開張,可是也如同畫像手機, 新奇的喜悅只是如曇花,如果用心觀查周遭,你常上的聊天室剩幾個?或者換個角度看,你的友好清單中,固定連繫的剩幾個?可能都是開張時高朋滿座,一陣子之 後三三兩兩。最近似乎正流行個人blog,可以自由佈置版面、可以暢談本身所學,的確是一個很新穎的溝通新型態。也收到了很多邀請,可是也僅止於冷靜旁 觀,在新奇過後本身所學無以為繼之後,閒聊搞話題似乎也是成了常態。人通常喜歡追求完美與全能,但在追逐所謂文明之後,我們究竟是否能駕御文明了嗎?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0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知識份子的正體

在台灣許多概念,事實上是混雜的,兼用、兼行、混合或混行,不求甚解卻也漸成不甚介意,可有也可無、混用兼行亦無不可。當然世事無絕對,但〝智慧〞有時卻在微小不起眼的地方、場所浮現,或讚頌、或訕笑著人們。

多年前曾和幾位大學教授,在日本東照宮觀光時,正好碰上年度大祭典,看著日本人老老少少,穿著傳統服裝〝浴衣〞(日本夏季的簡易和服),或牽扯或推押著神 輿,再配合著〝hei sou 、hei sou〞的吆暍節奏。人們的臉孔,有美有不美、有高有矮,卻微妙地在一個地方統合、〝敬謹與虔誠〞。最令大家訝異的是,知識份子、販夫走卒,居然能如此的 貼近而無距離,不!應該說是結合成渾然一體。〝文化〞通常是無形地存在人們的身近之處,這種〝無做作〞正表現出文化無比的震撼力!

一千年前日本派出多數表面為僧侶,到隋唐去學漢文化,由於當時並無太多書籍,為學習語言,而選擇經典為數眾多的佛教,所以這些僧侶其實就是知識份子。這些 知識份子也成功地,由語言、文字、典章制度乃至文化,起初或許是只類似複製,但經過消化之後,卻也發展成更為精緻的文化。經過千年,日本的廟宇與僧侶仍備 受重視與尊崇,與其完全歸於宗教,不如說是他隱含著千年來的,另一個知識份子的特別身份。今日的日本,國家能順利的發展成為亞洲唯一稱得上的先進國,可能 沒有一個日本人,會把這功勞歸於各時代的政客。日本的幸運,也在於歷史的重要關口,總是能得天眷憐,適時地出現一批批優異的知識份子,這正也是使我多年來 忌妒莫名。

一個國家強盛與否?文明與否?文化之有無?其實是完全端看這個國家的知識份子的能耐,也就是知識份子,其實是無可推託的!政治混亂、是知識份子放縱了政 客,科技文明低落、就是知識份子懶惰,文化粗俗落後、 乃是知識份子墮落,……。.我討厭所謂一般存在的〝腐儒〞、〝偽儒〞,乃在於這些都是要知識份子的名或樣子,卻無胆擔負知識份子的責任,知識份子走不進人 群、貼不近民心、聽不出民意、看不透局勢,都該被指責或擔起罵名,而深自自省,否則就不彷變身為販夫走卒,專心為自己人生打點用意!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0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批判與欣賞

網路溝通新興掘起只是幾年,但也由於大家尚在摸索,很多新問題也正衍生當中,網上熱絡有時卻也像廟集,當然激情也就難免,都是主觀的發揮但卻仍有些許不同,「批判」 往往是理性、意氣混合先行,「欣賞」 卻是感性的展開。

「批判」首先必須掌握好立場、用對方法、充分運用文字文思,否則稍一偏離即成了混亂罵場,既損人恐怕也未必利己。「欣賞」 卻是在心理充滿餘裕之下,尋求真善美的過程,對於事與物的主觀發揮,你又將取決何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1782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0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日本雜思

人的心據說只有約一個拳頭大小,每分鐘以約70次的頻率,將含氧與養分的血液送至全身。根據專家估計,一次壓縮的能量約可換算,大略等於瞬間將6公噸重提 起的力量。事實上是相當令人驚異的能量,卻內含於我們每個人的身體內,而且以每分鐘6.70次,日以繼夜不停地運作。像心一樣其實人的全身形而上與形而 下,到處充滿驚異與不可思議,可是也令人訝異的愈是身近的,愈是容易疏忽而未必了解。

去過日本的人,不知道有沒有觀察到日本的機場、車站,雖然和台灣一樣擁擠人多,但卻似乎有一定的規則運行。走出機場第一列幾乎都是大眾化運輸系統 (公車) ,私家車永遠在最遠的停車場,公車族 (通常也是經濟弱勢) 卻是第一優先。日本其實是一個最封建的國家,但日本社會卻少有暴發戶般頤指氣使的氣氛,日本的自民黨也是一黨專政多年,日本的公務員官僚氣焰也一樣令人討 厭,但他們還多了一樣菁英的自負。在亞洲他們也把日本運作的,成功地成為正真正銘的先進國,在戰後一樣多的時日裡。

我曾經在走出京都新建車站時,在門口佇立難過了許久,台灣在大的層面輸或落後日本,在細微處也無法效法日本,這落差可能是逐漸被拉開的多,我的難過是我也 花費了大半青春在日本求學,如今已近中年對這種差異卻也無力而只能兀自嗟嘆。我不知道清末名將左宗棠,看到西方船堅利炮而摔下馬時,是否也是同樣的心情。 我雖然一直以野武士自居,但那其實只是心裡的自許,真實裡卻只是”不是文人的文身”而已,真要報國可能也只有雙手、兩腳和一顆 ”雜頭”,但真能有用嗎?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野侍一郎特區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1, 2, 3, 4, 5, 6  下一頁
1頁(共6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