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知的人生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野侍一郎特區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2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人生散記

只要是人都會拍手,有辦法分清左手右手的可以去當法官,而能分清楚拍手倒底是左手拍右手、還是右手去拍左手的人?那就是上帝!

因為上帝不存在於現實,無需受現實所苦,所以有充分的閒暇可以去思考,既是左手拍右手、也是右手拍左手的事,甚而想辦法分清楚,然後告訴左撇子是左手拍右手,然後又告訴右撇子是右手拍左手,因為他的信徒太多了,他要平均給予信仰。

「狗吠火車」和「狗吠奔馳的火車」,到底是不是相同一回事?相同在哪裡?不相同除了火車停止和奔馳之外,又是如何的不同?

狗吠火車究竟是因外在形象、還是聲音而吠呢?事實上要實驗才可以知道,而科學和哲學分手的地方就是在事實和思考!科學只問客觀的實驗和觀察而不是依賴思考,哲學卻是依據思考來進行批判或辯明,所以他們就在狗吠火車中分手了

刀、箭和弓哪一個最先被發明?槍的被發明可能是來自於吐痰?

這些東西的被發明都是一同樣的類型,都是「發現」實際或實用的功能,刀因為鐵的發現才被創造出 來,雖然鐵一直就存在這世上,但刀被發明創造之後,並不能因此說刀被創造之前的人是因有〝偏見〞!箭則是在弓被發現創造之後才有的,而弓則是在彈力、拉 力,和物質回復原狀的性質,也就是反作用力被發現而創造的,只是當時沒有力學這種科學的〝人工語言〞相稱而已,槍的發射是緣由於空氣的推力,而吐痰就是人 類第一個會運用空氣推力的本能。「發現」才是科學存在成長的因素,而不是「思考」,所以科學不是因為要解決偏見而產生的!另外有一個笑話,牛頓是被落下的 蘋果擊到而看到万有引力,所以其實是那個蘋果先看到万有引力,而不是牛頓的頭!

偏見、偏見、什麼樣的認為可視為偏見呢?或者偏見應該不是斜視吧?

〝偏見〞:是指人類對於某一對象,只用自己所持一部分的知識、看法,或自己或自己所屬的社會、宗教、文化等,特有的價值觀為基準即做下判斷的傾向,而這個傾向所衍生的思考就是偏見!
我們用眼睛看見世界,但是〝偏見〞並不是用眼睛看的,〝偏見〞是用心看的,否則斜視就是〝偏見〞了!所以「認為斜視是〝偏見〞」就是一個特大的偏見!

歧視、歧視,〝你這個懦夫〞、〝你真沒志氣〞、〝你這沒長進的傢伙〞,這些算不算歧視呢?為什麼?

歧視:指的是因為一些不合理原因、甚至無關係的原因,而對某一社會團體成員作出負面的行為,此行為會導致對此一社會團體成員不利的後果。
〝歧視〞也不是用眼睛看,〝歧視〞也是和偏見一樣是用心看的,而它和偏見不同的是,它又再進一 步〝做〞了!也就是〝歧視〞事實上已經是一種行為,偏見可能只存在心中未必出現在對實體對象,而歧視則是有了對實際對象的作為,所以上面的三句算不算〝歧 視〞呢?我個人保留!為什麼呢?因為那是用來問你的、不是要問我的!

「我說的是謊話」,這句話你有什麼看法?

如果我說的是實話,那就是〝我說的是謊話〞,那究竟我是說了實話還是謊話?……有沒有找到了〝矛盾〞呢?找不到就繼續找、找到了就立刻停止,否則就會像迴轉籠松鼠一樣,永遠都跑不到終點。


野侍一郎 在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10:29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9:3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幸福運送者

馬克吐溫曾經對古典書作過這樣的註解:「所謂的古典書,就是大多數的人都知道,但只有很少數人讀過!」,我們每個人都在生活,都在追求人生,追求什麼樣的人生目的呢?是錢財呢?還是健康呢?還是美貌?是正義呢?還是道德呢?....,都是!但都不完整,而應該就是「幸福」的人生。可是什麼是幸福呢?套用馬克吐溫式的野氏說法:「所謂的幸福,就是大家都聽過、大家都想要,卻很少人真正知道,很少人獲得過!」。說到幸福、也許讀經濟學的人,立刻想到功利主義始祖傑瑞米・賓薩姆(Jeremy Bentham, 1748- 1832年)、(好像台灣一直都翻成邊沁,不知是誰翻的?翻得不準!我也不喜歡!)的「最大幸福原理」(the greatest happiness principle),他本人則似乎喜歡稱之為「幸福計算」(felicity calculue)。

可是其實亞里士多德(Aristoteles 384 BC – 322 BC)在兩千多年前,就曾提過「幸福」的概念!人類所有營生的最高或最終目的就是追求「最善」,而這個最善就是幸福,而幸福追求的方式或境界有三種:1. 欲望的滿足、快樂的追求,也就是〝享樂的生活〞。2.正義和名譽的追求,所謂的〝政治的生活〞。3.就是不被其他事物煩吵、一種能自足探究真理的〝觀想的生活〞,而這能自由自在的觀想的生活,就如神一般這也是最幸福的生活。而兩千多年過去了!有人說文明或科技,已經突飛猛進了,可是我們的生活或幸福的追求,是不是也與日俱增了呢?欲望是永遠也填不滿的坑洞!快樂如果只是追求、而沒有辦法創造,好像也困難重重!而正義和名譽的追求,所謂的〝政治的生活〞 呢?我看台灣人這一項毋寧是不幸的!剩下的〝幸福〞真的已是寥寥無幾了!

台灣人普遍不快樂、感覺不幸福!我個人的發現,似乎多是拘泥在幸福追求的前兩個境界佔多數的原因,我的門徒(十多年來我沒有辦法給學分、給學位,只好稱門徒)有一天突然問我:「許信良從小就立志當總統,那你的志願曾是什麼?」,我好像也有過許多志願,不過幾乎已經忘得差不多,但是好像沒有希望過當總統就是了!無法突破170公分的身高,要當運動健將可能有困難,路人甲、路人乙的面貌,不要嚇人就應感到雀躍!沒當教授不求不要(或者應是拿不到)博士學位,要 當學者也只是一種〝肖想〞!突然我發現我的人生,有形無形要當什麼?都充滿困難、或是窒礙難行!鍾馗努力考取了狀元,卻在廟堂之上受到冷潮訕笑的待遇,羞憤之下當庭撞柱而死,如果說我變成一個抑鬱不得志的激狂之輩,好像也應不是特別奇怪!

可是在現實裡我回答我的門徒:「想當什麼?我也有忘了!也有好像一直在變,但是現在我最想當一個〝幸福運送者〞!」。經濟學上有所謂「帕雷德效率性」 Pareto efficiency(或稱為帕雷德最適狀態),也就是經濟就是要〝追求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我經濟學也讀、哲學也讀,但是都讀的不好!沒有那麼大的能耐,求取最大的幸福給最大多數人。所以就縮小一點,作一個運送些微幸福,給某一個個人、或是微小的人數,就像郵差把一個信件包裹,那可能是一個喜悅、一 個思念、一個等待…,從送件人到收件人。人生最美滿的事,就是得到幸福!但是還沒有得到幸福,而能看到幸福,那麼可能也離幸福不遠了!

運送幸福給別人,應該很少會被拒絕或受白眼,而當你把幸福送達時,相信你也會因而看到幸福!即使都只是一些微小的幸福,她可能是一句溫馨的安慰、可能是觀念的釋疑、可能是一個關心的提示…,她就是不被其他事物煩吵、一種能自足探究真理(或者不那麼偉大的真誠)的〝觀想的生活〞。其實我寫文章的動力,有一大部分也是基於此!當然虛擬網路上,〝幸福〞能不能送達?就比較無法直接感觸了解!雖然我的留言板門口,偶而也會有一些 送達物,好像是一些不要、或不幸的情緒發洩物,但是我除了同情之外,也只是想說:「你的東西有送達!但是我把它留在門外,有空再路過時,請你就把它帶回去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10:4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修羅刀.羅漢道

「修羅」在日本有兩個解釋,一、是古代沒有機械的時代,為了搬運石材等重大的東西時,用木頭作成〝橇〞將巨石放在上面拖行,用以減少摩擦利於搬運的器具稱為「修羅」。另一個是大乘佛教裡的〝阿修羅〞(asura)是指具鬥爭性格的人,在五趣的人和畜牲之間,追加成六道稱為修羅道。在古代印度(asura) 則是住在須彌山北側的神,經常和帝釋天戰鬥、經常被打敗,卻是不斷重生持續和帝釋天作戰。我得到的啟示各是犧牲、與一種不斷對崇高權威挑戰的精神,如果我能成為武士,那我將要這種〝修羅刀〞。

「羅漢」梵語是(arhan)在印度是指「值得尊敬的修行者」,也是到達修行者最高的境界,學道完成已經沒有什麼需要再學的,稱為〝阿羅漢果〞也是「無學位」的意思。專殺〝煩惱〞的賊、所以稱〝殺賊〞,入涅盤之後不入迷惘三界(世界)是為〝不生〞,所以是「殺賊、不生」。另外「羅漢」也有另一個說法,在大乘佛教之中被稱為〝二乘〞因「獨覺」而無法成為佛陀、也不墮入地獄,就這樣不斷經歷在輪迴之中。某些意義看來和早日的台獨味道相近,而今日台灣派的台灣人,不應也可以是這個寫照。

突然之間王道幻滅、理想空無、煩惱叢生,你我將只有手持「修羅刀」、入身「羅漢道」,一會悟「獨覺、輪迴、殺賊、不生」。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29, 2008 10:5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哲學之日.惡妻之日

前些日子終於才知道426的真正意涵,原本一直都以為是抗議連戰到中國參拜,到桃園機場抗議被警察毆打的事件,原來是指中國人的意思(用台語念),而這個對中國人的稱呼,我個人的發現好像是藍綠共有的趨向。也就是連藍色政治傾向的人,在稱呼中國人的時候,也不少人就稱426,我看這種〝嫌中〞的潛意識,其實也慢慢在台灣蔓延。就像之前舍妹住院時,在台中的榮總醫院坐電梯時,也有用台語說「電梯關門」、「電梯上樓」…等,當然台北的捷運電車也是如此。有時候一種運動,它正用一種無聲無息沉靜的存在發展,有時候我總想用這個,比較長的時間線段所存在的跡象,鼓勵台獨的運動志向者,一種運動的真正勝負,可能不完全等同於政治鬥爭場的短期特性。

提到426其實是我的生日剛好是4月25日,而接下來的4月27日,就是有名的紀元前399年,蘇格拉底被飲毒賜死的日子,所以也有人以這個日子稱為「哲學之日」。但是由於蘇格拉底的妻子克桑蒂珮(Xanthippe),也是一位出了名的〝惡妻〞,有名的傳說:蘇格拉底被妻子斥罵、卻仍然靜默不語,妻子一氣之下拿著一盆水,往蘇格拉底頭上倒,於是蘇格拉底就說:「一陣雷聲之後,果然是傾盆大雨」。而且蘇格拉底也鼓勵雅典娜的青年:「要結婚!娶到良妻就可得到幸福,娶到惡妻就能像我一樣成為哲學者」,因此這個蘇格拉底的忌日,也被稱為「惡妻之日」。〝427〞正是〝是惡妻〞,很奇妙地和漢語唸音完全吻合,但這卻不是出自中國人的說法,日本人對〝惡妻〞的定義,菊池寬曾如是說:「悪妻は百年の不作である、悪夫は百年の飢饉である」(惡妻是百年不作、惡夫則是百年飢饉)。

而事實上惡妻之說,並不止於中國或是日本,這可能是一個世界性的運動,所以有〝世界三大惡妻〞之說。首先就是上述蘇格拉底之妻克桑蒂珮 (Xanthippe),另外則是作曲家莫札特(Mozart)之妻,康斯坦芝.莫札特(Constanze Mozart),和列夫.托爾斯泰(Leo Tolstoy)的妻子,蘇菲亞.托爾斯泰(Sophie Tolstoy)。這三個惡妻的惡行惡狀,舉如:揮霍無度、窮凶惡極、忌妒、多疑…等等,洋洋灑灑多不勝數,但是同時也有其他側面的傳說,卻是衝突處不少而且簡直是相反的認知。例如莫札特在寫給他的妻子的信,仍可看出感情濃厚的情意,只是這三個女人運氣可能相當不好,嫁給了天才!而這三個天才都有相同的幾個特徵,那就是不是脾氣怪異、就是不善於生計,熱衷於哲學思辨、或作曲、或小說創作的理想的同時,現實的一面舉凡生計經營,可能是相當拙劣與無著,而這些可能正是這些〝惡妻〞們,必須著手處理的繁(煩)務。

蘇格拉底四處與人爭辯,而當時的弁論家(sophistēs)是一種職業,蘇格拉底可能是一個和同業關係不佳的弁論家,可想像收入面可能並不良好,他的徒弟柏拉圖還辦了學堂(Akademeia),他的徒孫亞里斯多德,還是亞力山大帝的家教,所以可想像他的妻子可能艱苦持家,讓蘇格拉底遊手好閒地找人辯論。而莫札特可能才是揮霍無度的本人,他死後康斯坦芝.莫札特(Constanze Mozart),把他的作品高價賣出,可能也是維持生計的一種方法,被稱為〝惡妻〞,可能是後世捏造或主觀醜化的結果。而托爾斯泰更是脾氣暴躁、惡名昭彰,和屠格捏夫(Turgenev)的友誼最後也決裂,他的妻子現實上,必須要管理整個三百多公頃的莊園,這可能並不是一件簡單輕鬆的差事。而這三個天才閃耀奪目的光芒,可能正是他們的妻子們,黑暗陰影的由來,而世人也可能直視著無限強烈的光芒的同時,或許也努力擴散著漫無邊際的陰影,而這〝惡妻〞可能就是這座陰影也說不定!

一般人在造神、造偶像的同時,可能也正同時製造一個陰影、或一具面具,給某些人或物,自己卻未必能察覺!可是也存在有一種人,他(她)努力要為獨裁者、或者是惡者,妝抹粉飾時,好像也是用相同的方法,只不過這就變成,被獨裁者壓榨的普羅們,變成了〝惡妻〞!這倒也成了一種〝現代絕技〞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九月 13, 2008 12:1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台灣的這〝三多〞

我有一個日本朋友,在歐洲住了頗長的一段時間,她曾經跟我感嘆,和歐洲比起來,日本可以說是一個招牌的國家,有時候招牌簡直是破壞景觀,和顯示一種虛浮俗氣的文化觀。她說歐洲人慣用整體建築來表現,而不太依賴表面的招牌,其實她應該是一種自我批判的味道,我跟她說,這樣或許有一點太過嚴厲了!不過她沒有來過台灣,我沒有跟她說日本的招牌,跟台灣任何一個大小都市比起來,那也只是小巫見大巫,整個台灣可以說是招牌立國!不只多而且形狀色彩特異。

一般我們說特異,可能有讚賞的意思,但是就台灣招牌我說的特異,卻只是單純的特殊怪異而已!一點點也說不上讚賞的意思。招牌的用意其實很簡單,就是簡單地,要讓人知道這是甚麼店?我賣甚麼東西?可是其實招牌存在的,另一個深層含意,卻未必有太多人整理思考過。其實他和另一多,「摩托車多」也有相通之處,也可能就是三四年前,我寫過「台灣的淺思」當中,台灣人可能隱含著海盜因子海盜性格中,優異的特質,如勇於挑戰、和活潑的熱能或動能,好的因子之外,壞的負面的因子,也就是只信任自己,很難形成集體共識,有的只是短暫的利益相互妥協,海盜存在的歷史,也和利益爭奪等長。

如果有很強的地域集體觀念,開店做生意的潛意識規模,一般可能先以地域性做市場規模想定,事實上對招牌的依賴性並不會很高,會把招牌做為重點的,那應該就是想定,過路的或陌生的為目標。而台灣這六十年的政治發展模式,無形中也是助長這種負面因子,泛濫成型的主要兇手,台灣公路異常發達,這對地小人稠的地域,其實是一種沒甚麼腦筋的,交通規劃、設計與運用。但是政客任期短暫,開條馬路最顯而易見,容易的以有形政績討好選民,另外更能依這個大義名分(發展交通),獲取利益或雨露均霑,所以黃金店面好建,但是黃金生意,卻未必能簡易發展成功,也不是能輕易維持。

所以台灣到處,都是這種買〝黃金店面〞,卻只能做〝銅鐵生意〞的小民,當初的政客,可能已經不知去向!說民主是「人民是主人」不是唐突可笑嗎?這種招牌的主人,可是真實,卻可能只是黃金店面、銅鐵生意的奴隸!我看到台灣滿街滿市的招牌,所想到的,卻不是我那位日本朋友的景觀、文化觀,而是滿街的掙扎!有的甚至已經掙扎道路中央了。然後路上、路口,也通常會擠上另一多的摩托車,在台灣天氣熱、又方便自由,騎摩托車似乎順理成章或理所當然,很多台灣人也都平常視之。警告地球溫暖化的專家,常用「溫水中的青蛙」做比喻,而其實這種粗製濫造的交通設計與發展,正是台灣的政客與交通專家,聯手設計的〝溫水湯〞!而台灣人(青蛙),好像也很配合劇情傻傻未知!

1980年代,我有一年三天新年假期,是在東京的電車上過,由於多數的東京人返鄉過年,電車上空蕩蕩,要躺、要臥根本隨你,車上燈火通明又有暖氣,讀了三天的書,其實是一個快適的回憶。突然我想到,每天電車上下班的日本人,在車上看書看報的同時,我們台灣的上班族,卻是在黃金店面所夾的街道上,拼命衝鋒陷陣,就算都叫世界紀錄保持人來跑,終究這幾分幾秒,日本人好整以暇、羽扇綸巾似地,讀他一段「戰爭與和平」、或是「塊肉餘生記」,再不濟,都可看他一篇小叮噹漫畫。如果知識力可以時間計算,那麼台灣人一天平均知識獲取率,少掉日本人有多少?這可能不是遐想而已,而是每天每天在發生!而這又牽連到台灣的另一多「電視多」,這差異性可是像兩個射線,最初的夾角可能只有45度,愈長就偏離愈遠了!

日本的出版業相當競爭、也相當蓬勃發展,從電車的密度,大概就可以想像得到,這個知識產業,某方面正是國力無形發展的助力。20年前我提交通經濟論,沒有幾個人理睬,而現在我再提醒,這種交通知識力論,也不知能幫助多少?但是就一個社會學的興趣者,看到問題提出來,應該是責任!只是坦白講,有用、無用?可能也不用考慮太多。現在台灣社會,正往〝無理講〞、〝無盡講〞、〝無禁講〞的方向勇往邁進!有的人話說要對抗媒體,但是所做的,卻都是跟隨媒體亦步亦趨,如果光看光聽不想辦法分辨消化,資訊很多,卻可能患「資訊貧血」、或者「資訊癡肥」!就像看到整街的招牌,卻可能等於沒有看一樣。

一般當我們看電視時,思考可能都是處於,百分之九十停頓或靜止的。台灣的電視可以說異常的存在,異常的多!餐廳也是、咖啡廳也是、銀行也是、連醫院都是!到處都是電視!而且所收看的,通常都是電視女記者的高八音,所以說台灣女記者根本就是現代〝台灣八哥〞!每一個好似,都是用做愛高潮的喊聲,在播報新聞!鼓動的幾乎是台灣人的情緒的同時,正也抑止的是,台灣人的思維和思考的可能。所以算下來台灣人,一天的生活當中,能讀書的時間當然是少之又少,可能很多台灣人買書,也只是因為知識的長久不流入的恐慌的彌補心理。可是如果不洞悉現狀,思考突破,終究買了書仍然騰不出時間看書,能靜心思考的時間空餘,也相當有限!這也是我看到的台灣的真實,就不知道真實的台灣人,是怎麼看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九月 30, 2008 11:4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扁迷非扁迷

前幾天我的門徒跑來問我,扁迷和非扁迷要如何定義?由於我也正在理解佛禪、和密教的真諦,所以我就閉著眼、指著腦,他又問我,要如何分辨?我就張開眼、指著他的心。佛禪密教不用語言、聲光來傳達佛法,我也學著用「悟」來啟發另一個「悟」,當然我不收束脩、也不給學分,即使他悟不了,我想他雖無所得,但是也應該無所失,因此我也沒甚麼壓力與責任。語言如果無法完整溝通,有時候不但是一個障礙,甚至可能因而引發衝突的原點。

定義先用自己的腦,而不先依賴眼(或耳),或者原本就應該是腦先於眼(或耳),這是次序的選擇,也是一種修行,佛也是先閉眼(應該也閉耳)進入瞑想之界,而後悟開蓮華。而所謂的分辨,就是用「己之眼」看(或看穿看透)他人或物之心(或核心),觀本質不以「己之心」困擾,才得以分辨。佛學的領略,讓我發覺智慧的趣味,所以我是想以出世的心,而以入世之眼,來進行我近來的修行。

昨日我的門徒又跑來問我說,你有沒有看到,那個〝可惡東、可惡西〞的台灣歷史學者,又寫了一篇文章?我說有!我的門徒又問我是不是扁迷?我說「是」!完全「是」!如果不「是」,那我豈不成了不問是非、只問藍綠了?我的門徒又問,那麼你認為陳水扁到底可不可惡?我說他當然可惡!既然貪腐已定、仍不伏誅,當然是可惡了!只是這個貪腐是定於法?還是定於心而已?而迷惘的心的問題,其實是在於可怕更甚於可惡!

看了這種〝可惡東、可惡西〞的,所謂台灣歷史學者,寫這種文章,我是不知道幾個人看得懂?我想還是問他的學生,可能會比較準吧!其他的一竿扁迷,理當看不懂、根本看不懂、所以當然是看不懂!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個把月來,看得懂如他的一位學生透徹的,似乎也是沒有幾個!果然台灣的教授,就是如此而來的!嘖嘖稱奇之外,也只能嘖嘖稱奇,好像對於分辨扁迷非扁迷,快而輕而易舉,真是神奇!只不知做學問是否如此了得?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十二月 24, 2008 11:3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也是理性與感性

可能有很多人,看了中國時報改主,很多統媒記者(一般論沒有特殊證據)因此失業,可能會不會引起統媒記者覺醒?因而看破馬政府的顢頇無能,或者看清統媒資本主,現實冷酷無情的嘴臉。以上種種,都是有可能發生,但是對事實現狀的改變可能很少!有也是微乎其微,甚至可能更惡化!因為被裁撤的人員,就是失業、同時也失去了發聲的管道,他們的怨言,可能還比不上路邊的狗叫聲引人注意!這是新資方、新管理層,千知百知的情況,甚至被裁撤的人,也應心裡有數的覺悟。

而這一波倖免於難的殘存者,那當然更仰望資本主鼻息,當然更忠心回報新主,現在這種景氣,還有多少個不食嗟來食的有志之士?實在令人好奇。所以媒體生態,當然只有往更擅色腥突圍猛進!這是馬克思有能力,分清資本主義的「侵勞本質」,但是終究其一生,也沒提出解決的方法與思考。強者有可能挑戰更強的,予以代之,弱者卻只會、也只能殘害更弱者,因為現實他的實力,就只能、也只夠如此!

悲觀論的推論,著實讓人很喪氣失望,但是也不要太氣餒,因為通常人的一生,受情緒牽引的時候,要遠多於理性推論的能力。就像每一位醫師,幾乎都學過理想均衡的營養攝取,但是真正面臨三餐飲食時,卻也多是依自己的偏好,只是偏食的輕與重而已。理性優生學的觀點,應該要娶如薛寶釵,那樣體態豐盈、身強體壯的女性,可是真實的情緒,卻是喜歡林黛玉體弱多病,優生學上的不適者!感性往往超越理性而行,這存在於很多很多的人的人生當中,也存在歷史或現代的很多社會上。

叔本華很聰明、很有學識,但是長得很抱歉,他也千知百知,但是也沒有辦法終止,他對愛情的冀求或渴求,理性的能為事實上通常是很薄弱,理性必須要用頭思考,感性卻只要透過視覺、聽覺、嗅覺、觸覺等,即可感染。這放在台灣社會民主政治發展過程看來,也一樣適合這樣的觀察。台灣現在的電視特多,到處都是,也因此特別適合感性的驅動,而不利理性的思考,以前的台灣人,資訊最大宗出口是報紙,可是看報紙用到視覺的同時,也多需用到頭腦,因此有可能顛倒著看(反著表面的文義),但是電視可就比較難反著看聽了,這也可能就是統媒猖狂的一個主因。

既然是聲光主導了,現代社會的感性層次,那麼綠營在悲觀推論時,可能也要有一個解決脫開的思考,那就是更不能讓自己的聲音消失,如果聲音消失了,也許那些被統媒裁撤的忿忿不平的記者,以為無處可去了,有可能只好再回到原本的環境,想辦法苟延殘喘。理性要以理性對之,感性要以感性對策解決!純理性所引發的革命、革新而成功的例子,在世界歷史上,可能得要拿顯微鏡尋找!不要忘了!每一個人都是感性的出生(哇哇地哭),卻是理性的逝去(寂靜地安息)。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一月 08, 2009 1:0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格鬪與革鬥

最近這幾年每年的大晦日(oomisoka日本除夕夜),已經不看紅白歌合戰,而轉看日本新流行的K-1(Kickboxing台灣可能是翻成格鬥技、或自由搏擊),他是綜合了拳擊、泰國拳、柔道、摔角、空手道、跆拳等,綜合武術格鬥技。這種1992年發源於日本的新格鬥技,事實上已經有超越,職業摔跤的趨勢,可以說是目前世界上,最勁暴的格鬥比賽。不喜歡拳擊等武術競賽的人,可能更無法接受,這種更激烈、血腥,但其實是更具真實感的運動比賽。

原本所有格鬥運動中,我個人最獨鍾於拳擊,一般人可能看到的是,血腥與暴力、或者殘忍野蠻,但是我首先看到的,卻是真實與悲壯。拳擊手被圈在24英呎正方的繩索之內,(原本是直徑25英呎的圓形)無處遁逃,(原本也是防止拳擊手逃跑,由觀眾拉起繩索)。由於直接近身搏鬥,考驗的最基本是體力與耐力,無處遁逃之外,可能也難於造假,其實18世紀以來,拳擊已經可說是,最具快節奏的力、智、技的運動美學。

而K-1則更是在拳擊格鬥,這種基礎上使博擊更加自由與寬廣,感覺上則是更豐富與精彩。這種運動在台灣,可能相當的一段時間,是無緣見識到的,可能連接受都有困難,更不要奢言欣賞了!我欣賞這種運動,事實上還有一個哲學上的原因,達爾文的進化論,事實上有幾個瓶頸,一直無法妥當地論證,他的主要兩輪論說:物競天擇與自然淘汰的進化論,與DNA論者就有衝突性的看法爭辯,有名的長頸鹿論辯,即是如此!

其中DNA論者研究顯示,DNA的傳遞並不傳遞形質,也就是一個肌肉男的後代,並不一定就是肌肉男,有可能是一個瘦皮猴,一個游泳健將的後代,卻可能是一個旱鴨子。所以長頸鹿為什麼是長頸?進化論者很多說得,連自己都搞糊塗了!但是進化論卻很容易,被先驗論者接受、引用!我喜愛拳擊K-1的原因,其中就在這種運動,很大一部分是基於後天的訓練養成,也就是先天的天賦的助力很小,後天訓練的經驗,可能才是最主要的把握要素。

這和台灣一般性的認知,可能有一點距離,例如:「學鋼琴的小孩不會變壞!」、「我吃素我是和尚所以我不會騙人!」、「我是法官所以我一定公正?」,先驗身分、後論斷事實,就是先驗論者的嗜好,而台灣很多人,就愛或容易接受這樣的說法調調。最後我喜愛拳擊格鬥,還有一個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它必須要有嚴謹的規則!也就是標準!標準就是普遍而一致的基礎,有標準才得以一致而普遍,否則就只是爭強鬥狠的打鬥而已。台灣的司法不公、或執法人員很難被信任,其中可能必須要考慮的,沒有標準的行事執法,事實上比起拳擊格鬥,那才是真正殘暴的本質!

台灣人的喜好、文化內化的涵養,可能也可從日常基本習慣、嗜好當中,看出一點點端倪,而媒體的單調、枯燥、乏味,也可從阿扁的新聞,相當長期、頻繁而充斥整個媒體、整個社會!正是催化這種,單調而墮落的社會整體性格!所以電視在台灣,已經快要變成是禍害的本源!至少我在日本才會開電視,在台灣則是拼命關電視,包括自家的、或可能的話,連別家的也關!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18, 2009 11:20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世風趣談

以前我的辦公大樓前面,常常會有一個奇特的浮浪者,
浮浪者,居無定所、衣著襤褸,不梳洗、無整理、只能蔽体。
至於奇特,是因為他總是撿取雜誌,狀似閱讀,
而總是一臉不可思議的冷笑,或狀似嘲笑某事或某物。

有一天我因為跑出來抽菸,他突然過來跟我要跟香菸,
於是就聊了起來。他問我:「你開小差吧?」,
我說:「不是」,他說:「你這樣跑出來,不怕上司看見嗎?」,
我說:「因為公司小,剛好我又是社長,所以沒有上司」,
他說:「哦!原來如此!不過在我眼中,只有愚蠢和不愚蠢的人。」。

「哦!…」我轉頭看到他手中的雜誌,是介紹亞歷山大帝的歷史雜誌,
「那我是愚蠢?還是不愚蠢呢?」,
「看在你大方地拿香菸給我,暫時我看你不愚蠢吧!」,
「謝謝你!那你看亞力山大如何呢?」,
「哈!我今天正在嘲笑他!」
「這位征服者幾千公里的遠征,
橫跨兩洲的帝國,他不是也死了,不也是白忙一場嗎?」,
「可是他是偉大的大帝,成就也無人能及…」,
他攤著雙手:「結果和其他死人有不同嗎?」。

「嗯……」我抽著菸,
「我每天也在這裡,嘲笑著你們這些人」,
「哦!為什麼?」
「人終究是死,卻每天忙得像蒼蠅一樣趕赴死亡,這不愚蠢嗎?」,
「可是,忙是為了掙得三餐,養活自己、養活家人ㄚ」,
「這就是蠢!明知往前活一天,就是更接近死亡一步」,

「那你吃不吃三餐呢?」,
「我不吃三餐!我只吃兩餐、或有時候只吃一餐」,
「那你不是也吃了?如果愚蠢那為何要吃呢?」,
「哦!我是因為肚子餓才吃!」
「喔!原來如此!」我把菸熄掉回公司上班,

哈!別人吃飯生活是愚蠢,他吃東西是因為肚子餓!
那豈不是,別人生存是愚蠢,他生存是因為〝靠么〞(台語)!
或者整個對話就是〝靠么〞能解!
(這是甚麼跟甚麼情況呢?不過,我看台灣的論壇若合符節的倒也似不少!)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六月 04, 2009 10:5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可以見怪不怪嗎?

前些日子我寫了「世風趣談」,敘述在日本偶而和浮浪者的交談,有網友說,我可能對浮浪者、或者台灣稱的街友有偏見!而我個人對所謂街友,這個愚蠢的稱呼,我斷然拒絕使用!因為它和偷渡客一樣,都是一種貪善、偽善的稱呼!既是偷渡就是犯,怎麼會是客?如果是客,那他就不是偷渡,而應是來訪了,不是嗎?就像流浪者、無家可歸者是街友,那麼在街道上,正常、正經過活的行人,該是友呢?還是只是旁人、異人?如果都是友,那麼為何對流浪漢、無家可歸者,獨稱為街友呢?不是整街都該是街友嗎?如果流浪漢才是街友,那來往的一般人,不是街友、只是旁人?那麼這又是甚麼樣的正常道理?

此客非彼客、此友非彼友,客即是客、友即是友,客既是客、友既是友,客非客、友非友…,哈!簡直比佛法還難認知。但是事實上,卻可能只是一個盲點、和一個貪念!一個邏輯不清的盲點,看不清客是甚麼?友是甚麼?所以從來也沒有分清過,甚麼是客與非客?甚麼是友與非友?而一個貪念,則是稱客稱友,並不因客因友,而是因貪圖博愛之名,貪圖一個善字!偷渡不就是,不尊重別人、無視別地,恣意闖入、潛入?如果可以是客,那要如何對待來訪者呢?或者另一個角度看,不就像是暗示別人,無須尊重你的存在嗎?客與非客,果真不需要分疏嗎?

再回到世風趣談的浮浪者,我沒有任何偏見!我只是正直以對!其實那是一篇諷刺文章,諷刺批判的簡易和便宜,也在批判,所有的批判必須跟隨在自省之後!或者懂得批判,也要勇於自我檢視反省!否則整個批判,就不可能有強度或效能,甚至看起來只像叫囂、或酒後暴言。所以與其說,我是否對浮浪者有無偏見?倒不如也可以看成,也是一種自我批判,因為我也可能是那位浮浪者,內人因此笑我,那豈不是像自虐?批判的本質或本意,如果是自虐,那何不停止?不過我說,批判並不是僅止於,把話說完、把文章寫完,而是批判之後,可能才是重點要觀察的所在!

綠色政論壇,可能高度聚集了,相近政治認知的人,所以有人取笑是療傷處、或是取暖站!客觀觀察確實有很大一部分是如此功能!但是他最大而積極的功能,卻是不要等閒視之!也就是溝通、自我學習的教育功能,除了是意見、訊息的相互溝通傳遞,也是意識形態的自我學習。而意識形態,就是從最基礎的:對錯、好壞、善惡、神聖與卑賤,的認知分辨建立起。人如果沒有意識形態,那可能只跟動物一樣,只會重覆許多本能習性!例如:捕食、生存、睡眠、交配等等,也不會有文化產生,即使擁有語言能力。

藍統一派,總喜歡以意識形態,指責或指控他人,例如:綠營,但是甚麼是意識形態?擁有意識形態有何不宜?你聽過他們有過甚麼樣的認識?作過甚麼樣的解釋嗎?我相信很少!不過很多綠營台灣派,甚至所謂的知識人,根本不懂反擊之道,甚至連質疑的能力都忘記了!而只是逃避或自我撇清,甚至就如偷渡客、街友一樣,一直就在台灣的社會蔓延,甚至深化成一種邏輯不明的奇形價值觀,久了之後,就變成特殊而怪狀的一種台灣意識形態!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一月 04, 2010 6:01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佛禪兩三事

山中寂靜有一小寺,門外年輕僧侶正靜靜地地掃著地,突然門內有喝聲,「小師弟!你也去門外掃地」,「可是有師兄已經在掃了!」,「那你就去幫忙吧」,「就那面地,何須兩人掃呢?」,「地是兩人掃、功課個人做,都是修行!何來怨言」,「好吧!那我就去」。

小師弟一會兒拿著一條竹鞭,走出門外猛拍著地,大師兄一看,走出門外:「師弟你這是何故?在做何事呢?」,小師弟猶是不停口中說著:「我正在教訓著這路為何不直?害世人走了歪路!」,「哈!你這不是愚痴嗎?路直不直,豈由得你鞭打而直?」。小師弟手一停回答說:「那為何要每天掃地?掃地不就是掃去塵埃,塵埃不就是土,土不就是地嗎?地都可以掃去,路為何教不直呢?」。

大師兄一時正語塞,突然寺內師父:「三位都進本殿來吧!」,師兄弟三人於是陸續進了正殿,「三位都坐下!」,「有看到佛嗎?」,三人同聲答:「有!」,師父問:「在哪裡?」,掃地的二師兄說:「就坐在殿上」,「是座在地上、還是地下?」,大師兄答:「地上」,師父又問:「好那麼地在哪裡?」,「師父,不就在屁股坐的下面嗎?」小師弟搶著答道,「對!這就是他是佛、你是僧不同的所在!」,「地在你的屁下、但佛是在地上。」。

「你們有看過佛走出殿外嗎?」,「沒有!」三人同聲,「有聽過佛問眾生來時路、去時路嗎?」,「沒有!」三人仍是同聲答,「因為路在眾生腳下、而在佛心上」。
「所謂佛禪之事,不可說、不能說、無法說。」,「地在腳下、路在心上」「掃地不是掃地、掃地是心的功課」,「路在心上、豈由得你鞭打地面而直!」。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九月 02, 2010 9:1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及與不及

我在音樂家或者是音樂作曲者面前,一向都會有一種「自我劣等感」,這並不等同自卑,因為自卑好像偏近於,別人有、而我沒有,自我劣等感就好像,別人會、而我不會。寫文章也許並不頂在行,但是自認猶可為之,只要有時間、有興致,寫論文、寫小品文、甚至寫相罵文,雖不一定好,但也還能盡興盡致。就像我的簽名檔:「語言是感情的、殘酷、有時也是無力的,但即使如此、我們仍然要發揮、所信任的語言的力量」。

簽名檔日本朝日新聞社的宣言,這是我最喜歡的詞句,也最愛推崇語言(文字)的力量,但是其實是有隱情,那是因為我認為語言或文字的力量,是可以透過努力學習而來,甚至追求精進,也就是從小我就認為,可以由閱讀解決,就不是甚麼難事!我連高中微積分,都是自己看課本學,老師要教之前我已經就會了。也如同我讀經濟學、哲學,至今始終認為:錢可以解決的事,都是小事!但是當你出社會人生走一遭,卻可能發現,錢能解決的事,事實上並不多,或者應該說,很多事,是錢根本無法解決、或是派不上用場的!

我在網路上寫了幾百篇文章,可能有百萬字,其實讀我的文章最多次的,可能也是我自己!不誇張,每一篇文我自己至少讀,沒有十次也有七八次(因為怕有漏洞遭質疑,或者有人質疑時要如何反論)。但是即使如此,面對音樂時,仍免不了自我劣等感,即使沒有與日俱增、也根本無從消除!寫文章不外乎,針對現象、事實、事物,整理思緒、釐清概念,作結構性文字運用表達,這可以藉由大量閱讀構思完成。

可是音樂卻顯然就未必如此簡單,究竟閱讀音符,要轉換到聽覺辯識,事實上無法靜態地在腦中完成!看過莫札特的音樂手寫稿,那樣的創作量,可能他連睡覺都在作曲。而且一首好的音樂或歌曲,可以重複聽幾百次、幾千次,但是一篇文章,可能重複閱讀次數卻少之又少!或許平均算一次或一次以下吧?那麼語言或文字的力量,其實是微弱的可憐!就像下面這幾首音樂,我聽了沒有千次,也該有五百次!就提供給各位吧!

The language of love (Ernesto Cortaza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QJp_MMfFoE&feature=related
Dying of love (Ernesto Cortaza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j1EMt4Tnes

再增一首吧
Waiting for you (Ernesto Cortaza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mWnrTYgwD0&feature=related
再送一首
Autumn Rose (Ernesto Cortaza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Ntg5hz-Zcw&feature=related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tonychang



註冊時間: 2009-06-12
文章: 1606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九月 03, 2010 2:1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人們總是朗朗上口把"知易行難"掛在嘴上! 但我總習慣要舉出一些反例來反駁它! 例如當你問問三歲小朋友是否知道塞進嘴巴裡的食物會經過哪些旅程? 經過什麼樣的處理過程? 最終會變成什麼? 十之八九的三歲小朋友會向你搖頭說不知道! 但小朋友不必讓人家教與生俱來就會吃! 所以"行"真的難嗎?

台灣這個社會, "知難行易"的現象可說是俯拾皆是! 同樣生活在這個社會, 接受著同樣的各類資訊, 有人就可以洞悉資訊背後所隱含的意義, 而多數人卻不但毫無知覺跟著人為製造的訊息盲目的游走, 叫你向西就往西走..叫你靠北走就乖乖不偏不倚地靠北走! 知比行真的來的容易嗎?

再拿選舉的投票行為來作例子, 投票對多數人而言應該是很簡單的行為吧!? 攜帶身份證去投票所, 經身份核對無誤後領完該領的空白選票, 走到圈選處在候選人上方的空格內蓋上戳記圈選, 再拿去投票匭投下選票就完成整個投票行為了! 行有很難嗎? 但問題重點是投票的當事人真的知道為什麼要投那個候選人嗎? 所投的候選人事前所再三強調的政見是真是假呢? 對目前的台灣社會而言, 知反而是困難的, 行相對於知而言卻是簡單許多! 因為有太多的台灣人空長有腦袋但不會獨立思考, 所以總是無知! 都已無知了, 談行又有何意義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十一月 25, 2010 6:2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重點在不要造偶像

許多人會造偶像,但是很少人知道,偶像究竟是如何造出來?
事實就像一根大木,經由喜怒哀樂、美醜善惡,而去除不要的殘木,而留下了偶像。

是的!大多數的偶像,大部分正是以情緒雕琢而成,
情緒才是偶像的來源!而偶像已經無法推敲或想像,原來的大木的影子、樣子。

耶穌曾要世人不得造偶像,事實上釋迦牟尼,也曾勸世人不要造偶像。
可是我勸人,不要後悔造偶像,但是卻要先理解,偶像原是來自情緒,
而情緒像鏡子,不過很多時候,它是一面凹凸鏡,不打破也要少照微妙!

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其實是有問題的人云亦云!
照這種說法,也可以說:政治歸政治、文化歸文化,
政治歸政治、生意歸生意,當然也可以說:政治歸政治、生活歸生活。

政治好像甚麼都不是,但是在現實世界上,卻是政治牽扯了以上、所有都和政治有關!
政治歸政治、甚麼歸甚麼?就是一尊巨大的偶像!
曾經說過以上任何一句的人,要不要再思考一次,
政治歸政治,那政治又是甚麼?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野侍一郎
特區作者


註冊時間: 2007-03-31
文章: 2448
來自: 南投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十一月 25, 2010 9:4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重點在不要造偶像 (二)

楊淑君事件發生之前,我想論壇上認識她、知道她的人,應是微乎其微!更遑論她的認知是如何?或者國家認知是怎麼樣?可能更是一無所知!這可能是一種事實。而楊淑君事件發生的事實是如何?才是爭議的焦點!中國的檢舉告發、和裁判的判決有違常理,經過事件還原,顯然是一種誣告和誤判!(證據部分請參考網上其他網友的相關蒐集)。我想很多台灣人相當憤怒,主要是不懷善意的誣告,和不公平、也不正確的誤判,也就是憤怒的主體是源自於此。

而反思事件,楊淑君是事件當事人,其實她只是一個代表、或是代替主體,也就是如果她是林青霞,或是舉更極端一點的例子,她是洪秀柱,我想憤怒仍是依舊!簡單說這件事情,原就應該是依事不依人!因此我一直是,支持為楊淑君事件,討公道追究到底,而不是因支持楊淑君,而討公道追究到底。情緒和事實的分際,如果不分疏清楚,就容易落入情緒的反齪!也就是,我個人反而沒有在意,楊淑君回來之後,說了甚麼?做了甚麼?即使她回來之後,跑到總統府倒在馬英九懷裡痛哭,也不干我的事!也不影響中國官員的誣告,跆拳聯盟的誤判的事實。

至於有網友心痛,似乎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其實我反倒要勸有如此感覺的網友,大可不必!其實楊淑君熱,很多根本是一廂情願的情緒,一種源自事實而不經意讓情緒滋長的一廂情願!你自己有責任把它導正,無關楊淑君!其實根本也不必在意楊淑君!這個臨時偶像,原就是你自己依情緒造起來的,現在你依另一種相反的情緒,把她打破而已!情緒原本就應該準確,例如是中國的誣告,卻滋長反韓的情緒,對不對之前,這根本就是一種莫名其妙!

盧彥勳的言詞風波之事也是雷同,與其說盧彥勳,為台灣打進溫布敦擊敗世界一流好手,更大的成分是,他也是為他自己力爭上游而表現優異,他是台灣之光?當然是!甚至我認為,桌球差一點被日本,苦瓜臉、小媳婦樣的福原愛完封,還被她用放水消遣的台灣選手黃怡華,也是我認為的台灣之光!也就是,任何一位肯為台灣、代表台灣,在國際出賽奮戰到底的選手、人,都應該是台灣之光!而不是勝的時候是光,敗的時候是黑影。而盧彥勳如果要認為他是中國選手?當然是尊重他隨他去!那時候他勝不勝?是光或影?也都已經跟台灣無關!

台灣人要堅強,不是只用嘴巴打氣,而是可以先用腦,把事實分辨清楚、把情緒充分釐清,至少終不至於脆弱!只因一人一言一行,卻使心情高張飛揚、或低空墜地。要認知清楚偶像,原是由你的情緒一手打造,應該由你自己用腦思考,親手把他打破!而不是偶像破碎,搞得你的情緒持續低空飛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首頁 -> 野侍一郎特區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4頁(共6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