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知的人生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野侍一郎特區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0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踽踽獨行

踽踽獨行 ( 一 )

我是獨派,要對陳水扁或現今的執政團隊呵護褒獎,顯然是有困難,甚至應該是給予針砭,但對於他的困境卻也無法否認。現在持平來看不止陳水扁、謝長廷、乃至 蘇貞昌,幾乎是陷入父子騎驢的困境,其實民進黨、台聯黨、甚至整個台灣派又何嘗不是如此?但是台灣派究竟有多少人?真正用心凝視摸索過此時泛藍的內心狀 態!泛藍除了能積極阻撓立法牽制行政之外,真的有那麼大的心理優勢?打仗除了要會衝會打,讀一讀敵軍的心理狀態不也是重要的功課!

日本劍聖-「宮本武藏」是有名的兩刀流,各位可知道他是如何用短刀?和他對戰的人也都在想和注意這個問題。所以必須分神注意它的短刀,因而減弱了本身的攻擊力,或許被宮本武藏的長刀劃過頸部時,都沒看到他動短刀。有時候遐想陳水扁或許可以是兩刀流台灣派的短刀。

局勢混沌、恨鐵不成鋼鬱卒難免,但是知道”痛“至少証明還活著,活著就可做很多事,可以堅持、可以繼續創造,也可以被沮喪、憤恨、充滿自己。政客有好有 壞,有的正在寫歷史,有的正在寫自己的墓誌銘,真正重要的是有信念在,有理想信仰在,就有成功的可能!究竟有很多海內外的台灣人,似乎仍抓不著獨立運動的 本質,其實小眾媒体反而是獨立運動非常重要的據點,大眾媒体有地域限制,網際網路正是一個剋制的利器,透過交流可以凝聚也可發揚。

現今你可能在美國,我在台灣或東南亞,獨立運動本身才是河流,政客卻只像是浮萍,是應鼓勵其它有心的台灣人,嚴格監督政客,但不用太在意政客私人的勝負。

踽踽獨行 ( 二 )

以一個運動者的看法,獨立之路並未十足完成,選舉也只是個過程。持續觀察綠色論壇,仍發現一些問題,言詞雖然激烈但好壞卻是見仁見智。可能都不是一時半載就能改善的。

1.國家的論述;這是最初淺但也最難,制憲正名正是針對這一主題,由於牽扯國際現勢和中國的對仗關係,可能仍有段艱辛路,同時也是一項浩大的政治工程,在網上討論可能主觀期待先於客觀現實進展。

2. 其次是政黨政治的實體是什麼?台灣剛從獨裁政權解放由百家爭鳴,再成兩大政集團,是該走兩黨政治或多黨政治?現正紛亂難解。不過由於網路的自由,卻也造成 難有深入冷靜的討論的情形,甚至為了快速回覆而濃縮文辭,卻因此造成紛爭的原因。更甚者因而流於漫罵而難於終止,長篇累讀卻無結論共識,因而形成浪費網路 資源、也浪費個人的時間精力。

3.再來是語言認定分歧,和所帶來的族群紛爭的深沉化;由於閩南語、北京語、廣東語、客語文字皆用漢字,容易陷入「漢字=中國字, 北京語=中國語」 的迷失,也由於語言所產生的族群辨識分化嚴重,甚至因而被用來分割台灣的機具,更甚者變成自殘互貼政治標籤。語言最大的功能就是溝通除了溝通也只是溝通, 對於不同語言是需適度尊重,但不用冠與更多意涵。一種語言的保存需要非常專業與浩大的花費(金錢與人力),並非簡單易與之事,為此爭論實難立即論斷,稍一 不慎反而加深鴻溝而已。

人出生最早受影響或教育的,一般是家庭而後社區、而後社會,最早的人際關係網路一般也是依此建立,這是人性!血緣、血統的保有認知也是人性,很難去否定、 也無需否定,族群自然存在,族群間的相異性也必然存在,也很難去否定、也無需否定,毋寧是更加要鼓勵去保存保有族群的特性,重要的是要去教育如何了解與尊 重另外的族群。希特勒也愛他的家庭、也深愛他的族群,卻在錯誤偏激的認知下,究其畢生精力要消滅另一族群。

台灣的核心究竟是什麼?相當籠統也相當廣泛,但卻非常重要!如無共識那麼我們只是住在這裡的一群人,共識或許是由你一篇、我一篇討論中形成的,不要輕忽網路論壇的效用與功能,或許在下筆或落鍵之時,應有更深沉的思考。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0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不帶刀的武士 (運動者的本質)

一個自信的民族,通常也是常自省的,唯有自信才敢比較,才可知不足。成長簡單,只要能生活就能成長,覺醒卻需要機緣與智慧,理念只有堅持,智慧是要靠學習用最原始的初心。 「政客」與「獨立運動者」,有一個本質上的差異,「政客」以從政為目的,獨立運動只是他的手段。「獨立運動者」以獨立為目的,從政只是手段。

政客通常他們一定都是非常有能力的人,如再擁有權力,就如鬼再予金棒 (日文成語如虎添翼之意),"思想"是現代獨立運動野武士的核心,古今中外的政客心念的是權勢,操弄的是政治,現代的手法是選舉,所缺的也不屑的就是"思 想",所以速成簡化的口號就變成旗幟,省略了繁複的辯正思考,因而目的、手段就可混淆。運動的本質、與政客的思維,是有很大的不同,運動者藉由運動本身來 凝聚再擴大,政客只思考如何利用它,來轉化為選舉操作。選舉只是運動的一種手段,可是太多人把它當成目地,所以政客綜藝化、明星化變成是必然現像,妥協、 折衝時當然就抓不著立場與重點。

台灣現在究竟還有多少人在檢索,除開選舉平常都在做了什麼?如果選舉只是檢驗獨立運動的一種方式, 對選舉的所謂勝敗就沒那麼悲觀與重要。獨立運動應超越政黨的思維,也就是不是政黨在帶領獨立運動,而是獨立運動在帶領政黨,就以228手護台灣,即是成功 的獨立運動!制憲正名不成功(我不說它失敗),多少是受政黨之害,獨立運動應是無色的。藍、綠是政客數人頭用的, 擺脫不了色彩的羈絆,就看不到本色,支持統一的就算是統媒所做的調查,所剩多少?可是一選舉"著色"之後,為何落差卻是如此之大?

3年之病需求10年之艾,歷經五十多年的不正常統治,台灣要完全自主,當然不是易與之事。一條河流顯現的是這城市的文明,一條清澈優美的河流,必須所有住在河邊的人,共同愛護才可能維持,維護鄉土、維護環境才能維繫人與人之間的記憶和感情。獨立運動如果無法觸動心的結合,就會變成事倍功半,甚至因而失敗。 日本德川家康,在得知織田信長被殺時,心想這是機會來臨,立即領軍向京都。途中卻傳來豐臣秀吉已經進入京都,當時德川軍多數認為應與豐臣軍一決勝負,德川 家康卻說 ”再等十年吧!”退回岡崎固守,最後才能在關原合戰勝出。豪氣萬千、一股作氣決勝負,當然膾炙人口,審度時勢、忍辱負重也是求勝所必要的。

921地震在我故鄉發生,原定2年的組合屋,3年時仍有人要求延期,我跟我太太說:努力的人也有2年未到就般出去的,懶惰的人10年也搬不出去,至今仍有 人賴著不走。無心自立的人,給再多幫助也惘然。神戶大地震,日本災民在風雪中排隊領取熱食,日本政府也是2年後即拆假住所,難道日本災民都已幸福美滿!當 然不是!" 志氣 " 才是脫開貧窮、擺脫困難、追求成功的主要依據。日本明治維新,是在兩百多年最強的德川幕府的掌控中,由四國出身的坂本龍馬,四處鼓吹九州的邊陲鹿兒島 (薩),本州的邊陲山口縣(防),所謂”薩防聯軍”開起倒幕運動,當時豈會比如今台灣情況好到那裡!用 " 志氣 " 去感動人心,其力量更是以大於等比級數,而且是呈幅射狀幔延,所以日人鼓勵人常用 ”龍馬精神 ”即是如此。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0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武士不帶刀 (批評的本質)

台灣如今的現狀,很多人可能以為總統大選已定並無大戰事,其實以我這台獨者建國才是目的,現在只是戰事稍歇並未停止,但很顯然綠壇上很多人的認知並非如此!這幾年來在綠色論壇,也陸續經常可以看到批判陳水扁、批判民進黨、批判綠營很多論述,贊否兩論原本平常,爭吵也是自然。然而陸續而經常性地,卻也讓人不得不正視這本質,或者顯然引發的另一層局部效果。我的疑問是,言論自由是必須尊重這沒疑慮,但我不知道的是這些諸多的言論,究竟是要舉錯?還是要改義?而且是特別喜歡以陳水扁總統為標的。罵陳水扁是泛藍的「顯學」,這 可能連村夫村婦皆知的事,我無法理解的是所謂的菁英應不可能看不清局勢,但是卻似乎樂此不疲令人費解。

台灣仍陷在泛藍統媒的烏煙瘴氣之中,戰事並未停止!而且正是以小工點穴戰,既然立志為文人批批連戰批批宋楚瑜、馬英九,這種綠營政治人物也會也可做,但其 實泛藍”文氓”正集結在平面電視、媒體,他們不聰明嗎?他們腦筋好的很!只是心有問題!陳文茜當然知道她只要守住那些小眾,就握住了籌碼、也可「萬壽無疆」,她只是一個更成功的金介壽、一個另形的李敖!李敖可能才是真正的泛藍宗師。李敖早在環球電視笑傲江湖,努力剪貼勞作的模樣,不是被藍營政客媒體拿做典範模仿!

大家也都知道、「誰也無法回到真正的歷史現場」,李敖就是利用賣弄一個熟讀歷史的「奸巧」,拿著一片”瓦片”就說是回到歷史現場,其實這種解釋現場全貌的方式是有疑問的,過於片段、難於查證就是問題點,南方朔之流為文,陳文茜、趙少康、李濤之流做節目,金惟純等辦雜誌,不是就是四處檢「瓦片」就說是阿房宮所留?握住「瓦片」就要站在歷史現場,這種跳樑之勢,如今的綠營甚且無法抗衡忙於應付,很遺憾地綠營某些網上自認策士的常客,卻毫無警覺甚且成了加勢效果而不自知。

不贊同你的方式並非等同滿意陳水扁,只是覺得整天學李敖撿瓦片、盯住陳總統,究竟有何積極意義?這些見樹不見林的爭論其實是令人難耐!民主與自由的核心不就是平等與法治!言論自由是否也應有一定準繩!自認是文人準繩應是自求更高。

曾有好友注意到我的文章似乎不再尖銳,批評的火力也已減緩,提到所謂的「質變」疑問。其實對於批判我已深思許久,只是未找到完整的思緒,似乎若有所感、卻仍 模糊。批評的原點是什麼?為什麼批評?批評為什麼?如何批評?批評的如何?批評是什麼?什麼是批評?除了思考找出自己最原始的初心外,也試著由別人的文 章,去推敲作者的內心最深處的原意,這是我自認的一種新的武者修行。

以前一直認為批評猶如文人的佩刀,一有不平即拔”刀”相向,同時也醉心於宮本武藏式的「不問名位只問刀」,卻也僅專注宮本武藏前段對刀術的狂熱,與勝負的 豪放。對於宮本武藏後段轉向內心修為的思緒,卻是少有理解。最近由於長時間在日本,由於繁忙和懶得帶著筆記電腦,再加上不喜歡用日語發言,因此上網多只是 看著綠壇脣槍舌劍,沒有發言卻因此多了很多思考的機會,同時努力思辯著作者文字以外的意念的本質種種。

本質是一個簡單的意念、概念,真實的本質有時卻是最為震撼,曾經有網友提過「寫簡單文 章說簡單的道理」,其實這才是最難的部份,我也一直陷入這個「難沼」之中。所以徒手不帶刀的武士仍是個武士,因為是不是武士心才是主體,「刀」只是武士意 念的延伸而已。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0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爭論的另解

「民主與自由」是台灣在世界上漢人(或者俗稱的華人)國家中,最能引以為傲的!民主與自由的核心價值,就是平等與法治,平等好議論、法治卻難有完整,這應 該是世界先進國也在面臨的常態,重要的內涵卻是在我們的討論的方式與認知。但我們對這兩項的實踐並非至以臻化境。簡單的意念概念並非就是簡單易與,能輕易 朗朗上口侃侃而談,並非就表示已能融會貫通,有時候我們自己成了頭大身小的山椒魚卻仍不自知。

在台灣網上任何論壇,隨時都能看到各種討論,也能參與討論。情熱是好事但頭腦還是冷靜比較好,也比較能談真正的東西。但是現實上一爭論起來,馬上天馬行 空、八方匯集不一而足。不過如果能冷靜地觀看思考,卻能發覺其實這爭論,除了表達看法、說法表現腦力、智力外,也是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的成果驗 收與顯現。

曾有網友提過爭辯的藝術,我想簡單的說就是如何作一個好的爭論,可是可能有點吹毛求疵,我認為「爭辯」和「藝術」卻是有衝突的。首先藝術應是人類運用特殊 材料、樣式、技巧製造或表現出美的精神上或肉體上的活動,如音樂、繪畫、舞蹈等,這是一種主觀的好壞美醜的感官認知,本質上都很難用價值標準來衡量。而爭 論本身卻正好最需要有一定的價值標準和正確邏輯認定,也可以簡單的說,只有前後對錯可以爭論,好與壞、美與醜的感官認知,只能交流能否共鳴而已無法爭論。

「爭辯的藝術」這句話本身就隱含了籠統含混,如果不釐清爭辯本身真正的意涵,那就會成了今日社會上、論壇上處處可見的雞同鴨講。應是對錯之辯卻拿著好壞、喜不喜歡來做議論,沒有標準就很難有交集。好像我們的學校、社會也不怎麼注意,我們網上的知識份子也輕忽而習以為常。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1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自由.自己

「西遊記」作者吳承恩,一個四百多年前科舉的失敗者,應該說是不得意於當時的主流價值,但卻創作了透析人性的大作,所形容的豈僅是當時的人性!直至今日, 台灣也還處處應驗著這個人性樣相。高中時有一位國文老師,曾提示過我「西遊記」就是人性、人生,從這個角度去讀西遊記可能會更有樂趣,這個也是影響我一生 的教誨之一,而且我終生感謝這位老師。

人性的「西遊記」,〝思想〞就是孫悟空,能夠腳踏筋斗雲一縱十萬八千里,能夠七十二變自由自在,豬八戒的〝慾望〞也存在你我之間,也不斷地被放縱,沙悟淨 就如同我們的〝習性〞,一直靜靜地存在卻又難於察覺頓悟,而唐僧則是外在人的總和。西方取經是出世的理想,西遊是入世的各種過程,〝思想〞的緊箍咒不就像 現實的侷限與制約,可是〝慾望〞卻像豬八戒一樣,反而時常因狀似乖順,取得唐僧寵愛而咸少受到約束。我們是否對〝自我的西遊記〞了解透徹了嗎?

而人生的「西遊記」,卻是更在我們的生活週遭處處印證,幾乎在每一個群體、小至公司部門、大至政黨、甚至國家,到處有〝有能〞的孫悟空,有腦滿肥場不重 用、只知放縱慾望的豬八戒,到處有永遠活著存在、永遠似乎不知道他在做什麼,獨善其身的沙悟淨。當然也會有耳目輕、易受讒言所制,無能沒主見的上司主管─ 唐僧,還有乖順無言的白馬。事實上這種〝人生圖〞歷久而不衰,仍活生生地在太陽之下上演著,只是我們的人生週遭究竟是,多的是孫悟空?還是豬八戒?或是沙 悟淨而已。

但更重要的,我們自己究竟是孫悟空?還是豬八戒?還是沙悟淨?抑或是自己就是唐僧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1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反」 的標準

我曾聽網友述說另一位外省人第二代網友,因為自己身份,所以在批藍營或外省統派時,必須比別的人更激烈,老實說我聽了之後感到非常難過,但這種情況確實是 存在的。我也用了幾天的時間省思,會不會我也在潛意識之中,是否也曾經放縱自己的在艾薩伊.巴林所說的「積極的自由」?我也在無意之間無形的在迫害另一個 人的價值呢?所以就再拿出自己,曾經不斷探討反省的標準就是「反的標準」,也就是自己究竟要反什麼?或是自己究竟在反什麼?

自從有政治意識以來就是反國民黨,當然現在要加上:新(老國民)黨、親(國)民黨等系列,是家族傳統也是畢生不更改的志向,原因是這個黨從懂事之後,他就 是魔鬼和出賣靈魂給魔鬼的聚合體。這些年來多少方式已有些改變,但本質仍是相同,所以只有在這件事上就算被批評主見、或成見、或偏見也不在乎,被罵偏執狂 也在所不惜,這是我永世不會更改的價值觀。這個黨是偽君子也是真小人,她是一個永世的敗者,只要地球上中國共產黨存在,就是永遠在提醒她敗者的醜態。可能 有人會說她仍是台灣隱形的執政黨,三個黨加起來還是勝過民進黨與台聯黨,現狀上確實是如此沒錯,但是蘇格拉底有一天到街上,想向人群說哲學道理,可是發覺 絞盡腦汁卻比不上旁邊的脫衣舞孃,一下子所聚集的人群,可是蘇格拉底只是笑笑,拉起衣擺走回家繼續他的哲學思考,這一點我就學他!

「標準」很難定可是又不能不定,定得不好有可能就把自己囚禁了,但如果不定呢?又可能讓自己今天是這樣、明天要那樣,可能把自己弄紊亂了,有時還因此纏繞 了近身週遭。中國人最喜歡罵人「雜種」,又不懂得為自己思索標準,常常忘了自己本身才可能是最大雜種。洛克二百多年前就分析過,人的兩種觀念:感覺 (sensation)和反省(reflection),而一般人總是喜歡讓感覺(sensation)馳騁,卻懶於思考反省(reflection)。 在這一點上人類好像是沒什麼進展,有的人也似乎不是很有意願去分清這兩種觀念,究竟是什麼?我想有一種方法可能有效,那就是「定標準」!但是是為自己定標 準,而不是定標準給別人。

我一直為自己定的第一個標準就是「人」,首先必須是人的立場先思考,但這個標準在另個論壇,因為外省人的議題,所以也曾被列為台支人的稱號。對於國民黨我 是厭惡,但他還不是共產黨一樣是敵人的原因,那就是我一直對第一代的外省人的看法,不等同於外省第二代,也就是標準是不同的。第一代外省人心向中國、偏 統,是我不贊同但可以理解也願意支持他們的唯一一群。

好像很矛盾但卻是我的標準,這些人他們原本就是出生在中國,甚至幾十年的童年、青年,就是在那裡成長的。一個對出生地、童年成長的土地的眷戀,這是人性! 可能稱不上美德但絕對是一項要被人尊重的價值!所以在台灣的第一代外省人,只要不是對台灣的惡意,甚至不需要善意,我都可接受。相同的價值,出生於台灣對 台灣的眷戀,必須要得到尊重一樣,至於生養價值熟輕熟重?也只能委由外省第一代自己的價值選擇,也就是說偉大一點,我的奮鬥標準是努力維護台灣人的自由, 而不是台灣人的幸福,因為後者是必須由個人去追求的,別人無需也無能代勞。

我也主張疾惡如仇,就如同對敵人就只有一個做法就是殺無赦!但公平正義也是必須要努力維護的標準。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1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人生巖流島

吉川英治的連載小說「宮本武藏」,使一位真實的水墨畫家、工藝家、兵法者的宮本武藏,一變為年輕英武的劍聖。雖然現今包括日本人的一般印象,都是被創造出 來的二刀一流的劍客,但在一般常人的人生中,總是需要幾個能崇拜的偶像的情形下,我也認為吉川英治確實是做了一件千古善事。至於究竟和真實的宮本武藏有幾 許差異?應該是不用太過在意、或者拘泥於真實的考證,毋寧是以小說當真實,可能更能符合英雄偶像的需要之外,更能符合遐想或充滿人生的體會。

宮本武藏的傳奇事蹟,除了在京都決戰兵法家吉岡一門之外,最有名也最傳神而膾炙人口的,就是屬在九州小倉外海的巌流島,和小倉藩的劍術名師佐佐木小次郎的 決戰了。以刀術的修為可能佐佐木小次郎要佔上風,但決戰結果卻是宮本武藏獲勝,宮本武藏可能是故意遲到,讓小次郎在陽光及海風的煎熬了幾個小時後,以總和 的結果獲勝。或許有些日本人也較為同情佐佐木小次郎,而認為宮本武藏其實是取巧,所以勝得並不光榮。

大學時代有位同學總是喜歡和我辯這一段,當然他是偏愛佐佐木小次郎,認為不能以成敗論英雄,況且佐佐木小次郎堂堂正正才是刀術大家風範。而我只能「部分同 意」卻無法「十分同意」,我總認為佐佐木小次郎,由於已經是頗有名氣的刀術名家,又是小倉籓的劍術總教頭,因此可能過分拘泥於刀、拘泥於「型」,勝負之前 已經被自己意念拘束、綁架,所以勝負只在「有形的刀」。而宮本武藏只是流浪的劍客,「有就是無、無也是他的有」,因此能執念於真正的勝負本身,「刀」或許 已經變成可有可無的輔助的工具。有形的刀即使鋒利、快速,但終究是可以「目見」也就可能架或禦,可是「無形的刀」可能才是真正勝負的刀!刀術上如此,人生 也可能相差無幾!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1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擁有缺少.缺少擁有

我有一個專攻建築的伯父,有一次他到東京我家來,同時叫我帶他到西新宿超高層大樓區去走走,伯母因嫌太無聊,就要我帶她去新宿車站周邊百貨公司逛。一兩鐘 頭後回到東京都廳附近,伯父仍然在原地,只是周遭多了好幾個不知為何頭仰望著天空的日本人,我問伯父發生何事?他卻說他也不知道,然後邊走卻興致勃勃的解 說著,這棟大樓水應該是如何分配?如果是他設計會將升降梯樓梯如何規劃?並且說坐在那邊兩個鐘頭,好像在跟當大樓的建築師對談,真是不虛此行!突然之間我 在這一區旁住了十幾年,總是認為冰冷的超高層大樓群,一時之間似乎也因我伯父的解說,變得英姿勃發迎風鼎立活了起來!而那群日本人仍然在原地仰頭,議論紛 紛相互之間不知在討論何事?

我喜歡用問句寫文章,也喜歡用問句問人或朋友,當然我更常用問句問自己,學過劍道的人都應有經驗,比劍起始先蹲著拿著竹劍和對方劍尖對指,表示致敬之後, 就要把對方的劍想成真劍般,進行攻擊防禦,所以日本人也有一句成語叫「真劍勝負」,表示非常慎重的意思。所以通常我在以問句問自己的時候,也習慣性地比擬 成自己拿著劍尖指著自己的鼻尖,這當然是我自己對自己的真劍勝負,或許多數的問句其實並非在求答案,或許也可以說並不是在意答案,而只是意在確認意念或概 念而已。

前幾天由於測試的用意已告一段落,所以關閉了外在所有的部落格,短期間之內可能也沒有另立部落格的用意。媒抗停機維修期間,正好再次提供了對這種新溝通方 式與技術的省思,真實的我和網路的我,究竟是應該如何存在?是應該致力於這兩個世界的平衡,也就是讓網路的我和真實的我趨於一致?或是重生的存在?也就是 讓真實中的我所缺少的、所挫折的、所無法實現的,讓他在網路上重生、或全新塑造一個理想或完美的網路的我。或許這樣的新生活型態,並不能稱為虛偽,或許是 可以是一種正面的自我提升,也就是提升真實的自我,來符合網路上新創的理想的我。但唯一需注意的就是一定得頭腦清晰,千萬不能混亂迷失了!

走在我伯父的後面,突然讓我意念上浮起「擁有」與「缺少」,究竟我擁有了什麼?而尚缺少了什麼?看著我伯父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神態與微笑,可是他的兩手仍然 如同來的時候空空如也,他或許是已經「擁有缺少」,而我卻好像「缺少擁有」。而看著路上來往匆匆的行人,看著他們的臉、猜想著他們的心,他們是擁有缺少 呢?還是缺少擁有呢?人生也忽然間變得充滿了趣味與好奇!網上的諸位網友不知是如何?當然我也不是想問答案,因為可能你自己更需要這個答案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1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放散痛

人體很奧妙但也很忠實,柔軟的本質卻能生長出堅硬無比的東西,如骨頭與牙齒…。我有一個表弟是東京大學心臟科畢業的博士,以前時常喜歡和我辯精神即物質, 他認為所有我們的情緒如憤怒、焦慮、煩躁…等,其實都是由於人體內缺乏某些物質,或某類物質分泌過量所致,例如憤怒或極度緊張時,腎上腺激素分泌即會激 增。因此所謂的精神可以說是不存在的,各種精神現象都可由物質角度解析說明,醫學是一門極度專業的學問,我這學社會科學雖然很難辯白,但總覺得學醫的人真 是乏味毫無人間趣味了!

最近在電視的有關人體健康的節目當中,學到了一個新的健康常識,心臟每分鐘以6.70次的頻率透過血管,將帶有新鮮的氧和養分的血液,奧妙而忠實地送至全 身各個角落,充分有能地彰顯著我們的生命,所以心臟可說是生命跡象的第一象徵。而輸送通道的血管卻少有人賦予關心,其時年輕的血管,就有如橡膠管般柔軟而 富有彈性,可是往往被忽略而不知愛惜,很快地它就可能變成塑膠管、而後鉛管,僵硬化不只沒有彈性,而且容易於血管壁上沉積雜質,使得血管通道變小嚴重地影 響了血液的輸送效率,增加心臟的嚴重負擔,如果完全阻塞了血管就成了心肌梗塞,通常是致命的!

人體確實是奧妙而忠實的,當然也包括心肌梗塞,其實心臟在血管漸次僵硬而被阻塞時,會一直忠實地將訊息傳達給大腦,但據說在要傳達訊息給大腦,途經頸部複 雜的神經系統時,受到干擾而發生判讀失誤,明明是心臟痛卻判讀成牙痛、或下顎痛、或肩痛,而這種判讀錯誤就稱為「放散痛」。一般在緊張、寒冷時,如果有突 如其來的某個部位劇痛,再加上自己的飲食習慣並非良好時,或許就是來自你的心臟的警告,而大腦判讀錯誤的「放散痛」!

精密有能如大腦也會有判讀錯誤,而且還是會致命的重大訊息,但如果在我們現實生活上,我們的主觀思考意識上,會不會也有判讀錯誤的可能呢?我想當然是很有 可能,而且機率與次數可能要更高了!所以儘管精神可能只是物質現象的解析,但在可能的範圍思考還是必須要柔軟,思路也要柔軟有如橡膠管般,柔軟而富有彈性 才是健康的表徵!否則思想上的「放散痛」,誰能保證不會發生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1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敵」 は何処だ!

我用日文做題目,直接翻譯就是「敵」在哪裡!感覺上比較不像漢文裡的「敵人在哪裡!」那麼強烈,也許只是我主觀上的認為而已。但我想表達的「敵」,並非是 很明確的敵人,而是很籠統的一種有威脅性、有破壞性,或者是不公不正不義、或人、或事、或物,也可能是一種意念概念或觀念,也可能是慣習或習俗。總之是一 種負向性的客觀存在,不完全是指敵人那樣強烈的存在,也許就像「不利」這樣的概念或許比較接近。

一個簡單的問句,卻因主體不同答案就會有千百種,我經常反覆地用這個問句檢索自己,一個輕忽的惡習、一個輕率的認知、一個胡亂的價值判斷、一個疏忽的懶 惰、一個放縱的情緒…都是我之「敵」。事實上我的週遭,也是充滿各式各樣的敵,而且似乎是無時無刻、無所不在的潛伏著,而且像似虎視眈眈要伺機入侵一般。 「Defense」其實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但如果是再加上不在意,那麼處在群敵環視之中,其結果當然是險象環生,不盡如人意者比比皆是了。

而如果相同的問句,出現在我們或者是媒抗,那又會是如何的景象呢?簡單的價值判斷不一定就能簡單的說明、或簡易的就能釐清。「媒抗」是什麼?按字面上意義 就是與媒體對抗,狹義的說明就是與統媒對抗,擴大一點就是與不公、不正、不義的媒體對抗。與媒體的什麼對抗呢?基本的意義當然是與、不公的價值、不正的言 論、不義的行為對抗,而這應該就是媒抗最初之「敵」,也可說是我們之「敵」。媒抗是一直在成長的,從登入會員網友數與閱覽網友數,都可得到證明。同時從對 抗之敵,也衍生至各類人、事與物、概念、價值…等等,也可看出這個論壇多元發展的成長軌跡。

但似乎環伺四方之敵,也不會特別放過媒抗,從另一個角度觀察思考,我們會不會也被各類之「敵」入侵,或者換另一角度看、或者另一種說法,我們或者媒抗裡的 任何一個「我」,在抗敵的同時也正帶著另一個「敵」進場,而自己卻不自覺、或者沒能發覺。一個林義雄的退黨,照慣例也是捲起千堆雪、議論紛紛,我ㄧ向不喜 歡鄉愿、也不主張鄉愿,但我想更冷靜或更真切地釐清,「敵」 は何処だ!既然是與不公的價值、不正的言論、不義的行為對抗,那我們的思慮判斷精神毅力,當然應是冷靜真切地指向著敵踪,只是不知諸位真正的「敵」 は何処だ?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1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遠離焦躁

人的負面情緒很多,舉凡如憤怒、忌妒、嫌惡、猜忌、焦躁…等,說是負面情緒可能並不精準,但總之可能都是快樂幸福感覺指數的減項情緒。憤怒可能是由某個人 某件事引起,忌妒、嫌惡、猜忌、應該也都有對象,可能是某個人或某個群體,也就是都有相對的客體存在。但焦躁卻可能是以上總總情緒引起或者是有關,也有可 能是總和,而且有別於各種負面情緒都存在有對象,焦躁卻可能往往沒有相對的客體存在,而這卻是這種負面情緒,最致命也最令人苦惱的因素。

通常當我們憤怒時,可能是來自於某個人或某件事,有了相對的客體,就有發洩或抒發的明確地方向感,人類對於已知通常較能控制,其他剩下的可能只是方法而 已。但是焦躁可能通常是沒有明顯的客體,可是卻是充滿主體,焦躁很難明顯而完整的形容,是什麼樣的情緒?可是卻一定存在過每個人的心,就像〝愛〞摸不著、 看不到,但大家都知道也承認它確實存在。雖然一般我們常用〝焦躁不安〞形容,但其實焦躁和不安是兩種分別的情緒,不安有時候是使我們更謹慎應對、更集中意 念、更用心的原動力。可是焦躁卻是會使我們遠離智慧,或者喪失對智慧的運用,其實是一種絕對不利的負面情緒,也是對我們最不划算的情緒。

台灣也有一句俗語「人急無智」,可能也很接近焦躁,日文叫做〝いらいら〞,我並不是心理學專攻無法詳述形成的原因,可能和心理上的等待和期待不盡相符,或 者往相反方向發展時特別容易產生。我看過這樣的報導,當我們人體內過度缺乏鈣質時,也容易使得情緒焦躁,而好像牛奶的鈣質含量也相當豐富,所以我喝牛奶的 習慣,其實是和看到這個報導有關。但這都只是物理上的解決而已,其實心理上是想遠離焦躁的困擾,每一個人遠離焦躁的方法,可能都會不同看書、聽音樂、散 步…等等不一而足,當被焦躁圍繞時,可能得先跳脫平常、設法遠離這種絕對不利的情緒,才是良策!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1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言論自由!良識呢?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漢字圈裡,第一個發明自由一辭的人,其實是日人福澤諭吉。雖然整天自由、自由、的說不停,真要給個定義,我很好奇網上的,究竟有幾個能清 晰而順利的定義,恐怕是把自我誤認是自由比較多吧!有人才會有自由,這是無庸置疑,現在大家也都知道「人、生而自由平等」,也都能朗朗上口,但卻是多把它 拿來當盾牌,什麼樣的盾牌呢?讓自我通行無阻、為所欲為的盾牌,或不受苛責的免死金牌,至於其實它實質上是一個思想意念的價值,恐怕這些”自由的自我”是 無暇去思考認知的。

「人、生而自由平等」 話雖說的簡單,但這價值的闡明導出是爭取而來的,也就是現今的民主思潮,應是源自於湯姆斯.賀伯(Thomas Hobbes)的”社會契約”,而導出了洛克的自然人的基本概念,自由可能也是因此而開始的,「人擁有自己的生命、身體、自由的所有權,因此自己自由地運 用生命、身體而所得之物,歸於自己所有。」。但洛克也同時在他畢生最重要的著作 ”人類理智論 ” 裡,提到人的觀念分為兩種:感覺(sensation)的觀念、和反省(reflection)的觀念,但多數人都只知一半而且只取一半,就是自由地馳騁 ”感覺(sensation)” 、忘記了另一個 ”反省(reflection)” 的觀念,而這種半桶的觀念,不只出現在我們一直在批判的所謂統媒而已,在媒抗一樣有很多不絕如縷的放縱者!

台灣有多少人在當總統?諸位可能誤認只有陳水扁一個人,但事實上這個論壇就有好幾個。罵陳總統之前是泛藍的顯學,現在則是大家一起來,同時也跟泛藍統媒一 個樣,拿著言論自由的盾牌、暢行無阻,窩囊、廢物、…等等不一而足。但一個總統他犯法了嗎?他叛國了嗎?除了叛國或被罷免,違法時尚有豁免權,為什麼?因 為對一個元首的基本尊重,這已經是一百年前的人類,就已考慮到的基本價值。能上媒抗的應該都是成年的社會人,但對這種基本的社會常識認知,卻是令人搖頭搖 到眼睛都花了。

日本幕府時期為了取締天主教,曾經施行一種鐵腕政策「踏画」,就是畫一張聖母畫像在日本全國各地,叫村民列隊踩踏聖母像,以表明自己是非天主教徒。我看板 上開欄日夜以罵總統為職志之人,恐怕”言論自由”已然無法滿足你們了,是不是也去舉行”踏陳水扁畫像”,較能消你深不可測的怨氣,就饒饒這個綠色論壇鬱卒 的”其他的自由”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1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價值和利益

價值和利益,很相近也很容易混淆,不一定有道德的絕對性,但卻是撼動心靈、攫取人心的主要分際。洛克的自然人源自於湯姆斯.賀伯的〝人、生而自由平等〞, 這是價值的核心也是起點。台灣人從黨外時期到民進黨成立,主要依據就是爭取公平正義的價值,所以能以有限資源爭取到民心,國民黨一直扭曲模糊這個基本價 值,也就是〝敵人在哪裡?〞敵人是誰在扭曲破壞這個價值,而不在身份 (外省人或台灣人)、也不在哪個族群,如果真要有敵我之辨,是不是以此為依據比較真實而正確!

陳文茜、鄭麗文之流讓人鄙視,因為他們取利益而捨價值的嘴臉,而不是他們的出身族群,問題不在他們所謂背叛民進黨,而是他們選擇了扭曲這個價值的始作俑者 的政黨或群體,曹長青、金恆煒也不是因他們的出身關係,而是他們也是選擇了自由平等的價值觀。陳水扁總統被綠營所最詬病的,不就是他對價值的堅持方式讓人 疑慮嗎?民進黨的政客們,不就是對利益顯露了太多貪婪的眼光和口水,而讓堅持價值的旗子傾斜,因此漸漸失去台灣人的信任嗎?

價值確實是一種主觀喜好的認定,他的內在根源除了講究情緒主義之外,對於客觀的實證主義卻是不可缺乏的、 情緒主義基本上是很難複製移轉的,只有加上客觀的實證主義才可能釐清事實本質。基本上我們一般很難直接,將一個價值強加於他人之上,我的主觀能隨意取代你的主觀嗎?不是必須輔以客觀的存在才能進行辯證嗎?

馬英九的問題在於價值問題,他不也是反對陳水扁擔任總統和政黨主席?如今他的黨主席又是用了什麼樣的價值?說了兩百次不選台北市長,一夕之間參選又是用了 什麼樣的價值?民進黨是台北縣長時不屑縣市溝通,現在台北縣是同黨了,很好奇他又要用什麼樣的價值當說詞?……等等,價值才是他的〝馬腳〞!不要再用所謂 〝香港腳〞質疑他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1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憂國忌

「…かくして哲学者は独裁者に敗れ去った、知識人の任務は、そのデラシネ性を払拭して、日本にとってもっとも本質的もっとも根本的な「大義」が何かを問いつめていればよいのである。
 権力も反権力も見失っている、日本にとってもっとも大切なものを凝視していればよいのである。暗夜に一点の蝋燭の火を見詰めていればよいのである。」 三島由紀夫 (『新知識人論』)

( 像這樣哲學者被獨裁者所敗退,知識人的任務是、除去這種無根的性格、只需詰問對於日本最本質的最根本的「大義」是什麼即可。
權力和反權力皆已迷失,只要專心凝視著、對於日本最重要的東西即可、如同暗夜之中盯著蠟燭之火般即可。)

「憂國」是日本激進作家三島由紀夫的作品,「憂國忌」則是日本人追悼三島所結成的團體,在1970年11月25日三島由紀夫自殺後,每年的11月25日就 是憂國忌日。我並非三島迷、也對他這種櫻花式的人生觀、和激進的價值觀有所保留,但他的才華和某些認知,卻是值得令人敬佩的。沒有愛就不會有憂慮,對於父 母、兒女、親人因為有愛,所以也會產生對他們的安危、健康、幸福憂慮,當你對於某個對象不認識、不了解、沒接觸、不關心,就無從產生愛、而無所愛就無從憂 心了。

「愛」與「自由」是人類非常重要的價值,同時也是最難定義與衡量的,同時主觀的認知不一定等同或等值於,客觀的傳達或顯現,有時候甚至還成了完全相反的客 觀存在。例如:父母的關心卻可能成為兒女厭煩的認知,男女之間呵護周到的愛意,也可能成為對方無法負荷的壓力來源,或是成為分離式微的要因。自由亦同、 「這個是自由!…這裡是自由!…這樣是自由!…」,當你試著去定義自由的同時,反面隱含的卻是在限制自由,也就是另外似乎指著「那個不是自由!…那裡不是 自由!…那樣不是自由!…」,價值認知的兩面性,卻是我們一般人時常忽視,或未曾深思熟慮過的。

三島由紀夫的這段話,我想把它送給被低迷紛圍所壟罩的台灣人,當這種「懶惰、好打扮,多嘴、沒腦筋」的媒體記者,和多是「貪婪、裝勤快,虛偽、爭光鮮」 的政客,說陳水扁、民進黨、或台灣派支持的只剩下18%的時候,你的認為呢?有的政客、有的人,也變得有如喪家之犬,惶惶不可終日,民進黨或台灣派似乎已 變成疫區了!有政客已經細軟收妥,想遠離維持一身清靜。有興趣的人,可去翻閱這些政客競選之時,想必是驚天地、泣鬼神的滿腔熱血、滿腹熱誠,簡直可謂不世 之才,但就是如此而已!果真如此嗎?台灣人的志氣與智慧,就只有如此嗎?那媒抗豈不是變成「沒抗」,因為這種媒體人之言、這種政客之行,就已經無形中主導 了你的腦波了!

所以三島由紀夫的這段新知識人論,我就把他改成:
「像這樣思想價值被獨裁者所敗退,現今知識人的任務,就是要除去這種思想無根的性格,而只需詰問對於台灣最本質的、最根本的「大義」是什麼即可!權力和反權力皆已迷失,現在只要專心凝視著,對於台灣最重要的東西即可!如同暗夜之中盯著蠟燭之火般即可!」。


成為知識人很難嗎?其實一點都不難,只要對知識抱持一顆「敬謹、謙虛」的心,和不畏艱難的志氣,就有可能成為新知識人!重點在於你要不要?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20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1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哈!專家!

日本北海道的「知床半島」、這個號稱日本最祕境的半島,她同時也是野生黑熊棲息最多的地方,在西元2005年被選為日本第一號〝世界自然遺產〞,而據說日 本對於黑熊的研究保護,是得到評審委員青睞的重要原因。可是其實就算是在日本,對北海道黑熊的認識也還是相當有限,就如同我造訪知床半島已經無數次,幾乎 四季都已有造訪過,印象中在「オシンコシン滝」(雙美瀑布) 所看到的夕陽,可說是日本最美的夕陽。可是對這個半島自然,卻仍是相當的生疏,其實也可說是幾乎不了解,即使有也是相當的片段,除了很表面的春夏秋冬景觀各是不同之外。

三年前日本黑熊專家發現,曾有遊客在知床半島被黑熊襲擊,後來捕到一隻三歲的黑熊,據說是由於新生之熊吃過旅客丟的東西,而循著人的味道找上開著車子的旅 客,而該旅客可能接收了太多一般通俗的商業玩偶廣告,諸如泰迪熊…等。當看到實際的黑熊時,卻高興地以為只是一隻會動的泰迪熊,搖下車窗要餵食,卻是受到 突如其來的侵襲險些喪命當場。後來專家們對這隻小黑熊進行刺激教育,欲使牠記憶人類是恐怖的動物,而能畏懼再予以放生。錯誤的認識有時是會招來致命的危 險,其實就算是專家對黑熊的習性,仍是一知半解,只知道身長高過200公分、體重超過300磅的黑熊,一見似乎笨重,卻是跑的比百分之99.9的人類更 快,一揮拳可能比世上任何最強的重量級拳擊手,所出的拳都要更重。

日本專家也發現到黑熊的嗅覺異常靈敏,對於揮發性強的味道如汽油、油漆…等,異常興奮喜愛之外,也了解牠還能夠聞出人類吃過的玉米中,所殘留的人類的味 道。這使我想起在台灣的教育裡,曾讀過有一個課文描述遇到熊時,只要閉氣裝死即可騙過黑熊。我不知道是誰寫的文章?但我知道這個作者對於熊的了解,相當少 幾乎是全無,可是這種應是胡謅的文章,卻是出現在我們的學校教育之中,而又是誰會選這樣的文章?這些應該都是平時號稱專家之人,卻是這般德性使人只能喟嘆 人生的不可思議!

台灣類似以上的專家。可能還真不少!因為尚有一課使我在每次看到北海道秋鮭逆水而上時,先是只能聯想到美味的鮭魚,但是小時候的蔣介石,看到魚就能想到偉 大的人生哲理,果然他後來成就了不世英挺的偉大總統,死的時候全台灣尚有為數不少的人,呼天嗆地、草木同悲!而我這種坐火車四個鐘頭要去吐他口水的人,當 然就成了同儕之中的異端份子。但是這類專家我無緣直接面見,就像每次在台灣高速公路開車過收費站,就會不由得夢想知道,究竟是哪一位專家設計這種中途收 費?想聽他說完理由之後,然後一腳踹到他的臉上,以洩我這種心頭多年之恨!

那天在台灣餐廳吃晚飯,看到電視播出趙建銘交保訪問邱毅,只聽他劈頭就說:「這一定是受到高層壓力的交保判決!」,前提、理由、證據似乎都不必考慮、也不 必說明,結論就是渾然天成!而這位仁兄據說還是有名學府的經濟學教授,也就是專家!原來這種其實只是〝通靈專家〞,一直都未在台灣絕跡過!對事與物!或環 境、狀態的觀察,對於對象的掌握,只是悟性(understanding)的開端與必然而已,這個部份都是如此能力薄弱,會有多優異的推論・論証的能力 (reasoning),著實令人疑慮!

後記:(雙美瀑布) 2006.07.30更正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野侍一郎特區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2頁(共6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